施正荣卸任CEO后“权力一点没减少”

华股财经 2012年08月17日 10:44:57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施正荣卸任CEO后“权力一点没减少”

  专家分析称,尚德电力施正荣的新职位――执行董事长相当于董事长+CEO。

  8月15日夜间,深陷反担保骗局的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NYSE:STP,下称尚德电力)宣布更换首席执行长(CEO)。

  施正荣作为中国的“新能源教父”、全球的光伏产业旗帜人物,在15日宣布卸任尚德电力CEO,担任执行董事长兼首席战略官(CSO),CEO一职由此前担任尚德电力首席财务官(CFO)的金纬(David King)接任。

  按2011年出货量计算,尚德电力是全球出货量最大的光伏组件企业。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尚德电力昨日提供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施正荣的Chairman of the Board(董事会主席)职位前加上了“Executive”,变身执行董事长;而首席战略官一职更是尚德电力此前所没有的。

  尚德电力投资者关系负责人Rory Macpherson昨日晚间对早报记者回应称,执行董事长与董事长没什么区别。通过把运营业务交给金纬,施正荣可以更专注在公司的战略、主要业务关系、技术发展等方面。施正荣相信金纬能够胜任新的职务。

  施正荣“以退为进”

  业内人士纷纷将尚德电力更换CEO解读为施正荣以退为进之举。一光伏行业分析师称,“现在有各种猜测,我们不太看得懂,但是直觉是施总可能举步维艰了。”

  有知情人士透露,施正荣卸去CEO一职是迫于无奈。

  上述知情人士称,“在GSF(环球太阳能基金)反担保骗局上,尚德是自爆丑闻,而且是时隔两年才宣布。现在他(施正荣)又突然宣布辞去CEO一职,疑点很多。”

  GSF反担保骗局爆发之后,尚德电力股价暴跌逾四成,一度跌破1美元,而其巅峰股价则是90.04美元。上述知情人士称,此次施正荣卸任CEO一职,是否与GSF反担保骗局有关不得而知,不过现在尚德内忧外患,确实非常难熬。

  国内另一光伏巨头相关人士对早报记者称,“尚德此举只是做给投资者看的,在各种危机缠身之际,给他们一点信心,就公司内部治理结构来说,变化不大。”

  Martec迈哲华(上海)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能源电力总监曹寅认为,执行董事长的含义就是,其仍旧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与重大决策,甚至可以说权力还加大了。

  曹寅分析称,施正荣并非辞职,执行董事长相当于董事长+CEO,而且还兼任首席战略官,权力一点都没减少。施正荣将CEO让位于原CFO(金纬),其实可以解读为其授予CFO更大的权力以全面处理目前的财务困境。这个CEO相当于超级CFO,施正荣还是实际意义上的CEO。

  “可以说,施正荣权力未见得缩小,而是更加灵活了。”曹寅解释,执行董事在投行和律师事务所中常见。但可肯定的是,执行董事长比董事长更加具有操作权,很多董事长不干涉总经理及CEO的工作,但从执行董事长这个角色来看,可能会更多干涉总经理和CEO的工作。

  “执行董事长也可翻译为常务董事长,常务董事长是全职的,拿公司薪水,须跟公司签合同,且参与公司运营,对公司直接负责。”曹寅表示,最关键的是,执行董事长还负责执行公司战略,非执行董事长只考虑或审查提交上来的战略,必要时给出自己的意见。

  某光伏巨头相关人士的话也印证了曹寅的解释。“施正荣是尚德的创始人,目前又担任执行董事长和首席战略官两个重要职位,他的影响力依旧巨大。而金纬加入尚德只有一年多,毫无根基。”

  尚德要强化公司战略,又要解决财务问题,这就不难解释为何让加入尚德才一年多时间的金纬接任CEO。

  金纬拥有30多年财务管理经验,此次担任临时首席财务官的丁怀安之前是尚德电力美洲公司的首席财务官。

  “尚德目前来说,不管是43亿元人民币债券丑闻(GSF反担保骗局),还是面临短期贷款到期,都是财务方面的困难。而CFO转为CEO必然表明公司未来一段时间主要是解决财务困难。并且是通过财务上的操作和对策来暂时摆脱困境,而不是靠业务形式来解决。”曹寅称。

  此前数次决策失误

  不少光伏巨头都承认,施正荣作为中国光伏业的旗帜人物,对中国光伏产业壮大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其所在的尚德电力,也被认为是中国光伏行业的“黄埔军校”,培育了一大批光伏专业人才。

  2001年施正荣创办了尚德电力,当时国内光伏产业基本是一片空白。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毕业的施正荣尽其所能,设计出尚德的第一代产品,一人身兼总工程师、总设计师和总经理等众多角色。当时他的大举扩张并不为过,因为整个行业才刚刚起步。

  不过在告别了大举扩张的生长期后,有业内人士透露,施正荣暴露出魄力有余、高瞻远瞩不足的缺点,几乎都是慢半拍,在行业高峰期到来时才签长约、购设备、扩产能,多花了很多冤枉钱。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终结与MEMC的十年长约。

  在早期,由于最上游的多晶硅、硅片的产能跟不上下游组件企业的扩张,整个光伏行业基本是“拥硅为王”。2006年,硅片市场供应短缺严重,国内没有一家大型的硅片企业,尚德只得大量向海外采购。当时多晶硅价格一路高涨,最高时甚至达到了500美元/公斤,硅片的价格也随行就市,达到了80美元/片。

  在此背景下,施正荣兴冲冲地与美国MEMC签订长达十年的供应协议,以40美元/片从MEMC采购硅片。可是好景不长,2008年底全球金融危机爆发,随着国内保利协鑫这样的多晶硅巨头崛起,多晶硅价格一度破30美元/公斤。苦不堪言的尚德最终在2011年以2亿美元的代价终结了上述与MEMC的长期协议。

  施正荣的另一重大决策失误,是进入薄膜电池领域。

  在2006年多晶硅价格疯涨时,薄膜电池被认为是中国企业的救命稻草。施正荣当时再次兴冲冲加入其中,但该项目最终随着多晶硅价格回落而失去了存在的必要,于是工厂2010年被关闭。尚德的停产意味着当年这一宣称投资3亿美元、计划在2010年形成400兆瓦产能的宏伟计划,最终以亏损5000万美元、只产出几十兆瓦而告终。

  最近一次施正荣的错误扩张则是在2010年上半年,当时整个光伏行业走出了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重现火爆场面,组件供不应求。于是尚德的四期工程于2010年上半年开建,产能高达600兆瓦,总投资2.97亿美元。而等到上述工程投产之时,光伏的寒冬再次降临,组件价格开始快速下滑。

  曹寅分析,扩张太快时,没有预期到现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局面,加上价格跌得那么快,跟当初融资时候竞争模式完全不一样。任何一家企业,做融资的时候必然有财务模型,要根据现金流收支情况来安排未来的几年财务成本支出,“我想,当初做财务模型的时候肯定没有意识到现在价格跌得这么快,产能过剩,竞争激烈,当时不是按照这样一个预期做的健康的财务模型。现在的情况肯定不是当初融资扩产时的模型,必然会导致产能过剩。”

  知情人士称,施正荣之前的老部下对其管理风格并不满意。有媒体报道称,2011年,从尚德原CFO张怡到高级副总裁蔡世俊,再到跟随施正荣多年的副总裁邵华千,这三位伴随施正荣创业的老员工陆续离去,让施正荣颇为尴尬。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