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警世危言:苦日子还在后头

华股财经 2012年09月05日 16:47:26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浙商对话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

  或许是他所从事的慈善事业吸聚了太多的光环,以至于很多人忽视了曹德旺最本质的身份其实是一位企业家。

  文 │ 见习记者 朱丹

  认识曹德旺有两个维度。一方面,他笃信佛教,慈悲为怀,慈善事业声名远播,甚至比他的福耀集团在市场上的赫赫战绩更为有名。由他捐赠3亿股福耀玻璃(SH.600660)股票创立的河仁慈善基金会运作至今已满一年。对待信仰,他敬的是其中的哲学境界,修的是做人的胸怀。看面相,曹德旺也是一副弥勒佛的宽厚富态形象。

  而在另一方面,或许是他所从事的慈善事业吸聚了太多的光环,以至于很多人忽视了曹德旺最本质的身份其实是一位企业家。作为商人,他似乎天生有一种敏锐的“嗅觉”,他的讲话时而抑扬顿挫,时而奋起慷慨,洞察力与霸气并存。

  早在2007年初,他就有意识地在广东收集工厂倒闭的情况,并在福耀集团的企业内刊上撰写了《一叶知秋》,告诉员工“冬天来了”。次年年中,福耀开始调整生产布局,关闭部分生产线。

  2012年7月24-25日,当浙商全国理事会名企拜访团来到青山环抱的福建福清市,来到福耀集团与曹德旺进行对话时,他用浓重的福建口音对浙商们说:浙江企业面临的“互保危机”,其实福建也有。民营企业恐怕要过几年苦日子了,这才刚刚开始,因此不能掉以轻心。

  面对浙商抛出的各种问题,曹德旺一一解答,并对当前中国的经济形势作了自己的判断。

  做力所能及的慈善

  《浙商》:这次理事会拜访活动,一是学习您的企业经营理念,二是对您豪爽的手笔非常好奇。您怎么看待自己的慈善行为?

  曹德旺:我做慈善不是现在才做。30年前,我的工厂还没有赚钱的时候,我就开始捐款了。在河仁基金会成立之前,我个人用企业分红和出售股票的收入已经捐出了20多亿现金。同时,我本人信佛,在普陀山和九华山修塔筑庙也投入不少。我做慈善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要影响企业自身的发展,不要影响家庭,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做。

  《浙商》:您和您的福耀集团,收获了很多荣誉和社会各界的尊重,除了在企业经营管理上的成功,以及您对中国慈善事业的正面影响之外,这种威望是如何树立起来的?

  曹德旺:福耀集团从1991年上市至今,这么多年,从资本市场拿回来的钱总共不到7亿元,而到目前为止,我们分红的金额远大过募集的资本,近10倍吧。因此,我们福耀玻璃在上市公司中的威望是有口皆碑的。

  《浙商》:您信佛,这些传统文化是否也体现在您的企业经营管理上?

  曹德旺:作为企业家也好、人生追求也好,立德优先,这里包含“仁义礼智信”等很多东西,是一个自身修养的问题。做人要是做清楚了,那么做事就简单了,把人做好,事情就自然而然做好了。做任何事情要“仁”,对政府是仁,对客户是仁,对我的员工也是仁。

  如何管理资金

  《浙商》:在目前经济形势下,民营企业出现了两极分化,一部分企业资金量相当紧张,另一部分企业账上放着几亿、十几个亿的闲置资金。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曹德旺:账上现金放十几亿元的企业,未必是好企业。好的企业应该是账上没有钱,但是可以随时调来资金。

  一般来说,账上有资金是需要成本的。如何将资金使用成本降到最低?我们公司通常是这样做的,比如年初预算今年企业需要流动资金50亿元,看看这50亿元中自有资本有多少,银行贷款有多少。只有流动资金是通过贷款解决的,我们在年初定计划的时候,会向银行贷70%,剩余30%通过自然融资。什么是自然融资呢?是企业在日常交易中自然发生的,主要有客户的应付账款与供应商提供的商业信用。通过信用这根杠杆,无形中就减轻了你的资金压力。

  《浙商》:互保危机发生后,银企之间关系有恶化趋势。有些浙江企业说,以后再也不向银行贷款了。您认为银行和企业的关系会因此疏远吗?

  曹德旺:这种观点是胡说八道。银行需要你,你也需要银行。企业必须去贷款,银行的钱就是要贷给好企业的。但是你不要贷过头,为什么呢?比如你这个项目可行,用自己的钱投资速度慢,今年投和明年投,成本完全是两种概念,用银行的钱把明年的投资今年就投了,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因素,不是就赚了吗?

  我在任总经理的时候,福耀玻璃的负债率在68%到70%之间。我退下来之后,儿子接班,他将负债调整到40%左右,这其中银行贷款占比70%,社会资金占比30%。

  苦日子还在后头

  《浙商》:很多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比较迷茫,您的观察结论是什么样子的?

  曹德旺:我的观点比较悲观,今后几年民营企业恐怕要过苦日子,而这才刚刚开始,因此不要掉以轻心。

  为什么有这个判断呢?我来给你分析。我们近二十年里做了什么呢?出口是模仿台湾地区,那是属于比较落后的加工型贸易;国内的大宗投资几乎被国有企业垄断,修高铁、盖机场。这些投入都是改善性投入,投完以后没有产出,而且需要大笔的维护费用。这些投入的钱从哪里来?绝大多数是从老百姓的储蓄中来的。那么,现在我们的广义货币量(M2)已经超过90万亿元,不到4年翻一番。这些多印出来的钱哪里去了?

  早在2007年10月股市6000多点的时候,我就判断指数会很快下来,结果到2008年10月份就下到2000点以下。如果不是“四万亿”,就一路下去了。现在股市徘徊在2100多点,我认为还不是最低。房地产一熄火,各行各业都要熄火。所以现在是股票不好买、房子不好买、投资也不好投。

  《浙商》:您的观点和经济学家郎咸平(微博)比较接近,认为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

  曹德旺:不光是郎咸平,宋鸿兵(微博)等一大批经济学家都是很悲观的看法。

  《浙商》:美国的经济状况怎么样?

  曹德旺:美国的货币超发问题不比中国小。美国在1971年将美元跟黄金脱钩,之前是固定的,35美元一盎司,现在这个数字已经爬到了1600美元一盎司,你说印了多少钞票啊?这导致了美国的国内产业空心化,几代人不会干活了。

  中国买了美国1万多亿美金的国债,这个国债,等你想要拿出来的时候它就跌,永远把你的钱给套住了。而我们把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拿去上市,资本换股,又换了美金回来。关键这些钱都是资本项下的钱,不是国家储备。美国联邦财政有600来亿美元的赤字,它随时可以破产。如果破产,中国手里的美国国债就比较麻烦。

  《浙商》:浙江企业的互保危机已经被媒体所报道,各方的关注度很高。福建是否也存在类似的情况?

  曹德旺:当然,福建也有互保危机,只是没有报道出来而已。全国类似的事情其实不计其数。

  《浙商》:互保让很多好的企业也被拖死了,我们通过呼吁,引起了政府对民企互保危机的重视。

  曹德旺:温家宝总理来我们公司调研的时候,福建的企业家来了很多。他们向总理诉苦,希望政府帮助。我当时越听越生气。我说,你们这些企业家不对,日子好过的时候,很享受,现在一有危机,就讲一大堆困难,等着国家救你。你回头去看看,你的身后站着多少日子不如你的人,所以说要冷静一点。

  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是需要每一个中国人共同去建设的。如果有占人口比例10%的人有这个意识,中国就有希望。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