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储荣:“普通青年”造飞机

华股财经 2012年09月12日 17:01:41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1年前,梁储荣拿出全部身家200万元造飞机,1年后,他的项目引来了多家投资公司的关注,首轮投资接近3亿元

  一直以来,政策管制是制约我国通用航空发展的主要因素。随着中央逐步放开低空空域管理政策,一场通用航空领域的角逐正在风生水起。

  作为湖北首家生产飞机的民营企业,湖北太航星河飞行器制造有限公司(简称太航星河),有望在今年底,生产出第一架鄂产私人飞机。

  据太航星河董事长梁储荣介绍,政策的开发带来了无限商机,“我们的目标不光是生产和销售飞机,而是在此基础上开发空中旅游观光、私人飞机驾照培训、省内城市空中出租运营等‘低飞经济’产业链。”

  做喜欢的事

  “做飞机是我第五次创业了。”按照约定的时间,梁储荣出现在襄阳市区一家餐厅里。相比“造飞机”这种宏大项目给人留下先入为主的“高富帅”印象,第一次见面,他开着一辆老款雪铁龙爱丽舍赴约,衣着普通,31岁的梁储更像“普通青年”。

  如果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病,差点与死神擦肩,梁储荣至今也许仍是北京一家文化公司的创始人,每天“三点一线”过着小老板的生活。2009年,梁储荣在北京成立了一家传媒公司,代理各种广告及企业宣传片,两年间盈利200多万元。

  此前,从部队退役后,梁储荣做过保镖,先后开过广告公司、餐厅、家政公司、园林公司。

  直到2010年梁储荣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到医院检查才知道有可能是淋巴癌。“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要画句号了?我心里特别不甘心。”梁储荣回忆。

  也是在这个挣扎的瞬间,梁储荣突然想到还有好多事没有做,一个压在心底二十几年的梦想还没有实现。

  “后来手术比较成功,我就想这次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梁储荣说。“如果成功了,就能实现多年的梦想,如果失败,最多就是多一个‘农民造飞机’失败的案例。”于是,他开始到处查资料,当得知私人飞机技术在国外已经很成熟时,他感到非常兴奋。

  恰好,2010年11月,中央有关部门出台逐步放开低空空域管理政策,鼓励民营资本进入低空领域(即可以在1000米至4000米的低空领域发展公务机市场及相关业务,俗称“低飞经济”)。2011年放开广东、海南、东北等5个城市低空管理。2012年拓展到东北全境,以及西安、青岛、唐山、昆明等城市。到2015年前,覆盖全国低空领域。

  “一个政策可以成就一批企业,政策开放,肯定有很多机会。”获悉这一政策后,梁储荣立即与在家乡襄阳的原航空部610所飞行器总设计师叶鹤皋联系,意欲发展飞机业务。叶鹤皋参与过单人飞行器研究设计工作,他对梁储荣的想法给予极大支持。

  从梦想,想法,到创业计划,再到当成事业来做,梁储荣的思想经历了半年多的挣扎,最后经过技术咨询和市场考察,梁储荣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2011年2月25日,湖北太航星河飞行器制造有限公司在襄阳市高新区成立。

  联手美国擎天

  尽管踏出了实现梦想的第一步,但是路并不像想象那么简单。在没有任何参考和借鉴的情况下,走弯路是必然的。

  “一开始,我们打算走自主研发和生产一体化的路线。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研发的投入根本不是我们当时能够承受得起的。”梁储荣说。

  2011年9月21日,第14届北京国际航空展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2011中国无人机系统峰会暨展览”也同时举行。梁储荣及其专家团队也参加了航展,就是这次航展,影响了太航星河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航展上,到会的都是顶级专家,我们也花了几十万做了一个模型机,但是参数数据都是理论数据,我发现这些专家看了我们的数据之后,都一笑而过。”梁储荣说。

  航展结束之后,梁储荣开始思考一个不愿面对的问题,“这对我的触动非常大,我就开始想我们的路是不是走错了”。此时他还面临这各种压力,“钱全部投进去了,做出来的东西不被认可,感觉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梁储荣什么事也没有干,到书店买了大量专业书籍看,带着问题,开始恶补专业知识。“了解这些专业知识后才明白,造飞机并没有想象那么简单。”

  此时,公司也已走到岔路口,“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关门,要么转换经营思路。关闭不是我想要的,也不甘心。最后决定还是要做,我们不做研发,也做不起研发,直接引进国外技术。”

  于是梁储荣又开始搜集资料,从全球众多飞机制造企业中筛选出一百多家有可能合作的公司,再比较他们的性能价格参数,从中又筛选出来二十多家。他的选择标准:一是安全性;二是外观受不受欢迎;三是比较各方面性能会不会过时。最后在一个在美国做投行的朋友帮助下,又从中筛选出5家,梁储荣又开始筹划出去考察。

  “当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去美国考察前,梁储荣不得不把自己的车抵押出去,靠借来的3万元高利贷,才凑足考察经费。

  到美国后,他挨个考察了几家公司。“当考察完美国擎天后,我们提出希望与他们合作在中国制造飞机,他们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们的老板正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

  美国擎天飞机公司(TeamTango)位于佛罗里达州威利斯顿西南19大道。从事飞机制造10年。具有年产100架飞机的生产能力,技术团队有12名飞机技术专家,在实验性飞行器业界内有着良好的声誉。

  “他们老板第三天就回国了,深入了解之后,就签订了一个意向合作协议,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他们以技术支持和2个样机以及2套模具入股,我们出资金、场地、人力,以及市场开拓。”梁储荣回忆,“当时心里说不上欣喜,但是感觉到有戏。”

  2012年3月5日,湖北太航星河飞行器制造有限公司与美国擎天飞机公司在襄阳高新区创业中心签订合作协议,并成立合资公司――太航星河(湖北)飞机制造有限公司。在中国生产四座Rapier和两座Tango飞机,中方控股占85%股份,美方以飞机全套技术资料和全套飞机生产模具作为技术入股占15%。

  “撬动”万亿产业

  据了解,两座的TANGO飞机主要用于飞行员培训学校、航空俱乐部、空中旅游观光;四座的RAPIER主要用于入门级小型公务飞机,也可用于飞行员培训、飞行体验、旅游观光。

  “四座的Rapier将是主打机型,舱内空间与轿车差不多,续航能力可达2600公里。加满油可从北京飞武汉一个来回,而其油耗也仅相当于一辆奔驰轿车从北京到武汉的单程耗油量。”梁储荣介绍。根据合作协议,美方将派驻3-4名飞机制造技术专家在中国进行为期六个月的技术培训,培养中国生产技术工人,并保证至少名2名技术专家常驻中国工厂。

  据梁储荣介绍,7月21日,生产线及一架样机就已从美国发货,8月25日抵达襄阳并开始安装。此外,一个占地3000多平方的厂房即将在襄阳高新区深圳工业园建成。按照计划,飞机将于年底下线,售价在100万元至300万元之间,只相当于一辆豪华轿车的价格。

  “太航公司不是复制美国的生产线,而是完全承接转移。也就是说,以后全世界的客户想订购这两款机型,都将由襄阳生产。”梁储荣介绍,目前,美国擎天公司每年这两款机型的年出货量稳定在40架左右,开拓中国市场后,产量有望翻番。

  而今,飞机还没造出来,预订的人已不少。在云南经营房地产的晏先生就抢先订购了一台,并推介给身边的朋友。据梁储荣介绍,目前,公司已经接到24架私人飞机意向订单,这些订单大多来自上海、浙江、云南等省的企业老板。

  随着低空空域的开放,对中国富人而言,拥有私人飞机正成为名片和身份地位的象征。《2012胡润财富榜》显示,中国内地现在约有100万个千万富豪和6万个亿万富豪,占六分之一的群体计划购买私人飞机。

  著名航空公司庞巴迪公司此前做出预测,2011年至2020年期间,交付至中国的私人飞机数量将达960架。2021年至2030年期间,该数量将达到1400架。美国《世界日报》也曾预测,中国私人飞机拥有量10年内将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据不完全统计,美国有24万架通用飞机,其中八成左右是私人飞机,已形成庞大的产业。

  强大的购买市场,也吸引了众多的风投机构的目光。梁储荣告诉记者,目前已有包括国内的赛伯乐中国投资公司、神华投资公司、上海小牛资本、东方盛景投资公司及美国的SAGA都前来洽谈过投资事宜。

  值得一提的是,7月5日,美国擎天飞机公司所在的美国佛罗里达州向襄阳市发来函件,希望自费组建一个商务考察团前来考察,就威利斯顿与襄阳结为友好城市,共同在襄阳建立一个区域性飞机高科技发展中心展开洽谈。而目前,襄阳已明确将航天航空产业作为支柱产业来培育。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