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城宋卫平:要舍才有得

华股财经 2012年09月14日 10:43:04 来源:互联网 作者:李叶蓁
字号:T|T

  李叶蓁

  [ 2012年5月底,当时九龙仓集团主席吴光正抱恙到杭州,连续两天参观绿城建造的农民安置房、商品房、学校、医院,称绿城为内地房地产业强劲而有价值的品牌 “他们最积极。”寿柏年对记者称“他们打钱的速度最快。”宋卫平说 ]

  “有没有听过金币的声音?”刚问完,绿城中国(03900.HK,下称“绿城”)董事长宋卫平就自问自答:“巴尔扎克的小说里描述过这个声音。”

  去年低到谷底那一刻,公司账面上只有几千万元的资金。现在,坐在台上的宋卫平神清气爽,一扫当时的阴霾,“现在?估计账面上有20多亿元了。”

  不知道这些财务数字跳跃的声音,是不是和小说里描述的一样:“金币在柜台上闪闪发光,发出铿锵的声音。”

  舍得

  “你怎么会舍得卖项目?怎么会舍不得?”宋卫平用一个反问句来回答记者,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要舍,才有得啊。”

  绿城两次“疯狂的变卖”都发生在今年6月。此前,资金链断裂的传闻一直缠绕着绿城。

  6月8日,绿城宣布与九龙仓(00004.HK)达成认购及投资协议,向九龙仓定向增发股份和可换股证券,交易金额总计约51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1.6亿元)。完成配发后,九龙仓集团持有绿城中国24.6%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不到半个月的6月22日,绿城又将其在上海、苏州、无锡、常州、天津等地的9个项目的一半股权转让给融创中国(01918.HK),收取对价33.7 亿元。此外,绿城还在上半年先后转让了上海外滩地王、绿城广场、无锡香樟园、台州等地的项目股权,回笼资金约51.1亿元。

  宋卫平个人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作为绿城第一大股东,他的股份被稀释至25.45%,仅略高于九龙仓的24.6%。

  他一直是意气风发的开发商。他是个在招聘时,会叫应聘者解释《论语》里“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这段古文的人。

  “从来没有拖欠过工资,即使在公司被传最艰难的时候。”绿城的一位中层对记者表示,外界在说宋卫平的“理想”破灭时,他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这得到了绿城行政总裁寿柏年的证实。理想化的净土在现实中注定要被刺一刀。这样的问题,宋卫平在发布会上公开自嘲,“谁会想到这次调控呢?”

  代价

  调控让绿城十分窘迫。2011年底,绿城负债率达148.7%,同比上升16.7%。集团银行结余及现金、抵押银行存款共58.8亿元,仅为上年三分之一。

  绿城为自己曾经的“野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2009年,宋卫平曾经主动给自己设了一个“局”:三年破千亿,销售额超越万科。

  这一刻已经渐行渐远。但比起去年的低谷,此时的宋卫平已经显得十分平静。去年,宋卫平就语出惊人:“先努力卖房子,不行就卖项目,再不行就将价格一降到底,从此退出房地产。”

  现实让这些赌气式的话很快得到了“兑现”。2011年底到2012年4月,宋卫平连续转让6个项目,回流现金近60亿元,才在“生死线”上缓了一口气。

  等待接盘的人蜂拥而来,有央企,有同行,甚至还有投资钢铁的民企,到后来,局面一度很失控——市场上传言,海航要花30亿收购绿城。

  这个时候,许多境外投资者也向绿城抛出了“绣球”。

  “你们‘江南会’中的好友有没有出手?”“怎么没有?”他还是用反问来回答记者的提问,然后陷入了沉思中。

  事实上,2011年11月2日,绿城传出“被破产”消息后第二天,马云(微博)就号召阿里巴巴(微博)的弟兄们,共同商谈协议价格买绿城的房子。

  宋卫平身边的围棋好友,也都来询问,这其中,并不乏资力雄厚的浙商。

  傲气如宋卫平,又怎么会接受?

  这次或许是他从商以来最大的打击,这其中所受的煎熬,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在看一部叫《悬崖》的电视剧。

  “去年一直都在和战略合作者商谈,我们当时内部会议提出了三点要求。”寿柏年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第一点,要有一个强大的有实力的合作对象;第二点,这个合作对象必须非常有名;第三点,这个合作对象出发点是善意的,必须和绿城有一个长期合作的准备。

  这一年,他们都在试图寻找一个合适的股份投资者,找了很长的时间。

  机会来了。2012年5月底,当时九龙仓集团主席吴光正抱恙到杭州,连续两天参观绿城建造的农民安置房、商品房、学校、医院,称绿城为内地房地产业强劲而有价值的品牌。

  “他们最积极。”寿柏年对记者称。

  “他们打钱的速度最快。”宋卫平说,这是选择九龙仓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改变

  “股份合作者等了很久。”寿柏年对记者表示,这两起轰动一时的投资都发生在6月,不同的是,和孙宏斌的合作,双方一拍即合。

  为此,融创与绿城组建上海融创绿城控股有限公司,其中融创出资 33.72亿元,绿城则拿出上海、天津、无锡、苏州、常州共九个项目半数股权的代价注入新的合营公司,双方各占50%的股份。

  对这一合作,有消息人士表示,孙宏斌也想买地,到区域市场去买地,还不如直接和绿城去买地。他表示,即使现在拿地,也有一个开发周期问题,这一合作模式帮孙宏斌节省了时间成本。

  对绿城而言,得到的是现金“子弹”。此前,绿城信托融资规模最多的时候达到100亿,到今年底,这一数字降到10亿左右。

  这让绿城大大喘了一口气。宋卫平的改变也在一点一点地发生。

  他还在他的老家浙江嵊州试点将近万亩的农业区项目,绿城近期将做2~3个超过5000亩的农业区,这一宏伟规划是:10年左右时间,绿城将做几十万亩的农业区。

  “做点什么好呢?”宋卫平引用了辛弃疾的话,“闲愁最苦。”有记者问,是不是因为上一句是“英雄老去”?现场一片大笑。

  你始终看不透这样一个商人,他在逐利和理想之中如何痛苦挣扎。

  所幸的是,绿城品牌下,除了上市公司绿城中国,还有专做代建的绿城房产建设管理有限公司以及绿城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和绿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上述这些“割肉”买卖,还只集中在上市公司,宋卫平就给自己置换出一片理想化的腾挪空间。

  新闻发布会后的宴会刚刚开始,宋卫平就匆忙准备离开玫瑰园酒店,他要去旗下的另一个酒店,赴一场更重要的晚宴,他的一些手下,排着队在门口向他汇报,宋卫平十分有耐心,回答迅猛而简洁。

  在车里,记者问他:“如果时间倒回到2009年9月22日,你会不会后悔在苏州连续拿下两个地王?”那一天,他亲自坐镇拍卖现场,花了61个亿。

  宋卫平想了想,说:“会。”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