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财界声音 > 正文

李迅雷:本轮牛市持续时间会比较长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5年04月30日 17:25:34

  李迅雷表示,本轮牛市持续时间会比较长,虽然目前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泡沫,但可以通过各种办法化解。

  在谈到资本市场时,李迅雷还表示,由于个人投资占到股市交易量的90%,在新开户的个人当中,60%以上是初中以下文化水平,所以,中国股票市场注定是非理性市场。

  其还预测第二季度,央行仍会降准并伴随一次降息。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李迅雷: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非常荣幸在这里和大家交流宏观经济、资本市场,我演讲的主题似乎和今天的主题不是特别相关,但也是大家所关心的,因为资本市场现在一直非常火爆,对于各家企业来讲,也是利用资本市场壮大自身的好机会。

  房地产在2013年就见顶了

  先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经济不好,但是我们的资本市场非常好?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美国也是经济不好的时候,为了刺激经济,不断推出QE、QE2、QE3,美国的股市还在走牛,所以纳斯达克也在涨,日本也一样,欧洲也一样,所以现在全球资本市场表现都不错,但是全球都面临着压力。

  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比较低,所以现在保增长的动力比较足,这次经济下行的时间会比较长。我们历史上有几次下行,一次是7年,一次是8年,那两次经济下行是周期性下行,看上去好像现在跟上次差不多,但实际上这次不是周期性的,它会持续比较长的时间,因为这次是经济转型过程当中的下行。

  在我们看来,人口红利比较高的时候,中国经济增长就比较快,劳动力开始减少的时候,经济增长就下滑。比如以前拉动经济增长的,从90年代初主要是家电,到后来是汽车,房地产。2000年以后,基本上靠房地产和汽车这两项,而现在这两项都在下滑,下滑的原因就是人口老龄化了。

  我们看一下美国的人口消费结构,它也是相关的,比如像房地产、汽车,它也是随着人口年龄的上升而下降,中国主要消费群体是23岁到44岁一样。包括日本也一样,它这个年龄层的人口变化,影响了房地产新开工的面积,所以这是不可逆的。

  以前在经济过热的时候,有个宏观调控,经济下行,之后又刺激经济,经济又起来了。而这一轮中国已经经历了长达30年的高增长,所以现在也提新常态,包括房地产的销量,已经在2013年见顶了,这是我个人的估计,2013年中国13亿人口,买了13亿平方米的房子,这应该是见底了。之后,2014年房地产的销售面积就下降了,2015年还会继续下降,这说明我们的动力已经不足了。

  经济增长从这个这个角度来看就是人口现象。为什么经济下行,我们的就业一点问题没有出现呢?因为劳动人口在下降,每年要下降大概12万人左右。另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到,环境承载能力已经达到了上限,产能过剩,环境恶化。

  为了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现在推出了“一带一路”。从战略的角度来讲,这个设想非常好,但执行还有一定的难度。比如在中国要发展长江经济带,要发展西部地区,这些没问题,但是要往北走就有一定难度,往南走相对还可以。尤其是目前,中国很严峻的通缩的问题,我们PPI已经连续三年为负了,为什么要降准一个百分点,实际上还是因为我们面临的情况,跟2008年的情况有点类似。

  2008年中国的经济形式是外部因素造成的。大家知道美国次贷危机对中国的传导,这对中国出口型企业产生了比较大的冲击,大量企业停工停产,2008年12月份推出了降准一个百分点,之后也降息。我们4月份也宣布降准一个百分点,我就把这两个时段的数据做了一下比较,发现基本上是非常类似。比如工业增加值的增速,2008年11月份是5.4%,今年3月份是5.6%,PPI,那时候是正的,但是也在下行,CPI那时候是2%,我们现在是1.4%,所以是比较类似的。

  二季度会降准降息

  我也做了一下研究,发现降准还是比较可测的,我们每一次降准选择的时点,就是前一个月M2增速出现大幅度的回落。比如今年1月份我们M2增速达到历史上比较低的位置,10.8%,2月份就宣布降准。3月份又是降到了11.6%,再次宣布降准。所以从2008年到目前为止,每一次的降准都是在政府工作报告所确定目标的下方。我们政府工作报告每年都会确定一个货币政策的目标,像今年目标就是12%,你在12%以下你是不达目标的,2013年是13%,2014年也是13%,所以这也是不断下移的。我在3月份参加了台湾两岸金融论坛,我在那时候说4月份可能要降准,我的依据就比较简单,就是经济下行,M2增速回落。按照这样推算,二季度应该还有一次降准,降准还是相对偏中性的货币政策,降息可能说明会向宽松的货币政策走。降准主要是为了对冲流动性的不足,比如外汇占款一季度减少了一万多亿,导致基础货币不足,为了增加货币的流动性,释放流动性,就采取了降准的措施。

  现在问题在于什么时候降息,我们已经经历了两次降息,但是在这方面,我觉得恐怕央行有双重目标,一方面响应李克强总理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要求,所以要降息,另外一个目标要实现利率市场化、存款利率上限要取消了。现在相应提高到了基准利率的10%,这样的话两次降息就对冲掉了。从现在来看,整体的市场利率水平整体下降,没有实质性的下降,当然这次降准之后,货币市场是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降。所以货币政策的宽松空间还是很大的,但宽松的效果到底如何,在这方面下一次,比如二季度应该也有一次降息,但是我觉得这次降息恐怕还是会上调存款利率的上限,还在对冲,更好的手段还是在于降准,就是增加资金的供给,这是我个人的判断。

  从保就业的角度看,利率可以不动,因为就业没有问题,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们的产业结构在调整,第三产业上升,第三产业是相对轻资本的产业,所以带动的就业更多。第二,中国人口的劳动力市场在下降,一方面是劳动年龄人口在下降,另外,中国现在不愿意就业的人增加了,发达国家也是这样,到了劳动年龄不愿意就业,因为他的资本回报率比较高,个人都有资产了。另外一方面,就是房价,房价如果下跌,容易引起房地产泡沫的破裂,从这方面来看降准还是有必要的。但是支持利率走高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现在股市的火爆,这里有一个悖论,有人说这一轮股市的上涨是因为无风险利率下降,那么IPO又增加,这样资本回报率又提高了,又拉高了市场利率水平。所以这不是因为利率下降的原因,总体来看,在目前的情况下,利率下降的幅度比较小,比较慢,中国的经济不像美国经济、欧洲经济、日本经济、它还是有活力的,但是也有问题。

  人民币汇率方面,还是会趋向稳定,今年人民币大幅度贬值可能性不大,会有小幅度贬值,央行也不会容忍大量的资本外离。我们的财政政策应该会更加积极,当然,从财政赤字预算来讲,从去年的2.1%提升到2.3%,也是小幅度的上升,财政政策的空间应该还是有的。现在中国的问题是在于,我们面临的债务率水平比较高,主要是企业的债务,地方政府的债务也比较高。企业如何去杠杆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解决好了,中国的经济就能够更加健康的发展。像这一轮的地方国有企业的改革,包括中央国有企业的改革,我觉得都有非常大的紧迫性。所以从改革来讲,大的思路,从大政府转为小政府,从小市场变成大市场,这方面时间关系不多讲了,我们的各项改革,从制度设计来讲,应该还是合理合理的。

  结合我们目前的资本市场来讲,资本市场之所以产生这么大的机会,这跟我们目前改革的背景是密切相关的。企业的负债率不能再提高了,有几种解决办法,一种办法就是企业的破产,第二,企业增加股权融资,我原来是债务,我现在把债务转股权,或者我不再举债了,通过股权市场直接融资降低债务率。第三,通过并购重组,把企业出售给一些民营资本,这几种手段都可以降低企业的债务率,这就是对我们资本市场的产生的巨大需求。以前中国经济增长主要靠土地,靠银行。土地价格上涨增加了银行大量的基础货币,银行的信贷规模不断增加,所以中国经济在过去30年当中,主要是靠间接融资,靠银行实现的。现在的模式越来越难实现了,因为目前企业债务水平到了非常高的地步,整个社会产能过剩,各方面问题已经出现了,所以我们需要改革,需要转型。这个改革和转型,资本市场可以充当比较好的角色。资本市场繁荣就是历史的选择,也是政府的选择,也是政策的趋向。这是从资金的供给端解释这个问题。

  还有一种是从需求端解释这个现象,为什么我们资本市场以前这么差呢,现在变好了呢?以前我们经济增长一直持续很高,但是我们的股市很差,这个也还是跟我们的经济结构是相关的。因为我们在过去经济增长比较快的时候,就是我们在发展工业化时代,大家对投资的回报率要求很高,实物资产价格都在上涨,我们的钢材、水泥、铁矿石、黄金都在上涨,所有的价格都在上涨,但是当在工业化后期之后你的需求就下降了,对钢铁、煤炭、石油、石化等需求都在下降,这时候你的经济减速。而我们原先作为个人、作为家庭来讲,他的配置资产都是实物资产,买黄金、买房子、买古玩、买艺术品大家觉得都能涨,但这个涨总有一个拐点,这个拐点出现在2011年的第三季度,我在2012年一季度自认为比较得意的一篇文章,就是在2012年3月份写的,我说实物资产的高收益时代或将过去,那时候我认为居民的资产配置应该转向金融资产。从目前来看,我当初判断这个拐点是对的,基本上都是发生在2011年的第三季度,出现了黄金、铜、原油价格都出现了下跌,而只有标普500指数在上涨,所以还是在继续的延续。这个拐点还是跟我们的人口相关,我们的劳动力出现了负增长,在2012劳动年龄人口净少了345万,9月份之后创业板开始一轮牛市,一直持续到现在,这就是从我们的人口现象,从我们实物资产和金融资产的替换,解释中国经济结构的变化,我们的投资结构的变化,我们的融资结构的变化。

  中国大陆居民家庭资产是有明显的错配

  中国大陆居民家庭资产是有明显的错配,房地产占到整个居民家庭资产配置的64%,权益类资产大概只有3%,最近股市上涨之后,最多也就5%左右。但是即便是在对岸的台湾,它的权益类资产还占了8%,房地产占了13%,人口老龄化后,储蓄率会下降,因为人老的时候拿那么多房子没有用,所以要减持房子,最近卖房子的人非常多,然后去买股票,这就是一个置换的过程。像美国,房地产在居民家庭配置当中占到34%,权益类资产,包括居民持有的公募基金占到29%,所以我们大类资产配置正处于切换的过程当中,资金存款搬家,现在居民存款还有60万亿,以后会非常少,因为你的利率市场化之后,存款完全没有必要,银行人说我们以后没有活干了,我问他,你作为银行,你自己存钱不存钱,他说从来不存钱,那银行员工都不存钱,你凭什么让我们居民存钱,以后更多会买理财产品。从2012年之后,我们经历了信托产品的繁荣,银行理财产品市场的繁荣,去年银行理财产品从年初的10万亿上升到了16万亿,现在的银行理财产品增长还是比较迅猛,这意味着你的存款必然继续减少。从去年9月份之后,股市这波牛市下来之后,更多的产品转向了股票市场。

  股票市场注定无理性本轮牛市持续时间长

  这就是我们目前市场的机会,这个机会就是发生在经济下行的过程当中,经济转型的过程当中,而目前来讲我们经济下行依然没有停止,我们政府的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人均GDP的翻番,这是硬指标,意味着政府不能容忍经济下行幅度过多。如果政府不刺激的话,可能就降到5%了,现在之所以没有降这么多,是因为政府在不断刺激,我们的基建投资增速在20%几,尽管房地产投资增速跟我们的制造业投资增速都在下降,所以说有政府的政策刺激,又有我们目前经济结构的调整,又有居民的资产配置上,对权益类资产偏好上升。我们现在每天开户数量是惊人的,但是还有一点,我觉得中国股票市场它注定无是非理性市场,这是由我们投资结构决定的,我们个人投资占到整个交易量的90%,现在新开户的个人当中,60%以上是初中以下文化水平的,所以我要讲到,A股市场长期来看还是个人为主体的。

  美国的市场当中,散户市场变成机构主导市场经历了70年的时间,所以我们大家说股票炒得太离谱了,这就是由投资结构决定的。即便是基金,它也是有一个排名的压力,所以目前像创业板里面,基金占有的流动市值超过60%,那到底是机构投资者理性还是散户理性,在目前散户主导的范围内是没有区分的,我们也发现哪些行业是散户喜欢的——就业增长高的行业都是散户喜欢的行业,就业增长率好说明成长性比较好,所以我们还要经历比较长时间的非理性的市场。

  这个市场你说会不会马上出现牛市的尾声呢,这个还有可能,一方面中国两次牛市的终结都是由于美国引起的,07年美国次贷危机的泡沫破灭,导致了全球的金融危机。接下来不会马上出现金融危机,中国应对金融危机的举措比较多,有一点大家可能很少提到,就是中国的居民债务水平比较低,我们整个债务水平占GDP36%,美国达到了90%,为什么房价不会出现暴跌。房价可能会有一个回落,但是是缓慢的,因为在中国房地产市值当中,居民的按揭贷款只占到10%,美国占到70%,美国为什么会发生次贷危机,因为居民债务太高了,中国居民债务率很低。主要是国有企业债务高,地方政府高也是导致中国政府的债务率高的原因,这两个债务都是有中国政府信用保证的,所以中国在三五年内不会出现金融危机或者债务危机,所以本轮中国牛市持续时间会比较长的时间,虽然目前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泡沫,但这个泡沫可以通过各种办法化解。

  总之,目前中国的经济处于转型当中,中国的资本市场还是机会多多,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