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博士:股市凭什么牛 什么时候是牛市的顶?_华讯财经在线 
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财界声音 > 正文

经济学博士:股市凭什么牛 什么时候是牛市的顶?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5年04月28日 15:51:30

  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股指涨幅超过120%,日均交易则由2000亿大幅提升至万亿左右,所以说股市已经大牛几乎是一句废话。身边的股民越来越多,仿佛一夜又回到了2006年—2007年,而我听到议论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什么时候是牛市的顶”。

  去年三季度至今,上证综指已经由2000点左右升至目前的4300点上方,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股指涨幅超过120%,日均交易则由2000亿大幅提升至万亿左右,所以说股市已经大牛几乎是一句废话。身边的股民越来越多,仿佛一夜又回到了2006年—2007年,而我听到议论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什么时候是牛市的顶”。

  由此,我虽不是股票市场的参与者,但作为一个市场的旁观者,还是想尝试理解一下这轮牛市,揣测一下牛市什么时候见顶。

  先看看上一轮大牛市的情况

  上一轮大牛市的时间跨度大体上有2年的时间(2005年四季度至2007年10月份),期间上证综指由1000左右升至6000点以上,当时的宏观经济运行处于不断上行的态势(正处在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经济增速连续超过5年的阶段,2003年3季度至2008年3季度,GDP平均增速为12%),货币政策在方向上逐渐由稳健趋向紧缩(期间动用了加息、升准、发行央票以及恢复贷款限额控制),所以在融资结构上出现的一个变化就是,信贷融资比重下降,股票融资和其它融资比重上升的局面。

  2005年四季度,社会融资总量的12个月滚动累计额3万亿,其中人民币信贷2.4万亿,占比80%,股票融资为360亿,占比1%左右,其它融资量(包括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票据、债券等)为6000亿左右,占比19%。 2007年10月份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社会融资总量的12个月滚动累计额6.4万亿,其中人民币信贷3.7万亿,占比60%,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为5200亿,占比8%左右,其它融资量为2.2亿左右,占比34%。

  如果再细算一下,在为期两年的牛市过程中,社会融资额年平均增加量为4万亿,其中股票融资平均增加量近5000亿,占到超过10%,上市公司增加了240多家,从而实现了股票市场的一次大扩容,尤其是诸如中国远洋、中国石油、中国铝业、中国中铁、中国神华、中国人寿、交通银行等大型企业均完成了IPO,A股总市值在2007年曾一度达到33万亿,是当年GDP的1.2倍之多。所以客观的讲,股票市场的融资功能实现了政策意图。

  这一轮大牛市宏观背景有什么不同之处

  首先,宏观经济处于下行期。自2011年三季度开始经济增速开始低于两位数,而从2012年二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增速开始低于8%,2014年一季度开始增速开始低于7.5%。

  其次,社会融资结构出现逆转。2013年上半年人民币信贷在社会融资的比重曾一度降至45%,当时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的比重不到2%,债券融资比重14%,而以银行表外融资为主的其它类融资比重则曾一度达到40%以上。当时社会融资的12个月滚动累计额也达到最高值的近19万亿,其中人民币贷款融资8.5万亿,债券融资2.8万亿,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2000多亿,以银行表外融资为主的其它类融资则高达5.5万亿。当时宏观层认为融资中出现了明显的“脱实向虚”的问题,所以开始对于银行理财、同业、非标等加强了监管,受其影响,社会融资额一路下滑,至目前已降至16万亿左右,而以银行表外融资为主的其它类融资量则降至不足2万亿,并且还间接影响了债券融资,降至2.3万亿,虽然人民币信贷融资升至10万亿以上,但仍然还有约2万亿的融资缺口满足不了。

  第三,货币政策逐渐由稳健趋于宽松。针对经济转型依然需要增长中高速的保驾护航共识的形成,自2014年开始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开始由稳健向宽松转变,包括创设了SLO、SLF、MLF、PSL等一系列流动性管理工具,但是伴随融资成本仍处高位和外汇占款带来的货币供给机制的变化,央行从去年四季度加大了宽松的力度,从11月份至今,已经两次降息和两次降准。

  牛市的道理

  与经济上行期出现大牛市相比,这一轮牛市启动以来,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市场,即宏观经济运行和股票市场出现了史无前例的背离,那么牛市究竟有什么道理。

  对此问题,已有很多分析,诸如“改革牛”、“红利牛”、“政策牛”等等,我想从融资结构变化谈谈此问题的看法。

  首先,虽然自去年11月22日降息之后,A股市场几乎没有出现大幅调整一路上涨,而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在内的官方媒体则一直持着呵护市场热情的声调,显示目前市场行情是决策层所乐见的。决策层究竟是怎么想的,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理解。 我的理解,首先是宏观层面,去年三季度之后,经济运行出现的加速下滑的态势已经超出了决策层的“区间调控”范围,例如,去年三季度至今,GDP季调环比增速依次为1.9%、1.5%和1.3%,相对应的季调环比折年率依次为7.8%、6.1%和5.3%,几乎是一个季度一个百分点的幅度在下降。 其次是货币供给机制层面,今年3月份我国的货币供给机制出现了方向性的重大拐点(截至3月末外汇占款12个月滚动累积新增额为-2000亿人民币,是由数据以来的首次出现负增长),央行需要增加主动投放基础货币的力度予以对冲。

  另外从微观层面来看,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不降反升。4月14日,人民银行调统司盛松成司长在就一季度金融数据答记者问时,曾披露截至3月末,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为6.83%,较去年底和去年同期分别下降了12个基点和50个基点,但若用当期GDP平减指数来剔除通胀因素,去年一季度、去年末和今年一季度实体经济的实际融资成本分别为6.8%、5.9%和8%,而一季度GDP名义增速仅有5.83%,显然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已经超出了经济运行应有的承受力。

  最后从融资层面分析,如上文若言,自2013年对于银行表外融资渠道的收紧,客观上出现了近2万亿的融资缺口,而银行体系在资本金和风险的约束下,很难通过增加信贷和债券购买来缺口补起来。

  所以综合起来看,经济运行要想止住加速下滑态势,就必须解决实体融资的问题,这里面既包括融资难,也包括融资贵,而单纯依靠银行体系的融资能力很难短期内达到效果,而货币加大宽松的空间已经打开,并被市场所共识。因此,股票融资在市场资金预期、政策主观和居民要求高回报客观现实共同作用下,其成为填补融资缺口,降低融资成本的功能被重视起来,而市场的行情也说明这种重视已经变成了现实(上一轮大牛市也是在此种重视下形成的).

  接下来,回到文初的第二个问题,此轮牛市的顶部怎么判断,我认为如果股票融资完成了牛市启动之初的初衷,那么顶部也就出现了,例如,上一轮牛市发生拐点发生在2007年10月份,当时股票融资占新增社会融资的比重已经由牛市之初的1.1%升至6%(至金融危机爆发前,占比升至9%之后开始下降)。而自去年11月份至3月份的5个月期间,股票新增融资累计量是2800亿,而股票融资12个月的滚动新增累计额占社会融资的比重还不到4%。由此来看,当前股票市场还没有完成任务,要知道截至3月末,我们的社会融资一年的新增量也就16万亿左右,从宏观经济运行的客观要求出发,依然有近2万亿的融资缺口没有补起来,而这一缺口无疑就是后市的想象空间。

  当然市场永远是风险和收益并存的,例如,很多担忧市场走势的人士,近来纷纷指出,本轮牛市有巨额杠杆资金的进入,所以这一次的股价崩溃对投资者的伤害一定是史无前例的。受此启发,我把股票融资占比和两融余额占市值的比方在一张图中,有意思的地方发生在2013年8月份之后,两个指标的曲线快速的重合,而且保持着相同的斜率在上升,那么一个问题抛给大家,究竟股市在加杠杆,还是整体经济需要加杠杆呢?(路透专栏作家张涛撰文,作者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经济学博士)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