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财界声音 > 正文

经济学博士:中国放开两件事就能抗击经济衰退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5年04月27日 20:39:39

  经过对大量数据及其流程的分析,我们认为,人口增缓、老化和流动不畅,可能会造成经济长期和深度的衰退。

  ■2015年全面放开生育,停废社会抚养费征收,改计划生育系统为鼓励生育机构

  ■重启和恢复城市化进程及其红利

  ■充分发挥人才和人力资本红利,推动经济增长

  ■强力推进创新战略,争取创新红利,超越人口红利下行对经济增长的拖累

  经过对大量数据及其流程的分析,我们认为,人口增缓、老化和流动不畅,可能会造成经济长期和深度的衰退。

  中国人口先衰造成经济下行

  有学者说,经济增长速度是因为按照德、日、韩、台等经验,中国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接近了他们1.1万美元的发展水平而跌下来的,这值得商榷。下行的首要原因是,人口生育率下降,婴儿和青少年人口大规模萎缩,人口增速放慢,老龄化,劳动年龄人口减少造成的。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中国大陆高增长结束时人口比韩台老化。中国2011年人口生育率和增长率,高于韩国,低于台湾高增长结束之2002年和1997年。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高于韩国和台湾1到2个百分点。

  (2)中国大陆高增长结束时,发展水平低于韩台的一半。韩国和台湾按汇率计算的人均GDP已经分别达到1.2万和1.4万美元。而我们2011年人均汇率计算的GDP只有5414美元。

  (3)消费活跃和年轻劳动力人口大规模减少。一是0-14岁人口,2013比1982年净减少11830万人;收入边际储蓄率高、传统消费型的65岁以上人口从4991万人,增加到了13199万人。二是最有活力和学习能力的19-22岁人口在2009年达到1亿的顶峰之后已经开始快速减少,到2018年将只剩下5000多万。据最近波士顿咨询公司的研究,中国到2030年,将会出现多达2450万的劳动力短缺。

  (4)中国大陆高增长时间比韩台短9-14年。台韩经济分别从1951年和1961年开始加速增长,1997年和2002年各自从8%的速度跌下来。我们如果从1979年算起,2011年,即33年后从8%速度跌下来。

  那么,这样的人口结构变化,对经济增长会有什么影响呢?结果是经济增长速度下降,持续不断地衰退。这将会导致:

  (1)从消费方面看,婴儿、儿童、小学、中学等生活和教育消费开始增长疲软和萎缩。普通小学在校生,2013年比1979年净减少5303万人。目前普通小学在校人数每年以300万-400万人的数量在萎缩,以后规模会越来越大。未来连续的问题是,大学教育将会过剩和萎缩;后来就业的工厂等程度不同地会开始过剩并倒闭;住宅刚性需求在2015年顶峰后回落,房地产会萧条。

  (2)从劳动力供给看,劳动力会形成短缺并老化,工资持续上升,经济竞争的劳动力红利下降,而产品中所含的养老成本将急剧上升。从2012年开始,劳动年龄人口,每年以350万左右的规模减少。由于劳动力增长和供给的放缓和减少,农民工工资从2008年的1340元增加到2013年的2609元。产业成本急剧上升,出口竞争力大幅度下降。

  从德、日、韩、台的发展过程看,他们有的没有对人口增长进行控制,有的即使出台了指导性的计划生育,也未能得以真正实施。但分析相关数据,他们无一例外地,都进入了生育率下降和老龄化社会;也无一例外地在此时,经济增速降到了8%以下,并很快跌入了平均4%的速度区间。而我们在人口增速会自然降低下来的变化趋势上,又人为地强制推行了计划生育,结果必然是“未富先老,未强先衰”。从未来变化推测,这样的经济衰退,可能是长时间的,并且幅度有可能较大。

  人口城市化推动力已丧失

  韩国和台湾8%经济增长速度结束之2002年和1997年,其人口城市化水平不约而同地是80%。国内学者也提出,中国人口名义和实际的城市化为50%多和35%左右,到80%,应当还会以8%以上的速度高增长15-20年。但我们的分析结论却令人十分忧虑。

  人口向城镇流动,其居住增加导致房地产蓬勃发展,以及财富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是推动经济高增长的最重要的动力之一。然而,分析显示:(1)城镇中的住宅供应量已经严重过剩。扣除拆除的住宅后,2014年底城镇的各类住宅,总量约为2.33亿-2.63亿套。城镇2014年如果按照增加1000万人口计算,为74111万人,3口人一家,约为2.47亿户,户均0.94到1.06套住宅。从2014年底,正在施工和新开工的面积计算,又有5947万套的潜在供给,竣工后将又有2.92亿-3.22亿套住宅,可以满足8.76亿-9.22亿人口居住。(2)农民工总体上买不起城镇的住宅,大多数进城农民只是出来常住打工。3亿左右的农民工及其家庭,在工作地买房的只有0.9%,在靠近原住地的县城等买房的只有15%左右。2013年农村农民买房的房价收入比为17.53年,城镇农民工房价收入比为10年。总体上买不起城镇住宅。2013年城镇农民工平均消费支出中,50%用于房租。2014年,扣除约700万套库存和农民工所购买的约1600万套,1.14万户城镇居民中,约13%家庭租房,66%为1套房,21%的2394万多套房家庭,拥有5.6-6.9套住宅。城镇住宅分配严重不公。

  中国与德日韩台市民化的城市化根本不同,是“青出老回”“未化先滞”。(1)土地产权不明和配置方式扭曲,地方政府土地财政,导致农民总体上没有得到土地财产性收益,加之房价畸高,创业资本不足,没有能力去购买城镇的住宅。(2)人口流程实际是青年出村老年回,总体上并没能成为最终居住在城镇的市民。将有3亿-4亿人口,代际出回循环,比城镇老年人口财富和消费低33%左右,形成巨额的消费塌陷。

  解决思路与对策

  中国经济下行,不是正常体制结构国家和地区的单纯过冷问题,而是发展中人口过快萎缩和提前衰老以及人口城市化不畅所致。治疗的思路和办法如下:

  第一,2015年全面放开生育,停废社会抚养费征收,改计划生育系统为鼓励生育机构。这将带来几个好处:(1)对刺激经济增长有益。全面放开,将会增加婴儿,体检、妇产、奶粉、玩具、其他儿童用品,生活和教育消费逐年上升。人们创业和工作的积极性会强化,家政就业会增加。(2)放开生育符合中华民族长远的安全和竞争利益。印度本世纪末时,高中低三个预测,人口可能在18亿-23亿之间,美国可能达到5亿-6亿,而中国如果下降至8亿,经济发展有可能受到印度崛起的夹击,并且经济实力又会被美国所超过。(3)全面放开不会导致人口暴增。从单独二孩政策以来,预计这部分生育200万左右,结果只有60多万。人们考虑抚养成本,不愿意生二孩。从台韩的实践看,即使政府鼓励,都难以提高生育率。

  第二,重启和恢复城市化进程及其红利。2015年,除北上广深外,彻底取消户籍管制;加快推进省直管县体制改革,小城镇和小城市率先落实负面清单管理,改善创业和企业经营环境,发展和活跃县域经济;改革农村土地制度,让农民有财产性收益;改地方财政土地出让金为房地产税体制,探索压缩中央专项,并扩大对县级财政直接一般性转移支付的制度,控制住地价再度暴涨,逐步提高农民工家庭的收入水平,推进农民进入县城和小城市,实现就业和住房,并在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配套等方面实现市民化的城市化。

  第三,充分发挥人才和人力资本红利,推动经济增长。虽然我们的人口红利逆转下行,但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教育和海外留学,使中华民族积累了规模巨大的人才和人力资本。加快改革高等和职业教育体制和内容,培养创新型人才和制造业服务业升级需要的高素质劳动力;改变我们各行各业不利于创新创业的体制、机制和潜规则环境,吸引留学生归国创业创新。

  第四,强力推进创新战略,争取创新红利,超越人口红利下行对经济增长的拖累。资本和劳动力的边际收益下降,资源和环境约束越来越大,人口红利逆转。对此,只有保持创新自信,最大力度地改革体制机制,明晰知识产权,形成利益激励,国家投入基础研究和重点项目,企业成为创新主体,促进新技术市场化和产业化,使新产业蓬勃发展,技术进步弯道超车,将目前中国在全球的竞争力从30位左右,提升到10位以内,我们才有可能在经济增长的下行困境中突围。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