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政委:外储从美元逃离并不理性_华讯财经在线 
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财界声音 > 正文

鲁政委:外储从美元逃离并不理性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1年08月16日 19:38:26

  随着8月5日标准普尔首 次 剥 夺 美 国 顶 级 评 级A A A的“王冠”,市场纷纷惊呼:皇帝的新衣已被揭穿,为避免未来可能出现的美债违约和美元贬值亏损,中国外储应当尽快从美元资产逃离!而在笔者看来,这种所谓“理性”的“专家”建议,不仅和人云亦云的街头巷议之见并无本质区别,还会具有严重的误导性。

  首先,从短期来看,美国评级被调降后,我国的美债投资其实是浮盈的。从美国评级被调降的8月5日到8月10日,30年美国国债收益率已从3.82%下降了28bp至3.54%;2年期美国国债则由0.28%下降了9bp至0.19%。而与此同时,美元汇率则由74.598升到了74.636。因此,即使综合利率和汇率两个方面的变化,先前买入的美国国债目前都是浮盈的。

  其次,从长期来看,美国的违约风险可能是最小的。虽然美国的主权评级被调降到了A A +,而德国、法国和英国却依然维持着A A A评级,但从净债务率来看,英国已远高于美国,德国、法国和美国几乎相当。随着欧债危机继续向纵深发展,很难说他们的A A A还能维持多久。而在更长的时期内,决定偿债结果的是偿债意愿和能力。从意愿来看,此前美国两党在债务上限上所爆发的争论固然暴露了美国在财政整固方面的执行力、政策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存在严重问题,但目前英国所爆发的骚乱和此前欧元区特别是“欧洲五猪国家”所多次爆发的游行示威,显然也表明他们的减赤政策在政治上所面临的挑战并不比美国小。从能力来看,经济增长是决定未来偿债能力的关键,如果我们认为技术革命决定了未来长期的经济增长前景,且未来的技术革命更可能发生在新能源、生命工程或生物工程、智能电网和下一代高速互联网等领域的话,那么,目前美国是唯一在所有这些领域都取得了关键突破的国家。由此,其长期经济增长的前景其实远远好于欧洲和日本,这使得其债券的长期违约风险其实更低。

  再次,从周期的角度看,投资美债的风险也是最低的。从债券投资来说,除了前面探讨的违约风险,还需要关注三大风险。一是利率风险。目前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的政策利率水平均处历史最低水平,未来面对的利率风险基本一致。二是流动性风险。美元债券是全球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好的债券,因而,美元债券的流动性风险小于其他三大货币。三是汇率风险。对于美元,1971年1月1日以来的期货市场日度美元指数显示,其最为低迷的水平为2008年4月22日的71.329,最为强劲的水平为1985年2月25日的164.72,1971年1月1日至2011年8月10日间的均值为98.4530。其当前大致徘徊在75一线,比历史最低水平仅高5%,而较均值却低了24%。

  对于当前的汇率水平来说,只有美元是离历史最低水平最近的。没有人可以准确地预见未来,没有人可以断言美元不会跌破历史最低水平,但这一状况至少表明:相对于其他货币来说,投资美元在汇率上的安全边际是最高的。

  结构性风险是

  新兴经济体最大挑战

  全球金融局势失序,国际经济恶化程度远超预期,金融市场出现灾难性的狂泻潮并不仅仅是对美国经济债务日益恶化、欧债危机再次卷土重来以及全球经济二次衰退概率加大的恐慌,新兴经济体同样面临高增长模式难以持续的风险。

  事实上,全球经济面临不是周期性危机,而是经济全球化以来第一次结构性大危机:是发达国家长期积累下来的结构性债务问题;是美元主导的全球货币体系下储蓄国与消费国之间的经济失衡问题;是全球旧有增长模式失灵的深层次顽疾。

  近几年,新兴经济体在从中等收入向高等收入迈进的过程中,由于劳动力成本上升、通胀加剧、货币升值以及环境、资源瓶颈等因素制约,遇到了种种成长陷阱。

  一是遭遇经济发展模式的陷阱。作为赶超型经济,新兴经济体大都采取的是增加劳动力投入、加快资本形成以及数量扩张的“要素驱动型”模式。20年前,大多数新兴经济体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依靠全球分工体系深化带动的“斯密增长”创造出规模巨大的全球化红利。然而2008年以来,金融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严重打击了发达国家的支出能力,导致由发达经济体主导的全球总需求出现明显下降,出现了需求不足和供给过剩的结构性冲突。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口拉动型增长不再对新兴市场经济群体起作用,传统模式已达极限。特别是随着新兴经济体劳动力成本上升、货币升值以及环境、资源等瓶颈,意味着新兴经济体生产要素价格重估的开始,很多国家低成本的优势将逐步消失,如果在此时不能真正建立起国家创新基础,又无与低劳动力成本国家竞争,将会导致产业低端徘徊,这将是未来新兴经济体必须面对的巨大挑战。

  而更大的风险来自于全球贸易与金融分工失衡下的“美元陷阱”。某种意义而言,全球经济失衡表现为外汇储备在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过度累积和对外债务在发达经济体的快速累积。当前,除了中国拥有全球近三成的外汇储备外,俄罗斯外汇储备占比接近7%,印度、韩国的外汇储备占全球份额也超过或接近4%,巴西、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外汇储备占全球份额都在2%以上,新兴经济体的全球储备份额总和已经远远超过全球储备资产的50%。

  金融危机以来,新兴经济体本币快速升值、热钱流入,不但进一步推高新兴经济体外储规模、加剧输入型通胀的风险,也使新兴经济体的经济与金融安全越来越被美国债务风险所累,在“美元陷阱”中越陷越深。管理财富比创造财富更重要,因此如何真正与美元脱钩,推动货币互换建立新兴经济体内部的主权货币结算制度和新兴经济体债券市场,打破美元陷阱和美债陷阱是保护好国民财富的根本。而未来,新兴经济体的结构性改革和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已经刻不容缓。


创业网   大盘   股票软件   私募内参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千股千评   行情中心   大盘指数   大盘分析   大盘   炒股软件   炒股技巧   股票入门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