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财界声音 > 正文

赵卫平:梁漱溟先生讲孔孟(三)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3月22日 15:11:19

原标题:赵卫平:梁漱溟先生讲孔孟(三)

编者按:我觉得我对孔子有误解,属于无知者无畏,不懂得敬畏。前一段时间听了两本关于孔子的书,一本是《孔子,人能弘道》,另一本是《梁漱溟先生讲孔孟》感觉价值很大,决定这几期陆续把这两本书整理出来。

为什么整理出来呢?

第一个原因是我儿子,很多时候没有在他身边,没有言传身教,当然,我也不懂言传身教,自己本身不懂,又希望他能够好一点,成为一个快乐的小孩,整理出来,以后会看到。

另一个原因呢,就是创始人思维,首先就是改造自己创造自己,这跟孔子讲的仁,礼,仁是内心的思维,礼是外在的行为,是从思维到行为,也算是一脉相承。

具体一点说,人到了一定阶段,就会意识到这些东西的重要性,按照这些方法去做。整理出来,自己也可以时不时的参照参考,同时呢,认识或者不认识的朋友也可以参照,好的东西需要分享。

我相信,樊登做读书会的目的也是让人受益进步,也就无所顾忌的整理到这了。

下面是樊登的讲书内容:(接前面二)

然后我们讲第三个态度,叫讷言敏行,君子要讷于言,敏于行。

什么意思呢?少说,多做。

这是孔子在做事方面一个非常重要的态度,这里边有一段话,我专门把它念出来。

那天我发了一条微信,就是这个,这个对我这种人来讲,特别的重要。

为什么呢,我就是话特别多的人。

从小参加辩论赛,到现在,所以我,不知道造了多少孽。

梁先生说,多言,究竟是怎样一个不好,我们本可以用几层意思去讲,但归根,孔子的意思,是,恐人陷于不仁。所谓不仁者,就是对于许多事不觉得不安,此种状况成为习惯,就陷入了不仁。仁者,羞于说好听的话,谩骂的话,不但说出来,他便觉不安,而听此种话,亦觉不安。

很轻于说,说出来的人,只是心死的人,说出来,他并不觉得不安,实在是知觉麻痹,其心已死了。

这话什么意思呢,就是一个人要说话呀,你说点正常话,说点正常人能够接受的道理,这都行,对吗,讲点实实在在的事儿。

但是你不能经常讲那些让人特别肉麻的东西,明明是不符合常情的东西,你也要去讲它,这就是大家会觉得恶心的地方。

所以,梁先生在这里边举的例子是民国时期的例子,说这人抗日战争以后,跟大家讲说,那时候我真想赴汤蹈火呀,我真想为大家两肋插刀呀,但实际上他做的事儿,跟这个是不一样的。

所以,听的人就觉的已经受不了了。

这个人竟然能够说得出口。

这就叫做受不了,所以孔子害怕大家变成这样的人,所以孔子经常讲一句话叫:巧言令色鲜矣仁,就是一个人说话,表情特别的谄媚,表情特别的丰富,辞令特别的华丽,讲的忽悠特别厉害哈,这种人能够达到仁的境界的人,不多。

我就特别怕自己成为这样的人,所以我现在讲的东西,我要很慎重,我要保证讲的东西有出处,所以,少说一点,多做一点,这很重要。

所以,论语当中说,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我们翻译成一个成语叫言过其实,或者叫言过其行,就是你说的比你做的要多的多。

这是非常觉得让君子丢脸的一件事儿。

然后,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就是你为什么不说呢,我害怕我说了以后做不到哇,对吧。

所以,叶曼先生讲,说人前做不到的事儿,不说,人前说不得的事儿,不做。

你看,这大白话听起来多舒服,人前做不到的事儿,别说,别瞎吹,别承诺,轻诺者必寡信,对吗;人前说不得的事儿,别做,凡事这事儿你在大家面前不能讲的,你最好别做。

这就是孔子讲的第三个非常重要的态度。

就是指讷言敏行,其实你看,他也是在当下,一个人少说话多做事,是不是在当下,是不是也是不找哇,所以,找这个字,在这本书里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字。

不找,努力做好当下的事儿。

所以,力行近乎仁,如果您需要座右铭的话,可以把这句给留下来哈,叫力行近乎仁。

一个人只要闷头苦干,就接近仁的状态了。

那天我们在微信里边发过一个说,这个世界从来不会辜负一个默默努力的人。

就是一个人如果能够做到,我默默的不断努力,这个世界是不会辜负的。

好好做一个讷言敏行的人吧。

这是第三个态度哈。

三 第四个态度,叫看自己。

什么叫看自己?

我每次讲课,讲领导力的课,讲完以后就,很多学生跑过来跟我分享,说樊老师,你这课讲的特别好,我说怎么了,他说我们老板要是来听就好了。

他说,樊老师你这课讲的特别好,我应该把我的手下叫来听,真是,太可惜了。

你发现了吗,就是大家听到这些课以后,觉得很好,很有道理以后,他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不让他学呢,人们老喜欢让别人学一下,各位。

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呢,我在论语当中找到一句话,跟大家讲,我说,孔夫子说呀,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就是过去的学者,孔夫子所谓过去的学者,都是他所崇敬的好的学者,过去的学者学东西,是为自己学的。

他学一个东西是为了改变自己,用在自己身上下功夫,这叫古之学者为己。

现在的学者不行,为什么呢,他说这届学者不行,为什么呢,他学东西,他为别人,他学了他说你为什么没做到,哎呦这事儿你怎么没做到。

你看,当你学完任何一个东西,你就变成一个探照灯的时候,你就拿着灯不断的照别人,说他也应该学,他也应该学的时候,你会变得特别的痛苦,你甚至会怀疑学习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用。

因为你说,你看人家不学人家比我混的还好呢,你管他呢,你认真做到自己应该做到的事儿。

所以,努力的看自己,看自己就是看当下呀,这事一回事儿,对吧。

因为只有你自己能够在这个当下,所以,再给大家念一段古之学者为己的话啊:

古之学者为己,若说,为我有学问而学,结果都有毛病,都是自私,其实,为己者,完全是一个兴趣,或者是为我当下的一个好奇心而学,此则无定也。

为己与为人的区别,也就是一个不自私与自私的区别,为己者,就是我已忘形,为我怜悯人而帮他,行了便完事;为人则行了还未完,因为则所行是手段,而目的则在他处。

梁先生说的这话好嘛,你看哈,什么叫为己,我帮你忙,根本不是我要累积什么福报,根本不是为了我要内心觉得啊,我帮你做了什么样的事儿,不对。

我帮你,纯粹是为了,因为我当下就要帮你,我作为一个人,我有着一个天然所在的这种心,我看到别人受苦,我于心不忍,我帮一把,就完了。

所以,这里边谁也不欠谁的。

这才是为己的想法。

而为人的想法是,你看到我今天做好事儿了吗,看到我们做了这么多很棒的事儿,你应该感谢我吧,我是一个很牛的人,ok,当你这样去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你的负担就变重了,而且这件事儿本身的意义就消失了。

这里边我经常会想到佛教的公案哈,就是有一个禅师,学了佛了,成了道,然后要下山云游四方,走之前就跟师父讲,说师父我走了,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吗,跟我说两句。

师傅说:莫为善。

这一路去呀,莫为善,别干好事儿。

哎,这徒弟一想,你怎么突然对我说这个,咱们佛教不是讲,诸恶莫作,诸善奉行吗,我们要多干好事儿呀,你怎么跟我说莫为善呢?

师傅说,善且不为,何况为恶呢,连善都不做,你做什么恶呀,ok,所以,这叫做不着相,你做什么事儿,你做就好了,你不要给自己下一个定义,说我这个事儿就叫作做好事儿。

ok,学习本身就不是什么高尚的事儿,学习本身就是一个乐趣,就是让你的人生满足好奇心,哎,你觉得我知道的事儿越来越多了,很开心。

这是对你最大的好处,所以古之学者为己,进之学者为人。这是为自己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柱。同样还有另外一句话讲,看自己的就是,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我一直认为这句话是孔子论语当中的,他说,吾道一以贯之,孔子跟曾子讲,说吾道一以贯之,我的道呢,其实就是一回事儿。

曾子说,诺。

然后孔子就走了,孔子没说原因。

这是论语当中唯一一段有点儿像禅宗的地方,就是没有说答案,孔子在其他地方都把答案说的很清楚,就这个地方他没有说答案,结果旁边都问曾子,门人就问曾子,说何为一,就是那一以贯之,是什么呀?

曾子说,嗨,忠恕而已。忠是中心,恕是如心,你能够做到忠和恕,你就算是孔子说的一以贯之的一了。

后来我觉得这话不对呀,因为忠和恕首先他是两件事儿呀,他不是一件事儿,而且最重要的是忠和恕都是外在的表现,都是我们做事的方法,原则,对吗,这不是一个核心的东西呀。

所以,这怎么会是一以贯之的一呢?

然后我看了很多别人写的书,我发现大家跟我意见一样,很多人都认为说这个一以贯之的一并不是忠恕,错了。

那曾子为什么会讲错呢,我们猜一猜大概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大概是曾子这个人比较笨。

大家别觉得我说这话唐突哈, 这是孔子讲的,孔子曾也鲁,曾子这个人呐,挺笨的,所以曾子的领悟本身不高,所以他到了忠和恕而已。

这是一种可能。

另外一种可能,问这个话的人是曾子的学生,更年轻的年轻人,所以,曾子跟年轻人讲,说像你们这个境界,说多了你也听不懂,做到忠恕就可以了。

这也是一种解释,对吗,所以,基本上大家认为忠恕不是孔子一以贯之的的一。

我也在找,我就在这个论语忠琢磨,我说到底什么是一呢,后来我发现核心这句话就是: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君子有任何问题,任何状况,都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找答案,找解决方法;小人有任何问题,任何状况,都会在别人身上找原因,找答案,找解决方法。

整天指责别人,而不去改变自己。

所以,你看孔夫子做的所有的事儿,就是,比如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是不是君子求诸己,对吗。

这个下学而上达,对吗,君子求诸己。

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卷而怀之,可也。

国家好的时候,我出来当官;国家不好的时候,我把自己卷起来在家里边修炼,你看,不怨天,不尤人,孔子所有的原则,你看,他都是在做他自己的事儿。

所以,当你能够做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这件事儿的时候,你发现,你生活中的烦恼真的少了很多。

你没有那么多好计较评论的事儿。

子贡,总给孔子提供反面案例,特别有意思。

有一次跑来问孔子,说那个谁谁谁怎么样,子贡爱方人,什么意思呢,就是子贡喜欢评论别人。

子贡整天喜欢评论这个,评论那个,这个事儿,孔子知道了以后,孔子说,子贡真行,有这个闲工夫,孔子评论了一句话,叫:夫我,则不暇呀。这句话其实说的挺重的。

什么意思呢,至于我呀,我就没有这个功夫儿,孔子没功夫去评论别人。而各位,我们想想看,我们在生活中拿了大量的时间在评论别人。

我们拿了大量时间在评论跟我们无关的,操控不了的事儿。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如果多一些孔夫子这样的人,我们大家努力的把自己该做的事儿做好,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更好。

所以,孔子的第四个态度叫:看自己。

第五个,第六个和第四个其实是几乎连续起来,一致的。

第五个叫:看当下,为什么呢,心就在当下呀,看当下就是盯住你的心,所以,你看孔子说: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

什么意思呀,就是你出门的时候,你始终仿佛都在要去接见那些重要的人一样,时时刻刻保持你的心在这。

那跟他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我们有一种人叫心不在焉,各位有没有见过心不在焉的人,就是,我从机场出来,迎面走过来一个人,提着一个箱子,走到我面前,我会感觉到,他压根儿就没看见我。

就是他在四处张望,完全当着我的路,在我面前,他也不会动一下。因为心中完全没有我这个人存在。

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跟一些成熟社会的区别。你在成熟社会去,生活或者去旅游你会发现,每个人做任何事儿都在考虑周围的人的感受,他的心是在这的。但是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你发现很多人是心不在焉的,他根本感受不到别人的存在,然后,他自己的心跑掉了,人像一个固体一样,呆在这,这就叫心不在焉。

所以孟子说,求学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什么叫求其放心而已矣,就是把你放在外面那颗心,给找回来。

这就是做学问之道,所以,尽心,既当下。

梁先生用了一个词,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就是一点未滑,什么叫一点未滑,你的心根本没有溜走,我讲课的时候就能感觉出来,你看,我讲课的时候跟你说这个话,我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我的心是在这儿,所以我是真诚的跟你们交流。

但是,我的承认,有时候,有的书有的时候不在状态的时候,讲的每一段话出去,你突然发现你刚刚没有思考过这段话,这段话是习惯性的发出去的。

你的心滑走了,这就叫做不在状态。

所以我为什么欣赏脉动呢,脉动就是不在状态,就是滑走了。这个人灵魂出窍了,歪到一边去了,各位,这是掌握了真谛的东西,所以,看当下,就是我们说的,跟看自己有着非常一致的部分,盯住你此刻的心,所以孔夫子讲:君子思不出其位,君子做该做的事儿。

有人可能会反驳,说你这不对,论语当中还有一句话,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哇,这就是思考未来的事儿呦,你注意呦。我在为未来的事儿思考,这也是我此刻的工作。

我需要为未来的事儿思考,我就在认真的思考这件事儿,这其实是在当下的状态。

各位要搞清楚,不意味着在当下就不考虑明天的事儿后天的事儿,连安排也不安排,日程表都不看。

看日程表的时候你就认认真真的看日程表,不要看日程表的时候,心猿意马,开始滑到那个时候,说,哎呀,那我那天该吃什么饭呢,万一他不来该怎么办呢,你为这些事儿烦心,为这些事儿手舞足蹈,为这些事儿发狂,对不起,那个就叫做妄念。

但你为这个事儿谋划,你在努力做此刻该做的事儿,这就叫做活在当下。

这就是区别。

所以,思不出其位。

孔夫子还讲,思无邪。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就是不想什么烂七八糟的事儿,就是感受这桃花的美好,就是感受这涔涔荇菜的美好,就是感受男欢女爱的美好,我喜欢这姑娘,这美好,可以,思无邪。

所以,梁先生讲,说,孔子实则是小孩子与老实人的生活尔。就是如果你真的能够做到小孩子与老实人的状态,你就生活在了孔子这个干干净净,看自己看当下的状态。

这是我们说的第五个。

第六个叫做:反宗教。

孔子是反宗教的,所有,如果有人说是孔教的话,孔子可能会不高兴哈。梁先生说孔子是反宗教的,为什么呢,最有名的就是子路来问孔子,说如何事鬼?

怎么样侍奉鬼,孔子说,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然后子路不死心又来,说这个,死是怎么回事儿,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生还没有学会呢,学什么死,对吧。

就不跟他说。

然后在孔子家语里面有一段,子贡跑来问孔子,你为什么从来不说死以后的事儿呢,孔子说,这事儿不能说。

为啥呢?

你看,我把这盖子揭开,我说死了以后,有,人死了以后是有的,那么,这个社会就会混乱,因为很多人就会为了未来的事儿牺牲现在的事儿。他们会拿活人做祭品,对吧。然后又回到生祭的状态,这是不人道的,对吧,所以,我不能说人死了以后会有。

那,人死后,如果没有,我如果说没有,那么,很多人会把自己的父母,死了以后就仍在道边不管了,反正孔子说人死后就没了,所以这事儿,人死后到底有还是没有 ,我不能说。

然后这个子贡就问,那,就咱来,你跟我说说呗,人死了,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哇,孔子说,这个,等你死了,你就知道了。

所以,孔子死活也不说这个关于生死的事儿。

那么,梁先生在这里边讲了一个关于宗教的本质的东西,他说,所有的宗教,都是来自于:人情志不安。

什么叫情志不安?

比如说,祥林嫂,受到了打击,

今天就到这里。

我是赵卫平,创业心理学创始人,如果你在职场和创业过程中遇到困惑,欢迎沟通,微信:wenducsr.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