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Bad Gateway


nginx/1.10.1
四大热点引发争鸣 陆家嘴掀起头脑风暴_消费生活_财经频道

四大热点引发争鸣 陆家嘴掀起头脑风暴

华股财经 2008年05月10日 08:42:55 来源:上海证券报
字号:T|T
    昨天举行的2008陆家嘴论坛上,围绕汇率改革和人民币升值、中国如何进一步推动金融改革开放进程、中国如何应对热钱冲击、如何大力发展债券市场和提高储蓄资金的投资能力等问题,与会的专家学者、业内人士展开了热烈讨论。现场俨然掀起了一场“头脑风暴”。

    热点1

    汇率改革如何看待人民币升值

    对于中国近几年经济发展来说,人民币是绕不开的话题,尤其是人民币汇率改革又与资本项目的可兑换紧密联系在一起。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持续的国际收支顺差和外汇储备的攀升,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断上升。面对复杂而多变的国际金融市场以及国内流动性过剩的压力,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需要精心设计、谨慎推进。人民币汇率迈向资本项目可兑换之路仍然存在诸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在昨天举行的2008陆家嘴论坛上,围绕中国何时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应该如何升值等话题,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余永定、高盛亚太区董事总经理胡祖六、中国银行副行长朱民等人展开了热烈讨论。

    中国何时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

    余永定:中国必须实现资本项目的自由化,只有实现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化才行,这只是时间的问题。还有一个是中国目前是否已经具备了实现资本项目向自由化的条件,我认为中国现在不具备这个条件,我们应该继续准备这个条件。为什么我说不具备呢?我认为中国的金融体制像胡祖六先生说的,虽然有了巨大的改善,但是还没有经过考验。银行体系到底能不能抗拒大规模资本的流入和流出,对于这个我没有把握。可能可以,也有可能不可以。中国一旦出事,是没有人能救你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需要谨慎。

    我一贯认为中国应该先把汇率的形成机制改善好,再谈论资本项目的自由化。如果我们这个汇率自由化走得很好,那么有助于资本项目,减少了很多套利的空间。

    胡祖六:中国的经济开放度是非常高的。在贸易上开放的经济跟资本管制产生越来越尖锐的矛盾和冲突。因为中国已经是第三大贸易国,在全世界前十大贸易国里面,中国是唯一继续实行资本管制的国家。我认为,这些年来中国资本账户自由发展的条件已经到位,时机已经成熟。

    当前,资本账户管制难度越来越大,资本流进流出的渠道越来越多,坏处也越来越多。大家对于热钱的讨论频率也越来越高。其实,资本的流动对中国经济是非常有好处的,资本账户的进一步开放,对中国有进一步的促进作用。因为资本管制有非常巨大、隐形、公开的成本,有行政的成本、监管的成本。因此,要清醒认识到资本项目的自由化是有其重要性的,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延伸,我们要大大地推进。

    当然开放资本账户之后的挑战更加大。确实,目前很多条件到位之后我们才能进行资本项目的自由化。进行了改革,尤其是银行体系改革等等,甚至于宏观经济、制度的政策、汇率改革,总体而言,基本上已经到位了,虽然不是搞得很完美。可也没有一个国家搞得很完美的。我们之所以有改革的必要性,这是在高度封闭情况下形成的。

  人民币应该如何升值

    余永定:2005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所采取的汇率政策大方向是完全正确的。这种政策方向不应该因现在的经济形势有所变化而改变。同时我想强调,我不能接受反对升值的声音。我认为要强调的不应该是“要不要升值”的问题,而是“如何升值”的问题。我认为有5种升值的办法:

    一种是缓慢的升值,每年升3%-5%;第二种是连续的快速升值,每年升值10%到15%;第三种是跳跃式的升值;第四种是央行暂停干预;第五种是实行自由浮动。需要强调的是,缓慢升值固然对企业适应汇率较为有利,但却不利于抑制热钱流入;而快速升值将有利于抑制热钱的流入,但却对企业的影响较大。

    总而言之,各种方法都有各自的优点和缺点,我们应该综合考虑,但是一条原则就是人民币升值的方式,应该取决于它对于通货膨胀、热钱流入、贸易平衡、经济增长等等各个方面的影响综合结果,我们不应该事先排除以上任何一种可供选择的可能性。

    朱民:人们对人民币汇率的关注,过多关注于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水平,我认为这是一个偏差。一季度,人民币对美元升值4.2%,人民币对日元贬值7.8%;如果从2005年6月21日改革开始到现在来看,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整体累积升值17.2%,但是人民币对欧元是整体贬值9.8%,人民币对日元是升值了4.5%。

    人民币的汇率不是简单只对美元,这是一个结构的问题。很多人都在讨论,人民币升值的底线在哪里?这个假设的底线就是对美元的升值,这个问题本身是错的,这个问题不存在。因为人民币的汇率不仅对美元,也对欧元和日元。所以我觉得讨论问题,要把问题讲对是很重要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民币汇率的水平不可能有一个底线。

    哈继铭:紧缩的货币政策本身也包括人民币汇率的升值。美元可能在今年底,明年初具备见底回升的条件,而这可能意味着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终点的出现。热钱的流入自然也会有所减少。中国资本外逃现在看还不是一个很大的担忧,一些资金流出的话,可能交易成本也比较高。

  人民币的国际储备货币之梦

    朱民:对世界和中国来说,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人民币从弱货币变成强货币。对中国和世界来说,中国从一个债务国变成一个债权国,仅仅20年的时间,全世界的债权主要集中在亚洲和市场经济国家,全世界的债务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20年以前,所有的外汇储备集中在日本、美国、英国、法国。今天70%以上外汇储备集中在亚洲和其他的市场经济国家。这个世界借钱的人和有钱出借的有很大的变化。

    债权人的货币才会成为世界性的强货币,而不是债务人的货币成为强货币。美国以前是债权人,现在这个阶段只是一个过渡阶段,这个时期的结构一定会变化。所以在这个时候考虑中国的汇率更多是考虑人民的利益。从现在发展的趋势来看,人民币有可能成为世界上的国际货币和强货币。

    余永定:人民币成为国际强势货币可能会是一个比较长远的问题。我们当然希望中国越来越强大,中国在世界上已经是第三大贸易国了,但是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是比较低的,发言权是比较少的。

    目前,人民币在周边国家也被使用和接受,这可能是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第一步,但是我认为真正成为一种国际储备货币还有非常遥远的道路,这是一种遐想。(记者 苗燕)

 

  热点2

    金融开放什么是“好的开放”

    什么是资本市场“好的开放”?昨日在沪举行的“2008首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给出的答案是:如果对外开放的程度和力度有助于创造有效、有序竞争的格局,这种开放就是适度的,即“好的开放”。他说,中国证监会已着手对中国资本市场开放进行全面回顾和总结,以便据此为今后的开放提供更好的规划。

  有序推进资本市场国际化

    与开放相关的“国际化”被祁斌视为发展资本市场的五个要点之一。祁斌在阐述市场开放时,更多地从市场发展的视角对此问题进行审视。他指出,各经济体的经验和教训证明,发展的差距往往由资源配置效率的差距造成,而在此过程中,资本市场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竞争力&r

点击排行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