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中的大公司和CEO实录

华股财经 2008年05月29日 10:17:43 来源:《中国企业家
字号:T|T

  公司的另一种价值:那些在灾后第一时间挺身而出的商业力量,它们不但在维护生命的尊严,亦在维护商业的尊严

  文 | 本刊记者 李岷

  一个震动中国的时刻,一个“定格性”的黑暗时刻。北京时间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

  这是发育了30年的中国商业社会第一次面对数万同胞瞬间罹难的大事件。如何应对、怎么救援、什么态度、能否组织与动员相关力量,是顷刻之间放在政府、军队、公司、NGO、媒体等等组织面前的严峻挑战;官员、企业家、雇员,包括所有中国公民,面对这个“定格性”时刻交出的答卷,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他们不可抹消的自我定义。

  汶川、北川,那几个几乎从未在中国商业版图上被人注意过的地名,因了那一瞬间,却即刻成为中国商界关注、甚至运转的中心。

  我们必须向那些在震后第一时间即挺身而出、以各种形式手段投入到抗震救灾中的商业力量表示敬意——它们不仅在奋力抢救生命、维护生命的尊严,亦在维护商业的尊严。

  回看32年前唐山劫后,在废墟里、在交通线间忙碌奋战的主要力量是人民解放军——政府在当时能惟一紧急动员起来的队伍,而其后的救灾与重建资金,只有财政买单、人民银行支援。32年来,中国社会历经数次大天灾,救灾主体开始多元化,商业的力量、公司的责任逐步清晰而深刻地显现(参见P47-51页所附图表)。我们不禁感叹,中国商业,确已到了而立之年!

  然而,在灾情最危急、人命关天的关头,“中国商业成熟与否”这样的话题无能、无力、冷漠、苍白、几无意义。因此,我们看到了一向高举企业社会责任大旗并且确实身体力行的王石与万科,由于出言不慎,在这次赈灾中遭到网民的严厉批评。固然,商业有它的逻辑、企业有它的逻辑、企业家有他的逻辑,但社会、公众亦有其强大逻辑。每一个有远见、有智慧的商业领袖,都应该既是商业繁荣的创造者,也应该是让商业逻辑与公众逻辑有效对接的积极推动者,特别在当下许多共识尚未达成、正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

  大灾当前,无数人重读关于过去灾难的记录与回忆,而笔者重新翻看的是德鲁克60年前的经典著作《公司的概念》。本来,这是一本德鲁克向美国最大工业公司通用汽车致意的书,却遭到通用最高领导人斯隆的排斥,因为斯隆认为该书提出大公司应受公共利益的影响,是对通用的公然不敬,他本人反对任何可能给公司带来超出经济职能的权利、权力和责任的事务。该书出版40年后,德鲁克在1983年版跋里写道:“今天我们知道通用汽车公司的态度是不合适的,无论它是多么合乎逻辑。”他在美国大公司崛起的20世纪40年代即认为,除了大公司的组织形式、大规模生产的技术,美国商业社会的特征还将由第三点因素决定,那就是:大公司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我们的社会信仰和希望。

  在汶川大地震这次严重的公共事件之前,中国大公司,在多大程度上呼应,乃至感召了中国人的社会信仰和希望?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这个国家前进过程中一个沉重的顿点。和此前所有的灾难一样,它将成为中国记忆的一部分,继而被超越。在废墟之上,在救灾重建的过程中,我们看到,这个国家正向更加透明、多元的方向位移;我们看到,这次大难有可能成为NGO在中国勃兴的全新出发点;我们看到,所有的人,都在此刻放慢脚步,去除诸多虚妄之念,回味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之可贵……如此种种,无不托举着一个健康、有活力的商业社会的成长。

  或许,人类总是勇于前行,同时善于遗忘。不过那令天地崩裂的一刹那,多多少少加速了中国商业和中国社会向人本价值的回归。明天终将不同。

  [引 文] 公司的另一种价值

  [央企篇] 拯救东汽:“我们是兄弟”

           中国化工:一切从救灾实际出发

           运营商的“生死时速”

           中粮:给喊饿的孩子们食品

  [人物篇] 震中:失踪四天的CEO

           梁冶中:“我只是想让 自己大五岁”

           互联网“三人帮”:“哪怕只救出一个人”

           王石的尴尬

  [行动篇] 第一时间,给灾区送去希望

           国寿“收孤”

           从台北直飞成都

           Wiki的力量

  [NGO篇] 2008,中国NGO元年?

          壹基金的震后240小时

          友成的绵竹示范点

          志愿者:仅有精神是不够的

  下面我们推荐几篇精彩文章,如需阅读更多附文,请阅读《中国企业家》杂志

  王石的尴尬

  在沸腾、火热的语境中,高调展示理性,很容易被贴上冷漠的标签

  文 | 本刊记者 何伊凡

  王石蹲在椅子上,喝着罐八宝粥,他刚勘查完水库回来,旁边坐着位女网友,专心记录他喝粥间隙说的每一句话,她自称是王石的粉丝,为老王最近痛挨板砖而不平。

  这里是四川省绵竹市遵道镇,街上两侧的楼房已无法判断本来有几层,两三页课本在风中翻滚,本来应该长满金花梨树的田野,放眼全是蓝色的帐篷。

  风暴源自捐款事件。地震当天,万科捐赠了200万元人民币,在舆论中,这200万元被频频拿来与万科2007年48亿元的净利润相比对。

  “这是万科一贯的做法。第一,我们不会去采用立台募捐的方式;第二我们也不会自己决定拿多少钱,要由股东大会决定。”王石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他还条分缕析地做了计算:万科股东大会批准每年可为慈善捐助1000万元。今年特殊,年初的雪灾就捐了300万,再加上其它公益项目,今年只剩下200万元的额度了。

  5月15日,王石写下了一篇为他和万科引来无限口水的博客,他这样申辩“万科捐出的200万元是合适的,即使(董事会)授权大过这个金额,我仍认为200万元是个适当的数额”。“万科对集团内部慈善的募捐活动中,有条提示:每次募捐,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其意就是不要让慈善成为负担。”

  王石已不愿回忆写这篇博客时的心情,只是承认说了一些“赌气的话”。5月15日晚,他已来到四川,在北川和都江堰,他看到军队向里开,灾民向外冲,缓慢的运输,残破的楼宇,“不到现场,那种生命的顽强和无奈你根本没法感受到。”王石说,此刻万科的救援队也开始一个镇一个镇地送物资。

  第一次赴川,王石目的是研究震区中的住宅,分析其受损情况。他苦苦思索的一个问题渐渐找到答案,即万科对灾区最有价值的努力方向在哪里?

  王石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黄卫、四川省建设厅厅长杨洪波等在抗震应急指挥部沟通。他希望选择一个点来参与重建,先建过渡房,再建正常的住宅。万科选中了遵道。王石在都江堰等地发现政府力量非常强大,相对而言,企业可以做的事情不多,而遵道灾情严重,80%的房屋倒塌,四位镇长中有三位遇难,政府力量薄弱。

  来遵道之前,万科谨慎征求了新镇政府的意见。“按照我做四年NGO项目的经验,一定要先和政府接触,不要觉得政府一介入肯定没效率,把双方摆到对立面。”王石说,“很多企业有钱、有人,但是参与不进来,因为他们不知道在赈灾中如何与政府对接。”最简单的例子是,抢救伤员时不分什么私人空间和公共空间,谁的房子都能拆,但到了重建阶段,哪怕是搭避震房的用地也要政府出面协调,更不用说拆除旧楼了。

  5月18日,万科第一批工程机械推开挡在路上的残砖断瓦,驶进遵道,早在附近驻扎数日的草根志愿者一起鼓掌。“我们热情很高,但没有装备,不能提供效率最高的援助”,来自唐山的志愿者武永辉指着一个临时仓库说,“这里面方便面吃两年都够了,我当时问镇长最缺什么?他说是临时住的地方,21号就会下大雨。”

  5月20日,万科发布公告称:在遵道镇为重灾区临时重建、灾后恢复与重建工作为纯公益性质,不涉及任何商业性(包括微利项目)的开发。万科为该项工作的净支出为1亿元人民币。

  此公告并没有把万科带出网络舆论的漩涡,“显然是危机公关,以此来挽救公司及王石个人形象,说明不是出自最原始的本意,是被动的”。有网友在天涯上发帖说,类似评价人气颇高。

  关于王石“公开道歉”的消息通过那位女网友迅速传播,“一是伤害了网民的感情。二是造成了万科员工的心理压力。三是对万科的公司形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在这里对广大网友表示歉意!”但据记者现场记录,王石多个前提下的歉意,不如说是为写下那篇讨论捐款博客的悔意。

  万科参与救灾的过程,延续着王石一贯冷静的思维,他相信条理和秩序,认为这是商业力量能在灾难中持续发挥作用的基础。这次他只对了一半,另一半是,在沸腾、火热的语境中,高调展示理性,很容易被贴上冷漠的标签。

 

  互联网“三人帮”:

<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