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能源价格进一步调整迎来良机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25日 07:41:59 来源: 字号:T|T

  ◎ 在当前压力减轻之时,我们需要尽快调整,为压力再次加大创造更大的空间,而不是沉醉于暂时的轻松无所作为,待到压力再度来临之际手忙脚乱。

  ◎ 实际上,此次电力调价通知最后一条规定,“电网经营企业对电力用户的销售电价暂不做调整。电网企业因上网电价提高而增加的购电成本支出,纳入下次销售电价调整统筹解决”,就已经埋下了进一步释放潜在通货膨胀压力的伏笔。

  ◎ 在当前压力减轻之时,我们需要尽快调整,为压力再次加大创造更大的空间,而不是沉醉于暂时的轻松无所作为,待到压力再度来临之际手忙脚乱。

  ◎ 实际上,此次电力调价通知最后一条规定,“电网经营企业对电力用户的销售电价暂不做调整。电网企业因上网电价提高而增加的购电成本支出,纳入下次销售电价调整统筹解决”,就已经埋下了进一步释放潜在通货膨胀压力的伏笔。

  梅新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

  国际市场油价大幅度下跌、国内账面通货膨胀率下降、世界其他国家通货膨胀率屡创新高……在此背景下,无论是考虑必要性,还是考虑可行性,我们都正在迎来能源价格进一步调整的良机。

  压力减轻 尽快调整

  首先让我们审视能源价格调整、特别是油气产品定价机制与国际接轨的必要性。只要油气产品定价机制没有与国际接轨,在中国市场开放度已经较高、且国家高度重视避免损害制成品国际竞争力的情况下,如果国内外油气产品存在价差,基本上就只可能是国内价格低于国际价格。为什么?因为如果国内油价高于国外油价,必将激励进口,包括合法的进口和非法的走私,走私所受激励将尤为显著,同时过度提高中国制造业成本,将中国制造业置于不利的国际竞争地位。

  昔日走私狂潮之下“万里海关,全数失守”的景象人们记忆犹新,赖昌星也尚未归案,我们的决策者不应该制造条件激励再次出现这样的场面。相比之下,维持国内油价低于国际市场价格,有助于增强国内制造业竞争力,至少还是个次优选择。而在这种局面下,我们要付出何等代价,相信通过近一两年的热烈讨论,公众对此已经耳熟能详。

  进一步考察,与众多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已经达到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率相比,我国通货膨胀要温和得多,而这种局面在相当程度上是依靠强有力的价格管制措施赢得的,包括对能源价格的强力管制。

  仅仅在1月9日到14日一周之内,国务院就为强化价格监管召开了两次会议,修改了《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对操纵市场价格、不执行临时价格干预措施的企业的处罚力度显著加大;提出了加强市场价格监管的四项措施,其中包括近期禁止提高成品油、天然气和电力的价格,不得提高供气、供水、供暖、城市公交等公用事业价格以及学校的学费、住宿费收费标准;明确了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及的临时价格干预措施所针对的具体商品,粮、油、肉、禽、蛋、饲料、液化气等重要商品被纳入,对达到一定规模的生产企业实行提价申报,对达到一定规模的批发、零售企业实行调价备案。

  不能不承认,上述价格管制措施体现了中国政府强大的行为能力,但相应也埋下了不少潜在通货膨胀压力。这些压力终有一天必须释放出来,否则必定严重扭曲市场。

  近日,政府提高了火电价格,根据发改委的通知,自2008年8月20日起,全国火力发电(含燃煤、燃油、燃气发电和热电联产)企业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2分钱,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同步调整;此次电价上调,以及前不久提高成品油价格,就是逐步释放潜在通货膨胀压力之举。而且,上述价格管制规定也明确指出,当价格显著上涨情况消失后,应及时解除临时干预措施;表明决策者们明了适时消除价格扭曲的必要性。

  我们认为,中国这一轮通货膨胀带有鲜明的外部输入特征,其中国际市场大宗初级商品价格的暴涨发挥了重要作用。

  目前,初级产品市场已经发生重大转折,原油价格从高位大幅度下跌,以至于传出欧佩克考虑减产保价的风声,玉米(资讯,行情)、大豆(资讯,行情)、小麦(资讯,行情)、铜期货价格自从今年创造最高纪录以来已经下跌20%以上,覆盖24种初级产品的标准普尔高盛商品指数(GSCI)8月11日与上月3日的最高点893.859点相比已下跌20%以上。

  然而,在这种形势下,我们仍然需要继续重视潜在通货膨胀压力,因为我国仍然是能源和粮食的全球价格洼地,国际市场大宗初级商品价格的下跌仅仅是减少了国内外的价差,从而让我们能够以更小的震动将国内外价格接轨,却没有改变价差存在的基本现实。何况国际市场大宗初级产品价格均以美元标记,上述价格下跌幅度均以美元计算,然而美元兑欧元等其他货币正在反弹,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从贬值趋势反转的压力也在快速积累,这对于国内未来的价格压力可想而知。考虑到人力成本上升的长期态势,潜在通货膨胀压力就更不可忽视了。

  在当前压力减轻之时,我们需要尽快调整,为压力再次加大创造更大的空间,而不是沉醉于暂时的轻松无所作为,待到压力再度来临之际手忙脚乱。实际上,此次电力调价通知最后一条规定,“电网经营企业对电力用户的销售电价暂不做调整。电网企业因上网电价提高而增加的购电成本支出,纳入下次销售电价调整统筹解决”,就已经埋下了进一步释放潜在通货膨胀压力的伏笔。

  出口竞争对手

  实力大增

  然后审视能源价格进一步调整的可行性。这种可行性首先源于国际初级产品市场的大幅度下跌,原油价格跌幅之大,以至于欧佩克成员国有意减产保价。此时将成品油、天然气定价机制与国际接轨,即使价格会有所上浮,上浮的幅度也将明显低于前些时候调整的情况,对我国宏观经济的负面冲击会小得多。毕竟,我们开展任何政策调整的时候都需要力求缓解冲击力度。

  基于同样的理由,我国国内消费价格指数下降给能源价格进一步调整创造了较为宽松的环境。经历了2—4月的高峰之后,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总体上正趋向下降:1月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7.1%,2月为8.7%,3月为8.3%,4月为8.5%,5月为7.7%,6月为7.1%,7月为6.3%。既然账面CPI数据已出现较明显下降,那么,逐步放松价格管制措施,释放潜在通货膨胀压力,正当其时。

  对于我国这样一个出口大国而言,在开放的经济环境下,能源价格调整必须防止损害我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换言之,我们要力求避免让我们的可贸易品产业在与国外主要对手竞争时承受更高的能源价格,从而损害其国际竞争力。如果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国内能源价格高于我国,如果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国内能源提价,或是其竞争力由于其他因素而遭到了显著的削弱,那么我国提升能源价格的可行性就可以提高几分。审视我国出口产业的主要竞争对手,他们面临的恰恰是这样的局面。

  我国是一个发展极不平衡、先进制造业部门与低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部门并存的大国。相应的,我国出口产业的主要竞争对手分两类,在先进制造业部门,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美、欧、日发达国家;在低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部门,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越南、印度等国家。促进先进制造业部门发展自不待言,对于低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部门,我们持有双重态度。一方面,我们期望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包括传统产业从低增值的制造环节渗入高增值的销售、研发、品牌环节),部分低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最终必然要转移;另一方面,在这些低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部门中有着数以千万计的劳动者,他们要想提升职业技能,从而得以转入新的部门就业,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农村和中西部还有数以千万计的劳动人口希望在这些部门寻觅就业机会,所以,我们又不能让这些部门转移太快,即使转移也要优先推动他们向国内中西部转移,或是以内资企业海外投资的方式向外转移。所以,我们还是需要注意防止过度损害其国际竞争力。

  在先进制造业部门,发达国家能源价格本来就高于我国,在这一轮油价上涨中又上升了不少。根据美国劳工部19日公布的数据,美国7月份批发物价指数环比上涨1.2%,同比上涨9.8%,为1981年以来最大同比涨幅,远远超过此前市场预期的0.5%。其中,能源价格继6月份上涨6%之后,7月份又上涨了3.1%。既然如此,我国调整能源价格,不至于明显损害我国先进制造业部门的相对竞争力。

  在低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部门,在油价补贴的沉重财政压力之下,印度、越南、马来西亚之类国家要么也大幅度提高了国内油价,并有可能进一步提价;要么国内宏观经济稳定性不佳;要么兼而有之。

  6月4日,印度和马来西亚相继提高国内成品油价格。印度国内汽油价提高11%至每升50.52卢比(1.19美元),柴油提价9.5%至每升34.48卢比(0.81美元),每罐煤气提价17%,这是印度今年第二次提高成品油价格,也是该国12年来最大一次提价。而且,根据印度石油和天然气部长穆利·德奥拉的意见,如果同国际油价接轨,印度国内汽油价还需要提高50%,而柴油和煤气价将翻倍。马来西亚汽油价从每升0.92林吉特(约0.61美元)提高至2.70林吉特(0.87美元)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