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创业元老金蝉脱壳 牛根生系套现超120亿元

华股财经 2012年08月13日 17:31:05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牛根生系”金蝉脱壳

  依次离开的原蒙牛元老们,除了隐匿在慈善背后的牛根生之外,

  纷纷在乳业开辟了新的战场,一个新的“蒙牛系”战队呼之欲出,

  似乎正要上演一出新的大片

  2012年7月31日,杨文俊谢幕。作为最后一个留守蒙牛的原创始团队的高管,他的离开,或许意味着蒙牛至此已经彻底告别从前的自己。

  从当年“空手套白狼”建立与伊利并驾齐驱的乳业帝国,到立誓“打造百年老店”,再到“三聚氰胺”及其后一系列产品质量及商业运作丑闻,从“绝不减持蒙牛股票”到如今与蒙牛再无瓜葛,牛根生一手打造的“蒙牛传奇”称得上是中国商业史上绝无仅有的一部长片。

  而今,随着央企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粮”)及欧洲最大乳企爱氏晨曦(ARLA Foods)成为蒙牛乳业(02319.HK)最大的两个股东,蒙牛身上的“牛氏印记”也在一步步淡化,正步入一个新时代。

  而依次离开的原蒙牛元老们,除了隐匿在慈善背后的牛根生之外,则纷纷在乳业开辟了新的战场,一个新的“蒙牛系”战队呼之欲出,似乎正要上演一出新的大片。

  高层换血完成

  连任6年蒙牛总裁的杨文俊的离开其实早有先兆。2012年4月,中粮集团旗下中粮地产原副总经理孙伊萍空降接替杨文俊成为蒙牛乳业总裁兼执行董事。

  2009年7月,中粮联手厚朴基金收购蒙牛乳业20%的股份并成为其最大股东之时曾承诺:三年内不插手蒙牛的经营。如今三年之约刚到,中粮即果断出手,足见其改造蒙牛之心切。

  蒙牛公告称,“在杨先生及团队的管理下,本集团持续发展,并成为中国乳制品行业的领导者之一,业务已上轨道,杨先生认为是时候辞去本公司董事一职,以求可发展其个人事业。”

  “这已经给足了杨文俊台阶,无论如何,在这几年间他都应该为蒙牛发生的所有食品安全问题负一定的责任,无论是他还是牛根生或者是其他高管的离开都是如此。”一位接近蒙牛的业内人士对本刊记者表示。

  “当年如果不是中粮出手,蒙牛早岌岌可危了。牛根生选择央企背景的企业来接手蒙牛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广州市奶业协会会长王丁棉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

  2008年爆发的“三聚氰胺事件”曾将蒙牛拖入巨大的资金危机。其2008年财报显示,当年亏损9.24亿元人民币,超过其2007年全年利润,与此同时,其股价也一路狂泻。

  2008年11月,在一个企业家的聚会上,牛根生称公司遇到严重的资金问题,可能被外资恶意收购,并一度激动落泪,而在会后,牛根生还写就了那封流传甚广的“万言书”。此举得到了包括联想的柳传志、新东方的俞敏洪及中海油的傅成玉等人的支持。

  尽管当时中粮并未现身,但牛根生所宣传的“蒙牛危机”却成为二者合作的催化剂。

  “从这个合作带给双方的利益来说,蒙牛获得的远比付出的大得多。食品安全问题已令市场对蒙牛的信任度大跌,品牌形象也严重受损,并引发了经营风险。”王丁棉认为。

  就在中粮入主蒙牛前夕,蒙牛闹出了另一桩丑闻。2009年2月,蒙牛被指特仑苏添加剂OMP不合法,经卫生部等六部委组织专家研讨认为,尽管该产品不会伤害人体健康,但未经卫生部批准而添加OMP违反了《食品卫生法》,并擅自夸大宣传产品功能。

  在中粮入主之后,从财务数据上来说,蒙牛渐渐恢复了元气。蒙牛乳业财报显示,2009年其全年利润约为12.2亿元人民币,已恢复至2007年的水平,而2010及2011年两年的利润分别为13.6亿元及17.9元亿人民币。

  这并不代表蒙牛的品牌形象也恢复如前。尽管输入了央企的血液,以销售导向战略野蛮生长的蒙牛依然保持着在产品质量和社会责任感方面的严重缺陷。

  据不完全统计,以下为“三聚氰胺事件”后蒙牛涉及的一些食品安全案例:

  2010年4月,陕西周至县马召镇18名学生饮用蒙牛核桃奶后食物中毒;2011年4月22日,陕西榆林市700多名小学学生喝完蒙牛学生奶后食物中毒; 2011年11月,广东省工商局第三季度雪糕饮料食品质量监测中发现蒙牛12个批次的雪糕被查出菌落总数及大肠菌群超标;2012年12月,国家质检总局在对液体乳产品进行的抽检中,蒙牛乳业(眉山)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批次产品被检出致癌物黄曲霉素M1超标140%。

  这自然会令身为央企、当以社会责任为重的中粮感到难堪。2012年3月底中粮董事长宁高宁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企业发展一定要以质量为最首要考虑,其次才是规模、盈利等,因此他不满意蒙牛过去3年的表现。”

  再造蒙牛之困

  “要想改变蒙牛的基因必须从换高层开始,否则即使中粮有什么意图也执行不下去。从这三年的发展可以看出,蒙牛与以前毫无区别,仍然是靠砸下巨大的营销广告费用来维持市场份额,就是这种无序扩张使奶源供应紧张,从而成为三聚氰胺事件的推手之一。”王丁棉说。

  2012年6月15日,蒙牛又引入了一位新股东,欧洲最大的乳品企业爱氏晨曦(ARLA Foods)。在中国和丹麦两国政府多位领导人的共同见证下,蒙牛与爱氏晨曦在哥本哈根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后者以22亿港元入股蒙牛,持股约5.9%,成为继中粮之后的第二大战略股东。

  爱氏晨曦并不单是入股,还将在未来逐步参与到蒙牛的管理中去。

  “与爱氏晨曦的合作无疑将为蒙牛在奶源管理、质量可追溯及产品研发等各方面带来实质性的提升。”宁高宁在解释这个合作时表示。

  与此同时,蒙牛却又爆出一桩丑闻:一位西安的大三学生的一篇《我在内蒙古的十天--蒙牛冰激凌代加工点实习记录》揭露了蒙牛代工厂脏乱差的真相。

  面对此事,孙伊萍展现了新蒙牛的新作风:快速应对,坦率认错。这与蒙牛过去拒不认错、推诿责任形成了鲜明对比。

  “新的蒙牛,我希望是非常开放透明的,跟社会各界达成很好的共识和沟通。”孙伊萍强调。

  在上任100天之际,孙伊萍曾举行了一次投资者会议,制定出了蒙牛的四大方向改革:加强与中粮集团及爱氏晨曦的合作;增加自设牧场比重,及要求合作伙伴把生产程序标准化;增加销售点的渗透及品牌推广,优化销售模式;引入系统化管理平台。改革的重心在于解决蒙牛以往的食品安全痼疾,重塑健康的品牌。

  在具体措施上,孙伊萍砍掉了1.5吨以下的小奶站,并关停了300家代工厂。

  “蒙牛最大的问题是粗放的经营方式,必须要改变它的经营理念。我认为孙伊萍首先要补课,因为乳业和中粮的其他产业不同,她对乳业可能还不是很了解。”东方艾格高级乳业分析师陈连芳对本刊记者表示。

  而中粮对百年历史、拥有成熟经验的爱氏晨曦将给蒙牛带来的新基因寄予了厚望。爱氏晨曦副总裁Lillie Li Valeur曾表示,会将其150年经验之精华“Arla花园”质量管理体系全面教给蒙牛,使其奶源质量得到保障。

  当被问及未来将如何参与管理时,爱氏晨曦负责中国事务的高级副总裁Frede Juulsen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获得两名董事席位就是第一步。”事实上,中粮也是花了三年时间才接管蒙牛,爱氏晨曦尽管急于打开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但也不可能很快就能在蒙牛有所作为。

  尽管蒙牛在中国名声并不好,但爱氏晨曦并不介意,Frede Juulsen告诉本刊记者,“我相信蒙牛是个前景很好的公司。我们与蒙牛的合作是为了保障其获得持续的增长及赢得消费者的信任。”

  蒙牛乳业2011年财报显示,其液态奶收入占集团收入90.1%,市场份额仍居中国第一,而净利润率提升至4.3%。蒙牛的新管理层预期蒙牛可以达到10%至12%的复合年增长,并进一步提高市占率。

  这或许是中粮及爱氏晨曦的信心所在。

  12下一页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点击排行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