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地区 > 正文

湖南:“三化”之上还需一化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谢宝康
字号:T|T
  “湖广熟,天下足”。中国最具有传统农业优势的中部省份湖南,已经明确提出要加快“三化”(即城市化、工业化、农业产业化)的进程,除了当地呼吁20多年的长株潭一体化最近得到中央政府的认可以外,他们还提出要加快新型工业化的速度,以期追赶沿海发达地区的经济成就,实现“富民强省”的目标。   在众多的路径选择中,湖南似乎选择了一条最快但也是最难的一条路。按照中国社科院最近发布的《工业化蓝皮书》的分析,湖南与青海、新疆等13个省区一样,尚处在工业化五个阶段的初期阶段。   要在这个没有多少工业基础的地区通过搞新型工业化实现带动全省经济发展的目的,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也是显而易见的。除了工业基础薄弱、传统农业社会思维模式的惯性外,发展工业化本身在今天的中国还面临环境、资源和市场等诸多方面的制约因素。   两周前,湖南召开两会,省长周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回顾过去五年工作存在的问题时,“思想还不够解放”、“经济结构不够合理,增长方式仍然比较粗放”、“经济增长的资源环境代价较大,节能减排任务艰巨”、“公共管理和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有待提高”等成为湖南面临的主要问题。   这位中国目前最年轻的省长还补充说:“我们一定要增强忧患意识,高度重视,切实解决这些问题。”应该说,这些问题总结得很全面,也很有概括性,但从哪里开始解决呢?   湖南一位教授在引述一位原广东的领导干部评价湖南时,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广东人眼里,湖南人很聪明,智商很高。广东人说湖南人都是诸葛亮,我们是刘备。但诸葛亮再聪明,还是为刘备打工。诸葛亮那么聪明的人,让刘备几句话哄得团团转,以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是什么道理?湖南缺乏经济的帅才,缺乏高水平的企业领袖。   说实话,不久前我曾有机会接触湖南当地的许多官员和文化界的人士,也从经济社会、历史人文等方方面面去探讨和询问湖南经济和湖湘文化发展的关系,尽管善于思辩的湖南人有不少深刻的分析,但我还是认为,这位原在广东的官员说法是值得湖南方面深思的。   在过去改革开放的30年,湖南为什么发展相对滞后?且不说新型工业化,即使是传统工业化,湖南为什么也没有更快地发展壮大起来?尽管湖南本地也有一些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但为什么至少在广东人眼里仍然没有涌现出大批的经济帅才和企业领袖?近代以来,曾经出过很多顶天立地的思想家、军事家,甚至在当代也曾有许多文化现象引领风骚的湖南人,为什么在“经世致用”的文化底蕴下,没有出现大批优秀的企业领袖呢?那些“敢为天下先”的湖南人都去了哪里?   市场经济的主体是企业,没有大批优秀的企业家,就谈不上真正搞好工业化。而企业家是需要生长环境的。据我所知,分布在广东、北京、上海等地的湖南籍的优秀企业家大有人在。   学广东、学浙江、学福建,人们容易看到他们今天的经济实力和工业化程度,其实,更重要的是要研究他们在一个30年前同样是工业基础薄弱的地区怎样实现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中西部地区的人士会说,他们改革开放搞得早,有诱人的优惠政策、他们会打政策的擦边球等等。但是,人们往往忽略了东南沿海地区的官员们,如何在当年那样颇有争议的政策环境中,一步一步地寻找突破口,逐步建立起一个相对比较宽松的、市场化的制度条件,为企业创造了一个规范的、安全的投资环境,只有企业自主地发展了,才有了今天人们看到的地方经济实力。   现在,30年将要过去了,面对东南沿海地区的产业转移,中西部地区认为终于轮到自己了,要大力招商引资,开出各种优惠政策,甚至一个省的各地区之间还争的你死我活,目标分解到各级干部的人头,但仍然收效甚微。为什么?投资者要的不是你现在给的有多优惠,而是担心未来的经营环境。“敲锣打鼓欢迎,关起门来打狗”在全国各地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   “南方”一词,在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进程中,有其独特的含义。全国尤其是中西部地区都在“向南看”,湖南也向南看,湖南的南面是广东。因为地缘上的因素,湖南历来也都是向广东看的。   这次冰雪灾害最严重的湖南郴州,与广东一山之隔,多年以前就提出要做“粤港澳的后花园”。去年6月,湖南长沙还承办了泛珠三角区域“9+2”合作行政首长会议和经贸洽谈会。7月,周强省长在参加完香港回归十周年的庆典活动后,还专门抽时间去广东深圳考察访问。湖南人去外地上学打工、经商投资,首选地也是广东。应该说,广东的情况,湖南人最了解、感受也最深。   现在广东提出要进一步的思想解放,那么湖南呢?   一个在读小学的孩子要实现跳级的目标,光凭蛮干是不行的,还需要有超常的智力和科学的学习方法。在一个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要实现跨越式发展,必然也需要超常的思维方式和特别的保证条件。对于要通过新型工业化来加快全省经济发展速度、实现“富民强省”目标的湖南来说,这个超常的思维方式就是要更大胆的解放思想;这个特别的保证条件,就是要有更大胆的制度创新。   思想解放和制度创新,落在一点,在我看来,湖南要实现“三化”,必须首先以市场化为制度条件。对于一个相对比较落后的地区来讲,办企业、搞投资,最缺乏的也是以制度化、法制化、公平化、透明化为核心的市场制度条件。只有通过市场化制度建设、完善了市场秩序、有了规范的投资环境,才能带动工业化,推动城市化,农业产业化最终才有了出路和市场保证。   对于现阶段的湖南来说,围绕市场化进行制度创新,具体地说,要以土地制度、金融服务、劳动力资源等市场的基本要素建设为主线,探索并大胆突破现有的体制瓶颈,改革政府管理经济的方式,为企业发展和企业家的成长提供创新的土壤和环境。我们不妨假设,如果湖南的市场化制度建设有所突破和创新,形成与其他相邻地区的比较优势,湖南的各级政府官员就不会再为招商引资犯愁。   周强省长在总结过去的经验时说了句话:“始终突出体制机制创新,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开放。”事实上,通过新一届班子的努力,我们也看到在科学发展观的理念下,湖南已经做了许多大胆的尝试,比如在提出发展新型工业化的同时,就针对地方官员竞相攀比GDP,形成了一套专门的考核体系,并且突出了环境资源、节能减排等一系列硬约束指标;还比如在长株潭一体化获得中央政府批准之后,湖南方面就提出仿照大部制的思路建立统一规划和协调的组织管理机构,等等。   对于湖南来说,尽管要面对的挑战还有很多,但有一点是不能回避的,一个传统的农业大省要实现新型工业化的成功转型,必须补上市场化制度建设这一课。   在整个中国都处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关键阶段的背景下,其实湖南遇到的问题也是整个国家在这个阶段不可逾越的障碍。如果湖南能够在“思想再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的基础上,通过更加市场化的路径,实现“科学发展、社会和谐”的目标。也许对整个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进程都具有积极意义的。   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期待湖南有更进一步的突破。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