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地区 > 正文

开县实录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程汝鉴,冯宗茂
字号:T|T
  渝东北的最后搬迁者   从重庆到万州,从“一圈”的核心到“两翼”之一的渝东北。   发展位于三峡库区腹地的万州经济,已成为重庆市委、市政府加快库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决策。他们希望万州的发展能够辐射拉动库区内其他区县的经济发展。   库区的发展牵动着历任市委主要领导的心:前任市委书记汪洋直言“中央叫我来就是为了解决库区问题”;去年12月到任的市委书记薄熙来,一上任就到万州、开县、云阳等地进行调研。   “去年,万州区委、区政府确定了今后发展目标,要把万州建成全市‘一圈两翼’发展格局中的重要增长极,成为重庆市统筹城乡发展的第二大城市、渝东北及三峡库区的经济中心、和谐稳定新库区的示范区。”3月31日,人民银行万州中心支行副行长陈应福介绍说。   由人行万州中心支行管辖的9个县区是重庆库区经济的一面镜子。   据统计,三峡工程蓄水淹没了这9个县区的300多个龙头企业。110万人的移民搬迁量中,万州辖区占了70%。   “矛盾在我们这里充分体现出来了。今年,三峡要蓄水到175米,6月必须完成第四期搬迁任务,这是最后一期,主要在开县,他们的压力最大。”陈应福坦言。   3月,透过薄雾,站在185米高的开县新县城往下望去,在旧开县县城里,推土机正紧张地进行机械拆除。   “我们是最后一批移民县,老县城里还有七八百户居民没走。今年6月底必须搬完;9月份,旧县城将被淹没。”人民银行开县支行纪检组长刘建军指着旧县城的工地说。   来自重庆市移民局的消息说,3月底,万州最后一批2430名移民已搬到璧山、永川新家。   搬迁仍是渝东北库区的话题,对当地经济的发展仍然有着挥之不去的影响。   “作为在库区的央行派出机构,我们既要支持当地经济发展,又要执行宏观调控政策。要适应库区经济的长远发展,不仅要引资,还要把项目引准。”陈应福认为。   随着面积达3平方公里的开县千年古城即将沉于水中,三峡工程蓄水将达到预定标高;而面积达20平方公里的开县新县城的崛起也将代表着开县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一幅农村金融发展的多维画卷已逐渐清晰地展现出来。   为穷人服务的扶贫开发社   开县经济的现状是重庆库区经济的一个缩影。   位于大巴山之南的开县是国家级贫困县,面积3959平方公里,“六山三丘一分坝”。人口158万人,其中,农业人口138万人。常年外出务工人员46万人,劳务输出收入年均3亿元。2007年,农民人均收入3610元。其中,贫困人口15.5万人,年均收入1680元;人均收入680元以下的为3.9万人。全县443个行政村。其中,市级贫困村112个。   “开县是农业大县、贫困大县、资源大县,也是库区最大的移民搬迁县,受淹面积、财产损失也是重庆库区中最大的。”开县扶贫开发办公室副主任钱锋坦言。   为加快搬迁后开县经济的发展,生猪、肉兔养殖,柑橘、中药材种植已成为开县农业的四大支柱产业。“县委、县政府的目标是,将开县建成渝东北的重要增长极、生态环湖县,率先实现全面小康。”人民银行开县支行副行长刘兴祥介绍。   在“实现全面小康”的过程中,开县扶贫开发社(小额信贷机构)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1997年,社团法人、开县扶贫开发社正式由县政府发文成立。11年来,他们借鉴尤努斯模式,帮助山区贫困农民发展短、平、快种养业项目2.4万个,覆盖20个特困乡镇,受益农户年均增收800元以上。   “11年来,扶贫开发社累放贷款2.5亿元,受益农户近10万户,40多万人。”扶贫开发社主任周永亮透露。   为彻底解决山区贫困农户的贷款难问题,近年来,县扶贫开发社迈出了三大步:   2006年12月,他们抓住开县被列为“奖补资金扶贫小额贷款贷户试点县”的机遇,在9个乡镇、50个贫困村中开展了试点。到今年2月底,扶贫开发社共投入小额贴息贷款2142.9万元,发放农户4423户,帮助农民发展短、平、快种养项目1000多个;资金到户率100%,项目成功率98.9%,回收率达96.2%;受益农户年均增收750元以上,1500多户贫困农户脱贫致富。   2007年11月,在开县被确定为“重庆市贫困村村级发展互助资金试点县”后,在6个贫困村建立了互助合作扶贫协会。目前,共吸收发展协会会员701户,覆盖农户近4000人,筹集村级基金124.05万元,已有1200多个农户递交了入会申请和借款申请。协会被当地农户称为“建在自己村中的穷人银行”。   2008年3月3日,为探索产业化扶贫新路,帮助农民增收致富,扶贫开发社安排小额贴息贷款100万元,由已经流转土地的山区药农承贷,重庆大巴山中药材开发有限公司担保,三方联动,共同打造中药材基地。基地建成后,年产值可达2500万元以上,可带动1800户山区药农。   “扶贫开发社的实践填补了山区金融服务的空白,探索了新的扶贫方式,提升了贫困农民的信用意识,有效地抑制了高利贷。”刘永祥对扶贫开发社称赞有加。   不过,刘永祥也提醒,这一试点模式有着资金来源不足和内部管理有待加强的问题。“县委、县政府很支持扶贫开发社的工作,为解决目前的资金来源困难,县政府准备把扶贫开发社改成贷款公司,但控股问题不好解决。”他透露。   无疑,作为重庆市两个农村新金融机构试点地区之一,开县扶贫开发社的金融服务实践已经在农信社“一统天下”的幕帐上撕开了一个引人注意的口子。   即将变身的农信社   “扶贫开发社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他们的客户,我们不做,特别贫穷。小额信贷市场基本上是包袱,全县已经饱和了。”开县农村信用联社(以下简称开县联社)主任袁兴义不屑地说。   存、贷款市场份额均居全县金融机构第一的开县联社即将变身为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开县支行,在转变的前夕,开县联社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焦虑和压力。   “我们的存贷比过低,富余资金较多,有18亿元。这使得联社的效益总体不理想,去年,只实现利润1650万元。这是最突出的一个难题。如何拓展业务,贷款营销是难点。”袁兴义皱着眉头说。   现在,开县已成为众多金融机构觊觎的一块宝地。据有关人士介绍,国开行已在这里投资七八个亿,进出口行预计将投资5个亿,重庆银行已设立了分支机构,三峡银行很快也要设分支机构。汇丰、花旗银行去年和今年都来开县考察过,对当地养殖业的封闭式运行贷款模式很感兴趣。   这一切似乎和开县较低的存贷比有关。   据人行开县支行提供的数字,到2007年底,全县各项存款余额125.73亿元,各项贷款余额仅为29.53亿元,存贷比23.49%,比万州低17个百分点,比重庆市低52个百分点。   “蛋糕很大,竞争很激烈。不过,重庆银行也好,三峡银行也好,汇丰银行也好,他们的信贷市场都在城区,我们的优势在农村,定位在个人业务,利润来源主要靠个人贷款。我们要巩固、发展、做深、做细潜在的农村客户。”袁兴义称。   有着69个网点(其中,城区11个)的开县联社已把目光锁定在了当地信贷市场的专业大户。   “我们要针对大户,设计新产品,如规模养殖大户、个体经商大户等。他们的平均需求在50万元至100万元之间。但按照贷款条件,他们又都是不能支持的,因为他们没有抵押、担保物品,这个矛盾相当突出。我们现在巴不得把资金运用出去,现在就缺一个融资平台,如组建一个专业担保公司,为这些专业大户服务。”袁兴义不无焦急地说。   统计显示,开县联社目前的贷款结构为:农户贷款11亿元,个体工商户、中小企业贷款2.4亿元,煤矿、建材、房地产贷款3000万元,住房按揭贷款5000万元,移民安置贷款5000万元,下岗再就业贷款4000多万元。   “中央银行实打实地支持了库区经济的发展。但我现在对农信社有点担心,主要怕不良贷款反弹。他们的企业贷款、房地产贷款比较多,在大项目上集中使用资金,如出现风险,不良率就易上升。”陈应福坦言。   来自万州中心支行的统计表明,万州辖区的9家县级联社已经在去年底前全部兑付了央行专项票据,金额3.8亿元。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