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地区 > 正文

江西调查:什么妨碍了农民种粮积极性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傅旭明
字号:T|T
  ■本报记者 傅旭明   农产品结构性价格持续上涨及其传导效应影响到整体中国经济,其主要原因是近年来农民种粮积极性减弱。3月底,国务院出台一系列的财政支农政策,在今年预算安排“三农”投入5625亿元、比上年增加1307亿元的基础上,中央财政再增加252.5亿元投入,主要直接补贴给农民,支持农业和粮食生产。那么,这样的惠农政策是如何执行的?能否真正起到提高农民种植积极性的作用?近日记者赴江西农村调查采访。   “多种粮油作物赔钱”的样本   4月3日晚,江西省都昌县左里镇城山村楼下自然村组长金寿,跟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算了种粮、种油菜、种棉花三笔比较账。   金寿一家四口人,共有责任田10亩,去年他用6亩种棉花,只有4亩种水稻。   先算去年种水稻。这里可种水稻早、晚两季,两季亩产量相差无几,分别是每亩900斤。国家收购保护价为每百斤72元,粮商贩收购价为每百斤76元,这里是按粮商收购价算,每亩一季获毛收入684元。主要成本开支为:单季每亩需要测土配方复合肥约110元,各种农药每亩100元,农机打田(已经很少使用耕牛,因为耕牛饲放养成本更高)每亩60元,割稻(因为村里主要青壮劳力都外出打工,只能从其他村错开互请劳动力帮忙)每亩70元,买秧盘每亩需要50个,每个5角钱共25元,种子每亩36元,抽水灌溉每亩50元,薄膜每亩7元。总计每亩458元。单季每亩毛利226元。他介绍,从2006年开始政府发放一些粮食补贴,2007年粮补增加,第一次按承包面积发放粮补每亩10元,第二次按水稻实际种植面积发放粮补每亩41元,加上刚才核算的毛利早稻共获每亩277元。晚稻价格略高为每百斤84元,每亩900斤收入为756元,开支基本相同,也按458元算,毛利为每亩298元。晚稻粮补较少,只有每亩7元,晚稻共获每亩305元。也就是说在有粮补的情况下种水稻,两季每亩获利总计582元。   而金寿根据去年种棉收入和化肥种子等各项开支的核算,可获每亩1500元。与种水稻相比较,棉花种植只需一季栽种,收棉季节长,劳动强度较小,而种水稻两季间双抢气温高,劳动强度大,另外棉花还有增产潜力,这样看来种水稻自然不如种棉花。   金寿向记者表示,今年越来越多的村民都在考虑要不要减少种粮面积,因为根据今年开春的情况,种粮农资和劳动力各项开支会较去年进一步增大,他估算:单季每亩测土配方复合肥可能涨到165元,农机打田需要每亩70元,割稻80元,抽水灌溉、秧盘、农药种子也相应每亩各增10元,合每亩增开支95元,早晚两季共增开支每亩190元。他说,尽管已经从村委会知道国家会进一步增加粮补的额度,但总是有限的,即便是可以赶上新增的开支,从上面算的账来看也会是越多种粮越赔钱。   再来算算种油菜:油菜籽亩产150斤,价格每斤1.6元,每亩收入240元。各项开支为:测土配方复合肥每亩55元,耕田每亩30元,农药和硼砂等其他各种养分每亩20元,共支出121元,每亩毛利为128元,加上国家种油菜补贴每亩10元,总计138元。记者还调查了解到,如果种油菜,在收割后再种水稻,早晚两季都要推迟15天左右,而且种油菜后农田肥力大减,不仅影响种粮产量,而且增大后续施肥成本,所以现在村民基本上不选择在主要农田种油菜,最多为了自己吃油而在自留地或新开荒地种油菜,更多的村民选择买油吃,这里菜籽油价格为每斤7元。   记者还从江西省农业厅市场处了解到,江西油菜籽生产正面临困境,与全国连续三年油菜籽播种面积和产量下滑一样,根据江西省统计局的有关数据,2007年全省油菜籽播种面积581.1万亩,较上年减少47万亩,减幅7.5%,产量37.45万吨,较上年减少5.38万吨,减幅12.6%。   粮补被农资“吃掉”   金寿所说的今年种粮成本增大,主要指的是化肥农药等农资价格上涨过快。   4月4日记者找到了左里镇农业技术服务站在楼下村蹲点的负责人祖达。以前他曾主管供销社的生产资料,农资市场化供销社撤销后,他一方面负责农业技术指导,同时还仍向农民提供少量化肥农药的销售。价格是他从批发商手里拿货的价格上加3%-5%。他还把他去年和今年化肥进账价格做了比较:2007年,钾肥每吨2020元,今年“两会”前每吨3250元,现在每吨3600元。2007年每吨尿素1790元,今年初每吨1950元,“两会”期间是每吨2100元,现在已经涨到每吨2500元。2007年,测土配方复合肥每吨1840元,今年“两会”期间每吨2850元,现在已经每吨3100元。2007年磷肥每吨363元,现在是每吨550元。据他测算和估计,今年春耕农资价格平均涨幅将达70%。   他提醒记者注意,今年农资价格上涨经历了“两会”期间的停顿期,而“两会”明确进一步加大支农政策后,价格又立即上扬,这说明化肥等农资价格上涨除了上游产业资源价格上涨的外部因素,同时也存在农资供应商、批发商等生产流通环节哄抬价格的人为因素。他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在加大支农资金投入的同时,注意监控农资价格的走向,否则投入再多也会被农资企业“吃掉”。   他还建议国家改变支农的重点,这些粮补分散到农户不起什么作用,不如加大农田水利和农村道路基础设施建设的力度。他认为,农村最需要的能起到作用的小型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粮食增产技术推广实验项目,前者可降低生产成本和扩大粮食可种植面积,后者可发掘粮食种植效率。   支农资金无缝执行   记者采访看到,每个农户家里都有一本被称为“一卡通”的存折,可以在农信社通兑。   4月5日,记者见到左里镇农业信用社主管粮补业务负责人晓芹,她向记者介绍说,农信社方面负责为农户立账户和现金兑取,资金完全由省农信部门直接划拨到每个账户,即只负责发钱。她说,具体账归财政所管。   都昌县财政局设在左里镇的财政所所长刘玉林向记者确认了晓芹的说法,支农粮补资金实行封闭运行,“管钱的看不到账,管账的见不到钱”。记者采访时有少数农民反映,有些地方有多报种植面积现象,或是乡一级和村委会一级都有可能截流。刘玉林说,粮补去年分四批发放,最主要的部分还是按以前农业税时期的计税面积作为依据发放,而这些数据镇政府的税务所和财政所都有历史记录,是比较可靠的和真实的。至于种植面积申报的水分,他认为,国家发放的粮补资金平均额度很少,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农民可能多报一些种植面积,也可以理解,如果太离谱,财政所也会去核实的。至于中间截留,这是万不可能的,财政所直属县财政局,和省财政局、国家财政部直接对接,县政府、乡政府和村委会都排除在运行环节之外。   此前,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司长胡静林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时也介绍,“支农资金一竿子插到底,我们的钱可以说是从国库直接通到农民口袋,通到农民存折上,中间环节省、县一级根本就见不到钱。”   高农产品价格是现实也是趋势   既然粮补只能起到象征意义的作用,那么究竟什么办法可以调动农民种粮,所有的采访对象都对记者表示:提高粮食等农产品价格。金寿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水稻的价格就是每百斤60元,过了二十多年,什么价格都涨了,粮食价格还没有动,农民要不是为了自己吃粮,一亩粮也不种。要是农资价格一直涨下去,农民自己也只好买粮吃,那时候就真正麻烦了。”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负责人刘永好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这样阐述:“以前农户一家三口种粮,现在是三口买粮吃,粮食价格自然应该涨价。”   财政部科研所副所长刘尚希认为,从未来的趋势看,食品价格刚性很强,不会因为涨价而不吃饭,所以对CPI影响更明显。而且,农产品涨价本身有其历史合理性。“期望食品价格回到过去的价格,那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合理的。”   目前高农产品价格城市居民显然不接受,更多的观点认为,通胀引发点就在农产品价格上涨。不过,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08年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韩俊却说,“我希望中国的农产品价格涨上来就不要跌下去,我希望不要过多地指责农产品价格的上涨是通货膨胀的根本原因,因为事实不是这样,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到一项研究可以证明,中国三次通货膨胀高峰的根源是农产品价格的上涨。”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