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地区 > 正文

红塔萌动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程汝鉴,苏丽
字号:T|T
  在各省经济发展的重点地区,农信社正经历着力度更猛烈的淬炼。   云南省玉溪市即如是。   目前,以昆明为重点,由昆明、玉溪、楚雄、曲靖4市组成的滇中城市群已成为云南省经济发展的核心区。   统计表明,滇中4市的面积占全省的24%,人口占全省的35%,地方生产总值约占全省的一半,烤烟产量占全省的61%。   作为滇中城市群的南大门,玉溪市经济表现出了不同的特质。   “我市经济总量位居昆明市之后,排第二。但人均生产总值在全省最高,财政收入最高。去年,人均生产总值近3000美元,农民人均收入5000元以上(全省农民人均收入2900元左右)。在全市1区8县中,红塔区经济总量最大。”6月6日,人民银行玉溪市中心支行行长戴红高介绍说。   一个经济如此发达的区域,已经成为了各家金融机构眼中的经营宝地。   “红塔区除农信社之外,还有工、农、中、建、交、广发、华夏、城商行、邮储行等金融机构,但只有我们和城商行是法人。”红塔农村合作银行(以下简称红塔农合行)董事长王伟华博士告诉记者。   6月7日晚,中国人民银行宣布,提高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商业银行的准备金率已达17.5%的历史最高值。这已是央行今年第五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   在从紧的货币政策之下,玉溪市信贷市场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一季度,我市各项贷款投放增速放缓,全市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比年初增加8.02亿元,增加3.08%;同比少投放18.03亿元,增速放缓9.09个百分点。”人行玉溪市中心支行的一份分析报告称。   宏观调控中,红塔农合行感到了压力。   “央行的贷款按季考核对我们压力很大。”王伟华坦承。   5月末的统计表明,红塔农合行存款余额39.7亿元,贷款余额23.5亿元,不良贷款率5.6%(五级),盈利700多万元。   “玉溪市农信社改革成果明显。在全省16个地州中,兑付央行票据比例最高,达60%多。红塔农合行去年9月在全省第一批就拿到了3700多万元票据。”戴红高赞许地说。   改革试点的实践证明,在农信社这支庞大的队伍中,不同产权制度的农信社,其利益取向逐步分化——农村合作银行的经营模式和发展路径开始展现了不同之处。   萌动,已经开始。   打造“亲和力银行”   距离昆明市90公里的玉溪市红塔区,面积1004平方公里,人口40万人,有9个乡镇(坝区7个、山区2个)。   根据玉溪市委提出的“三优一特”发展思路和“把红塔区建成全省第一个生态区”的目标,红塔农合行把信贷重点指向了中小企业、农户和个体工商户。   “我们这里是‘大三农’,城乡结合部的中小企业、农户和城镇个人90%以上都是我们的客户。”王伟华坦言。   红塔农合行的股本结构和贷款结构说明了这一点。   据红塔农合行提供的数字,全行机构投资者为23户民企,股份占比53%;其他1000多自然人股东为职工、居民、小民企。全部贷款中,60%投向中小企业,20%左右为农户,其他为消费类贷款。   “区内农户的地太少,农户的自有资金已经满足农业生产需求。目前,坝区农户小额信贷授信额度为10万元,山区农户为5万元,额度太小,农户没有积极性。中小企业没有限额。”王伟华解释。   争夺客户的激烈竞争,迫使红塔农合行做足了“区分”的文章:好客户只执行基准利率,稍差点的在零到10%之间上浮。   “好客户很在乎利率。不仅靠利率,在每个乡镇,我们都建立了一站式服务中心,省去客户的很多麻烦;在信贷方式上,有了很多改进。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打造一种‘亲和力银行’的形象。”王伟华说。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该行的城区贷款服务中心业务分为个人、票据、公司三大类。乡镇服务中心设两个,一个为贷款服务中心,实行敞开式服务,业务分为个人、客户执行、公司三大类;另一个为结算服务中心,实行柜台式服务,开展存、取款业务。   贷款服务中心的流程是:由信贷员接单,然后送信贷审查委员会审查,限时15天内给予答复;对优质客户建立“绿色通道”,信贷员接单后,要立刻送信贷审查委员会;凡急等用钱的客户,下班以后也可以办。   “地方银行要以‘关系型融资理论’为基础建立信贷业务模式。这通常涉及软信息的使用。这些软信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替代财务数据等硬信息,部分弥补中小企业因无力提供合格财务信息和抵押品所产生的信贷缺口。”对‘关系性融资理论’颇有研究的王伟华认为。   现在,红塔农合行鼓励和要求信贷员们同客户打成一片,了解客户的个人性格特征、家庭历史、家庭构成、经营情况、个人信誉等各种个性化信息。   “只有在信息上做到对称,信贷决策才能迅速,服务才能快捷,手续才能简便——这是农合行的核心竞争力。在区域金融服务市场的竞争中,农合行只能更灵活、更亲民化,灵活性是地方银行服务方式的灵魂。这样,客户才能感到更方便,拉近与农合行的距离。”王伟华深有感触地说。   权力制约尝试   在红塔农合行,一直为人所诟病的“农信社‘三会’制度流于形式”问题似乎得到了改善,成为该行的一抹亮色。   “我不批不管贷款。”董事长王伟华直言。   记者了解到,红塔农合行的信贷流程是:   首先,由信贷部、风险管理部、分管领导组成的5人审贷委员会独立完成把关工作。   其次,贷款1000万元以上的,由行长主持审贷委开会讨论,通过后,报董事长;董事长对该贷款有否决权,但没有审查权。1000万元以下的贷款,由副行长主持审贷委讨论,通过后,报行长;和董事长一样,行长有否决权,但没有审查权。200万元以下的贷款,由贷款服务中心直接审查,通过后,报副行长;和行长一样,副行长有否决权,但没有审查权。   “这种机制,保证了任何事情都不能让一个人说了算;不能先入为主,要主要靠制度,做到权力的互相制约、互相监督。”王伟华评价。   行里的监事会在这种机制中也发挥了作用:审贷会每次开会,监事长必须列席,检查会议的合规性,能否做到独立完成。会后,监事长在会议纪要上签字,以证明审贷的合规与公正。如有问题,监事长要负责追查各个环节的责任,如调查环节是否真实、审贷环节是否是根据条件进行。   权力的制约已经产生了令人满意的结果。   “我们的历史包袱已经没有了。除了央行票据的支持外,其他,这几年都已经核销掉了。现在,只有1亿多元大跃进时代留下的和十几年前形成的不良贷款挂在那儿。”2002年到农信社工作的王伟华透露。   大法人?小法人?   云南省联社提出,分两步走,建立省农村合作银行的规划在全省农信社中引起了不同的反响。   “发达地区不愿加入省农合行。”省联社驻普洱市办事处主任纪德荣称。   红塔农合行对省联社筹建省农合行表示了不同意见。   “上级给的目标是多重的,我们也不知道省联社的目标能否实现。本来,我们自己可以做成农商行,引进战略投资者。我们认为,按照200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精神,银监会批不了;另外,以后不是独立法人了,我们也没有积极性,班子都很悲观,这不利于全行的稳定。中国很缺小银行,如果银监会放开这个口子,就没有小银行了,这不利于多元化的发展。村镇银行的规模太小,可以忽略不计,但如果农信社也变成省法人的话,中小企业和农户将得不到服务。我们认为,改革应是阶梯式的发展。”王伟华摊开双手有些无奈地说。   人民银行玉溪市中心支行对当地农信社的改革表示了担心。   “省级管理部门对下边的法人地位没有充分的尊重,干预过多,资金统得过死,下边的独立法人地位没有体现出来。”戴红高认为。   “我们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搞成大法人还是小法人,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我们原来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如果搞成省法人,我们就不必有自己的想法了。我作为省联社的理事,已经向理事长打报告,提议省联社要谨慎走出这一步。”王伟华不无忧郁地说。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