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地区 > 正文

重灾安县会否为GDP疯狂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字号:T|T
  20日下午,从绵竹去安县,一股氨味在随风弥散,走出十多里,再开车窗,仍然刺入眼鼻,直到进了安县和清镇,才敢按下车窗来通风。前方的秀水镇,街面的房屋损失严重,所幸的是人员伤亡相对较少,加之上报灾情并不及时,以至于朋友数天前志愿救灾途经此镇,遭到众多灾民的包围,当夜回成都后,他在某网站空间上发表见闻《被遗忘的秀水》,三天内点击量便达39万之多。再次途经秀水,许多镇民见到我们的车深表感激:有战士来救援过了,有救灾物资运来了,每天有方便面,吃的用的水都有保证。   离秀水往前行不久,清秀的群山让记者感受到了震撼,这几天,日夜面对废墟和弥漫的化工废气,腐毒的废水,每夜在越野车里和衣小睡,在肮脏无处落脚的土坑方便,日夜面对焦作沉痛的脸和悲伤的低咽,感觉都倒转过来,人们千年来习惯的青山绿水和平淡生活,如今,尤其在大灾面前,成了稀罕。那些身在灾区手足失措的民众和坚守职责的工作人员,那些在废墟里挖掘掩埋尸首的战士们,又当如何呢?想起19日下午,在汉旺镇上街亲眼见到那些刚刚挖出十余具高度腐烂的遗体的战士,想起18日上午,在洛水镇养伤的一位20岁的广西籍战士,他对记者描述的红白镇中心校的挖掘场景和惊心残骸……   阳光、青风、碧绿的群山,宁静,这样一幅美好的图景,竟然在灾区的安县出现,出乎初来此地记者的意料。   “安县跟什邡、绵竹不同的嘛,这是农业和旅游大县。”朋友说。   如果没有地震,这里就如其县名所指,安逸得很。震后的公路,已经在中部纵向裂缝,公路两边村民的平房、小楼,尽都开裂。裂缝自顶斜贯到底,前行途中,也间或见有萎垮的废墟。在群山环绕的山谷平地,时见一片绿色的帐篷,这里安置有来自山区、家园全毁的受灾民众。   一家旅游公司的报损单   行间,千佛山、罗浮山、寻龙山、温泉、国家地质公园,旅游胜地接连在眼前晃过。傍晚进入城区,街道边有十米长的菜摊,这使我们大为惊异,一连在几个乡镇和两个城市打转,还没见过哪儿有这么丰富的青菜瓜果出售。   一路所见,使我们对安县的好感剧增,地震之外,这里并未以有害的气体来待人。   为了赶写稿件,找了个尚在开业的小饭馆,这家饭店除了一面墙上的涂层开裂,其他都完好,与之相比,新建的安县政府大楼,不免弱不禁风,该大楼墙体表层纵贯着两道裂缝,把大楼一分为三,因此政府只能在帐篷办公。   次日,来到安县国家地质公园寻龙山采访,这里是著名的海绵生物礁古生物遗址,也有少见的砾岩喀斯特景观,初看接待处主体建筑尚完好,只是有些细小裂缝和墙皮脱落,便以为损失应当相当的低微,没想到投资开发的绵阳蜀龙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殷长贵称,这里的直接经济损失也高达两千多万元。这家公司五年前开始投资开发,三年前方才正式开业,这两年平均年收入八百多万元,今年好不容易通过调整经营思路,使收入快速增长,到5月上旬已经达到四百多万元,却被一下子打回到营业前。而且,人们恐惧地震的心理影响,要消除恐怕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旅游业投资周期长、见效慢,本来就是一个需要耐心呵护的产业。   记者要来了该公司上报绵阳市的报损表。   该表列出了两大类13项损失。   第一大类是景区建筑物。列出的俱已成为危房:接待中心建筑损失69.4万元,附带两台背投电视1.4万元;温泉中心、广场,损伤2813平方米,估算33.6万元,电视机一台,0.6万元;砖混客房3764平方米,损伤估价110万元,七台电视机和其他设备,32.4万元;龙隐镇(该公司开发的古镇景观)客房,1131平方米损伤,估价69万元,电视机四台及空调两部,2万元;龙隐镇景观房,4816平方米损伤,36.3万元;奇石馆160平方米损伤,2.5万元;景观亭榭94平方米,6.6万元。   第二大类是景观构筑物,这主要是基础设施。景区道路,1346米损失,估价58.2万元;温泉浴池404平方米,估价124.6万元,溶洞内部塌陷堵塞估价671万元;水管1100米,12万元;化粪池、氧化池六座,126.3万元;电器线路、电信网络损坏,估价300万元。   这些损失,记者到一些地方实地查看,看来感觉比较实在。   不过,也正是因为感觉比较实在,记者不免有了担忧,做旅游,前期开发时间长,而如今损失大,恢复将会很漫长,这样下去,安县能按捺得住那快速追赶GDP的冲动吗?在此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必定极端饥渴。来钱快的非绿色产业,会趁这个地震巨灾的机会吗?   安县会狂追GDP吗?   21日深夜12点,记者找到了刚刚开完县委常委会的安县县长赵迎春。据赵县长称,震前自己正与某公司洽谈旅游开发合作的事情,对方希望能以两亿美元的投资来开发,正边谈边吃饭,地震了。   中国经济时报:这里的损失——人员和经济损失,我们找有关部门了解了一个大数,您可否从产业的角度谈谈经济损失?   赵迎春:损失非常巨大,全县死亡2000人,失踪600多,受灾面基本在95%,50万人都不同程度地受灾。地震在安县是一个块状,长280多公里,我们有9个乡镇靠近龙门山。两个乡镇高川和茶坪,损失最为惨重。两个地方有一万七千多人,截止到昨天转移出来一万四千多人,另有两千多人在外面打工。茶坪还有五百多,高川有五十多,坚决不愿下山。我们还在抓紧给他们做工作。   对安县产业已造成巨大损失,尤其对旅游打击极其惨重。去年旅游收入有6.8亿,地震中,千佛山所有山体都滑坡,一条景观沟被山体滑坡完全毁坏,无法恢复。我们的十三家温泉酒店,只有少量建筑可以简单修复后使用。工业方面,我们灾前的年产值是38.5亿元,这次损失相当巨大,我们产值和销售收入双双过10亿元的银河建化集团,很多设备厂房,特别是刚刚建起的亚洲最大的铬盐生产线基本被毁。去年农业产值是38亿元左右,今年农业丰收,因此损失也更加巨大。   到今天为止,初步统计,全县经济损失达306亿元。   中国经济时报:包括了房屋和基础设施的损失?   赵迎春:对。   中国经济时报:我们全县去年的GDP是多少?财政收入是多少?   赵迎春:2007年,全县GDP50亿元,财政收入4.5亿元。   中国经济时报:这么说,就是好几十年的可支配财政收入,或者说好几年的全部产值。   赵迎春:是的,安县这么多年的积累……,这次对我们所有基础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中国经济时报:安县的农业好,旅游好,农业相对比较好恢复,旅游产业以后恢复起来会很难吗?   赵迎春:旅游是安县的名片,也是支柱。一定会想办法恢复。温泉恢复起来比较容易,是地下古老的海水抽起来的。千佛山生态恢复比较困难,它是几十年保护发展下来的,去年我们在那里两次发现了三只熊猫。景区可能需要两三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恢复。我们安县在各界支持下一定会尽最大努力缓解损失。   中国经济时报:这次地震,必然改变了你们预先设定的发展进程,过去的规划会有调整吗?会不会在损失惨重的背景下,为了加速发展经济,多上一些可能并不在过去规划之内的项目?   赵迎春:这个要遵循经济发展的规律。目前处于抗震救灾关键时刻,还没有好好考虑这个问题。搜救工作结束以后,接着就要着手重点考虑。根据现实状况和专家的意见,对安县的经济结构调整给出方案。   中国经济时报:也许目前不一定成熟,不过,你们应该有基本的发展理念,地震之后会改吗?比如,目前经济正被地震冲击,同时,东部经济也在转移,会不会让东部的一些夕阳产业,或者说不够绿色的产业在这里找到一些机会?   赵迎春:我们安县过去也走过一些弯路,有些经验教训,比方说,我们曾有比较多的小化工和小煤矿,近些年来,我们一直坚持环保和资源综合利用,对它们进行了整治,现在我们也有些化工企业放在紧靠绵竹的地方。地震之后,生态和环境保护方面,我们一定会一如既往地做下去。   安县新县城规划的工业园,很多企业希望过来,因为安县紧邻绵阳科技城,地理区位也很好,是绵阳通往成都的出口。近期又有好几个交通项目经过安县。   中国经济时报:灾后你们对上面会有什么样的期盼呢?   赵迎春:最近几年,财政收入增长都在30%左右,也还不过是吃饭财政。现在遭遇这么大的地震灾害,的确需要省上和国家的大力支持,才能走上正轨。具体来说,希望能够给予优惠:一是重建方面,民居和基础公共设施受到很大损坏,需要重建。希望国家提供资金支持和优惠政策。二是希望在资金和项目安排方面,扶持安县产业发展,一些项目希望能够放在安县,一些项目希望能够给予更多的资金支持,比如震前银河集团资源重复利用,做得很出色,国家发改委去年就支持了两千万元。   中国经济时报:一路走来,安县和好多地方不一样,很多地方真的很美,希望能继续走下去。   赵迎春:安县政府肯定会咬定生态和环保两块不放的。   希冀   安县最大的化工企业银河集团,是煤矿企业初步发展后引资而来,这正与绵竹和什邡很多重化工和矿产企业一样,可以算是内生资源型经济体系。记者注意到这似乎是这一带工业经济的基本共性。只是安县既已立足并闻名于绿色产业,但愿今后还能如赵县长所述,不至于因为重大灾情导致的损失而在未来迷惑于无法可解的GDP冲动。但愿也有外来之手,来帮助受灾者,共同呵护那还应该属于我们子孙的蓝天和绿水、青山。   (前方记者电话口述,梅雪荣记录)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