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地区 > 正文

东北农民增收陷入困境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刘树铎 ,胡亮
字号:T|T
  本报记者 刘树铎 胡亮 刘晓梅   3月29日,本报记者来到吉林省农安县。   在农安县合隆镇的一个村子里见到于小文的时候,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脸上充满了笑意。   于小文家的砖瓦房很大,院子也比较宽敞,玉米囤子旁边停着不算陈旧的小四轮拖拉机,院子里还有带卷扬机的脱粒机,从外表看上去,这个三口之家小日子还算过得殷实。于小文说,一年靠这机器也能挣不少钱,粮食的收入反而不是主要的了。据他说,村子里像这样的家庭还有几家,基本上把全村的粮食从脱粒到运输的活计都给承包了。   同行的村里人告诉本报记者,在村子里,像于小文这样的村民算是比较有脑子的,勤快、有想法,能想法子赚钱,但绝大多数的村民并不是这样,基本上靠种几亩地粮食维持一年的生计,日子过得可就截然不同了。   算算农民的种地账   种一亩地,到底投入产出有多少?几个村民给记者掐指算了一笔账(以下是按一晌地十亩计算的每亩投入产出):种子需要70元,2006年是50元;化肥需要275元,2006年是200元;农药大约需要20元;种地还需要其他的费用,比如雇佣车、马等“牛具”钱,大约130元;秋后收割季节,还需要雇佣机器进行收割、脱粒等,约180元左右。这样算下来,一亩地的成本大约在700元左右。在农安县相邻的德惠市和榆树市,大部分都是水田,种水田的成本中还要增加抽水用柴油的钱。   少数丰收年景每亩地能收2500斤到2800斤,但正常年景,玉米的收成基本上在2000斤左右。今年玉米的价格基本上在每斤0.6元左右,比去年便宜了3分钱到4分钱,算下来,一亩地所产出的玉米能卖1100元—1200元左右,也就是说,扣除成本因素,每亩地大约能剩下500元左右。在东北的农村,一般人均土地是2.5亩左右,如此计算,纯土地的年收入是人均1300元左右,现在政府是按人均345元进行补贴,加起来一共是1500元。按三口之家计算,每户人家一年到头年收入是4500元左右,而这些钱,正好是第二年的种地投入。   化肥涨价了,柴油涨价了,种地的成本自然也上去了,从今年的情况来看,每亩地的种地成本大约涨了100元到200元。受采访的农民告诉记者,可别小看这一二百元钱,这在农村可是能解决大问题的。   “现在,人们都说,粮食价格涨了,农民的收入该相应地增加了,但事实上远远不是那么回事。”一位老大爷无奈地告诉记者。事实上,用“除了粮食没涨,其他的全涨了”这样的词句来描述并不过分。   有受访者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农民一直在一个“负债”的怪圈里挣扎。比如,现在又到了开始种地的季节,没钱种地怎么办?绝大多数农户都要依赖银行的贷款。等到年底了,卖了粮食的钱正好够还银行贷款的钱,宁可不花钱也要先还贷款,要不然第二年银行就不给贷了。“贷款种地,种地还贷款”,这就是农民一年下来的“经济账”。   但现在,农民不但要接受种地成本的上涨,还要接受生活成本的上涨。按今年的价格行情计算,到年底,还完银行贷款之后,很多家庭可能就要面临入不敷出的局面了。   农安县一位姓王的农民说,如果一个家庭没什么大的事情,日子也还能应付过去,但要是有上学的,比如上高中或者上大学的,这家人家的生活可就要好好算计算计了。有一点最害怕,千万别生病,虽然现在有新的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但是一旦生病了,还是需要很大的一笔开支。   种地是最主要的生存手段   “今年奇怪了,什么都涨价,咋就粮食不涨价?”这是许多农民在面对记者时提出的问题。没有人告诉他们这是为什么,他们只好懵懵懂懂甚至是稀里糊涂地种粮和卖粮。   一位农民说,去年冬天的时候,粮食刚刚打下来,那时候市场的收购价格才每斤0.52元—0.53元,为了还银行的贷款,很多人都不得不把粮食卖了,等到后来价格稍微高了一点,后悔也来不及了。有些农户种地比较多,相对日子还好一些,不管怎么说还能有点剩余,但大多数农民都在这种恶性循环中挣扎。有些人过日子勤奋、节俭还能应付,但懒一点或者大手大脚的家庭就很难翻过身来。   青壮年出去打工,没什么文化,也挣不到什么钱,一般一个月也就能挣800元到1000元,去掉吃住、路费等成本,一年下来也剩不下多少。自己投资办加工厂,但需要很大的资金,显然不现实。   另外,现在很多农村还存在一些不良风气。婚丧嫁娶都要大操大办,考上大学的要操办,过生日要操办,没什么事情随便找个理由也要操办,操办就要出“份子”钱,也有的地方叫“随礼”,最少的一个家庭一年也要在这方面支出300元到500元,一年为了应付这些,很多家庭实在是苦不堪言。   有受访者告诉记者,现在国家每年都给补贴,但一些比较懒惰的人靠这点补贴就什么正事也不干,地也不种,吃喝嫖赌不务正业。现在大多数农民家里都买了摩托车,有的甚至穿上了一身的名牌服装,但表面光鲜背后是一屁股外债,到年底该愁眉苦脸了。   “不过,大多数人是好的,是正经过日子的。”在榆树市,农民汪德胜说,现在他们最困惑的是今年种什么。前些年水稻行情好,很多人家都把旱田改成了水田,现在一下子水稻行情变得不好了,有些人家又开始盘算着把水田改成旱田,种对了,一年就能多收入点。   农安县的一位干部说,说起农民增收,现在应该还是比较困难,最起码应该说是增收缓慢。很多农民要是种自己的地怎么也能剩个口粮,要是租别人的地,一亩地的租金就几百元钱,再去掉种子化肥等投入,基本上是赔钱。这个问题不是哪个人哪个部门能决定的,国家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但拿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有心让粮食涨涨价,别让农民这么辛苦,但问题是不行,粮食涨价饲料就得涨价,肉蛋奶都得涨价,连鱼也得涨价,小麦一涨价,面包、方便面、饼干一系列都得涨价。再说,农民光靠粮食涨价增收总归是有限度的。   说起农民种地的问题,这位干部说,农民能不能不种地呢?答案是不能,作为粮食主产区的农民,土地依然是他们生存的基础,尽管农民们一遍遍地问自己“现在种粮不赚钱,今后还要不要种田”,但每年春耕的时候他们还是不得不借钱买种来折腾那几亩几分地,毕竟这里有他们一家一年的口粮。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