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地区 > 正文

“可在崇明岛设长三角离岸金融特区”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陆红军
字号:T|T
  根据长三角区域的发展趋势来看,构建离岸的长三角金融特区不可避免。这不是一个有形的特区,而是一个创新型的、柔性的、开放性的特区。整个外管改革创新在建立离岸金融特区方面可以分三步走。   A区域平衡:我国外汇管理新思维   长三角作为我国外向型经济发达地区,集聚着一大批外贸出口尤其是出口加工为支撑的中小企业。长三角两省一市近期公布的统计数据表明,人民币“破七”将成为我国出口外贸业的重要转折点。为此,我想提出一个思路,就是我国外汇政策的改革的目标之一是追求区域的平衡,这个平衡包括三个平衡,即在汇率浮动方面,应保持快升与缓升的平衡;在国际收支方面,应做到流入与流出的平衡;在区域协作方面,应探索国际金融与民营金融的平衡。   平衡之一:汇率浮动中快升与缓升的平衡   4月8日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3月份真实有效汇率,中国为99.81,低于2月份的101.75。与1月份的98.52相比,中国仅升了1%。   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升值5%~10%,CPI在半年后仅减少0.2%~0.4%,三年后累计下降1.5%~3.0%   人民币快升不仅不能使国内宏观经济趋热的局面短期内得以缓解,甚至还可能会给趋热的宏观经济“再添一把火”。用加速人民币升值的方法来抑制通货膨胀的政策并不可取。   汇率弹性的增大和人民币汇率变化的加大,最主要还是从汇率形成的改进和逐步市场化的角度考虑。从分析的角度来看,人民币适当升值或者稍微快一点,有助于抑制中国货币的通货膨胀。但中国是一个大国,抑制通货膨胀不会成为汇率机制改革或者市场汇率浮动变化的主要原因。   缓升也是有代价的,但能给企业一个稳定预期,以防止经济体受大冲击。   平衡之二:国际收支中流入与流出的平衡   以扩大进口为重点缓解对外贸易顺差过大问题。利用当前有利时机,扩大进口,努力增加国内需要的先进技术设备、重要原材料、关键零部件进口和重要物资的国家储备。   以有序扩大资本流出为重点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把“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结合起来。   总体“先流入,后流出”。资金流入主要通过外商直接投资、外债、QFII、B股市场从境外进来;流出则包括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境内居民和企业通过QDII从事境外证券投资、股东贷款到境外做债权投资,这些都在逐步开展。流出遵循“先长期,后短期”原则,主要是指先对外直接投资,然后是债权投资,最后才是证券投资。证券投资的资金流动性最强,需要遵循“先机构,后个人”的原则。   金融机构分步骤削减短债指标,这项工作到今年3月底将全部完成。有一些中资银行反映他们在执行过程中感到短债指标比较紧张,但是也有数据显示一些外资银行,特别是以投行业务为主的外资银行对短债指标的利用率非常低,下一步会不会考虑对指标相对富裕的金融机构进一步缩减。   平衡之三:区域协作中国际金融与民营金融的平衡   长三角既是我国民营金融发源地,也是国际金融发祥地之一,长三角民营经济是我国参与世界经济的重要支柱,也需要国际金融作为转型的支撑。因此,我们要打破壁垒,更好地发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辐射作用,在长三角地区率先调整金融结构,实现各种金融创新,更好地走在全国前列,服务于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   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的活力,从出口贸易与制造业转向金融与投资领域,包括在人民币结算与外汇交易的互动方面。   外汇九条在上海浦东新区先行先试。便利了长三角地区企业运营、节约了成本,将向江苏、浙江更多企业推广。具体来说,就是给予财务公司银行间市场会员可以进入银行间市场于其他会员(主要是银行)进行交易。这种做法能使长三角企业节约结售汇成本。   B关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功能定位的反思与建议   最后我想跟大家分享长三角金融一体化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定位的反思与建议。   首先,应当构建长三角金融特区。这是一个创新型的柔性的金融特区。我们现在探索的外汇制度改革,也许已经在形成一个新的软性的特区,以前我们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定位的时候,对离岸金融始终比较敏感。但是现在根据上海的长三角区域的发展趋势来看,这个离岸的金融特区不可避免。其实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有形的特区,而是一个柔性的、开放性的特区。整个外管改革创新在建立离岸金融特区方面可以分三步走。   第一步通过改革建立框架,就是我们现在做的,第二步通过进一步的创新深化设计,第三步是建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一个新的离岸金融特区。这在其他国际金融中心也有先例。如在伦敦金融城周边就有离岸中心,在岸金融与离岸金融构成伦敦金融中心体系。上海与长三角的腹地很大,完全可在风险控制下实施外汇管理进一步开放。比如上海长三角的离岸中心可以选择在江苏可以选择浙江,或者在上海某一个地方,设立一个金融特区。比如说像上海的崇明岛就很有条件成为一个特区。   第二个要重视长三角的物流金融中心。长三角区域优势除了服务业、制造业之外,还有天然的港口优势,而港口不能只注重吞吐量,更应重视物流金融与航运金融,这是高附加值服务产业。因此,要将物流和金融结合起来,这对于长三角的外汇管理创新会产生非常大的作用,香港的物流与金融合作非常好,对于提升香港金融中心与航运物流中心的国际竞争力起了非常大的作用,长三角也要建立区域性的物流金融中心,这样才能把我们两省一市的协同效应发挥出来,体现一个主动金融的特色。   第三个要倾力搭建长三角财富管理中心。长三角是最富裕的地区之一,金融服务业具有悠久的传统文化。财富管理具有天然优势。财富管理包括:一是主权财富管理,中国投资公司能不能在这里设立一个平台,像中央银行设上海总部一样,还有外汇储备也可以设立一个投资平台,这样能够形成一个国家主权基金在长三角的管理中心;第二是机构财富管理,比如商业、证券、保险、信托等行业均需要在长三角地区整合与发展;还有公司财富管理与个人财富管理更需要得到金融支持与服务。我们最近几年在长三角地区做调研,深感长三角金融一体化的迫切性。所以,要发挥这个区域的独特优势,在资金管理、资产管理与风险管理方面是大有可为的。   第四是长三角金融一体化要立法。区域要通过立法来保障长三角金融一体化。深圳最近做了一个特区的金融促进法,因为深圳是国家的经济特区。从长三角角度来看,这个一体化怎么定位?我认为应当以国家战略为主导,以上海为龙头、江浙为两翼开放型的区域金融创新、金融市场、金融工具、金融机构与金融治理,推动长三角经济又好又快发展,促进我国小康社会建设。长三角金融一体化的定位要明确,然后要立法,而且这个法律不能按大陆法立法,而应按英美法即案例法体系,否则太滞后。   第五是长三角地区的金融能力建设与国际金融人才的培养。长三角的区域金融人才,现在基本上是空白地带,虽然沪浙苏教育资源都各有优势,但是没有很好的整合。比如上海应成为金融国家队基地之一,因为这儿聚集了我国金融要素市场,主要金融机构的骨干大多是中央调派的。显然,上海的特色是国际化与市场化;而浙江特色是民营经济发达、中小企业活跃;江苏则是上市公司、外资与大企业为多。这样形成一个国际金融人才、民营金融人才与公司金融人才的网络,互通有无,目前尤其应在并购人才、私募基金人才、公司上市专业人才等方面加强合作。我们应该吸取美国次贷危机的教训,因为导致次贷危机的重要原因是年轻人或者白领不懂得金融风险去借贷购屋,成为次贷危机的受害者,而同时他们也是造成这次危机的重要因素之一。   最近美国对年轻人做了一次调查,发现只有48.3%的年轻人对于金融投资与经济判断问题是正确的。如只有16.8%的人认为股市收益高于银行收益,有37.3%的人认为联邦债券的收益率是最高的投资工具。在发达国家尚且如此,长三角地区尤其中小民营企业,很多人对金融知识是零碎的,不系统的,他们非常渴望金融知识的普及。我建议长三角区域能不能把每年的5月份,定为长三角金融一体化金融普及周或者是月。因为五一劳动节嘛,人民应该多掌握金融知识,我觉得建立这样一个机制和普及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作者系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本文节选自其在4月21日举行的首届长三角金融论坛上的演讲稿)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