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际 > 正文

财政联盟:夯实欧元体系的稳定基础

华股财经 2012年09月03日 10:22:00
字号:T|T

  甚至是财政联盟也无法解决众多国家当前所面临的问题,如金融不平衡、发展缓慢、失业率高以及缺乏竞争力等。货币联盟可能需要进一步审视成员国所存在的宏观经济失衡的现象。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真正人人共享的欧洲稳定文化

  欧元危机暴露了货币联盟的弱点。有些成员国的金融体系、国家金融政策或经济结构的发展非常不健全。体制结构既未防止其负面影响,同时也低估了负面影响的作用。事实证明,货币政策的基础过于薄弱。这意味着必须要加强和深化货币政策的基础,这样欧元区才能保持其稳定联盟的地位,并重拾信心。

  我们需要明确如何实现这一目标。这指的是联盟的深度以及将责任从各个国家向欧洲的转移。我们一定要找到一种合理的体制,以明确分配责任。这需要达成政治共识,之后还要获得公众的认可,以制定相关的条约和宪法。

  原则上而言,建立一个稳定的货币联盟的方法有两个。首先,成员国要恢复《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及其当前宪法所规定的各项原则。成员国自主制定本国的决策,同时也要承担决策带来的后果,因此成员国一定要提起重视。

  此处的指导性原则是国家主权。因此,制定财政政策和经济政策、确保国家银行和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依然是各个国家的责任。强有力的刺激机制将代替成员国制定以稳定性为中心的政策:严格的全面性政策体制以及成员国的资金市场债务的利率保费(利率保费反映了政府金融政策的合理性)。这种情况下,不存在影响较大的连带责任制度。

  为将这一方法付诸实施,一定要进一步采取防止危机的措施,以巩固当前的体系。这些措施包括刚刚建立的宏观经济监督体制以及制定更为严格的财政政策(其中包括加强监督以及促进政策的实施)、减少赤字以及降低负债比率的决定权依然在各成员国手中,这使公共财政可以在不危及国家偿债能力的情况下减轻宏观经济冲击。

  此外,尽管各国的金融关系日益密切,但依然要加强金融和银行体系的力度,以限制其继续蔓延。若要提高对经济冲击的恢复能力,就要加强监管和金融监督。若安排合理,解决危机的方案(如欧洲稳定机制ESM)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高金融市场的稳定性。

  目前,连带责任的增加可能会给当前的制度体系造成太大的压力。这一风险将逐步扩散,甚至来不及采取必要的控制措施。这将严重威胁到责任和控制措施之间的平衡。

  因此,我们不得不考虑恢复《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这将有助于建立一个真正的财政联盟——一个在当前备受争论的话题。这一想法并不是最近才提出的。早在货币联盟成立以前,德国央行就在讨论这个话题。

  “财政联盟”的定义很难确定,而且其形式可能有多种。若设计精密,财政联盟可能将成为建立一个合理的货币联盟体系的基础。

  然而,甚至是财政联盟也无法解决众多国家当前所面临的问题,如金融不平衡、发展缓慢、失业率高以及缺乏竞争力等。未来依然需要通过有力的巩固措施和结构改革来进行调整。最后,货币联盟可能需要进一步审视成员国所存在的宏观经济失衡的现象。然而,更重要的是货币联盟的稳定性无法保证。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真正人人共享的欧洲稳定文化。

  争论的焦点是连带责任问题。认为只要引进连带责任制就可以解决当前存在的所有问题的想法,同认为单一货币能自动保证经济繁荣的想法一样都是妄想。也许这样的措施可以掩盖经济发展的弊端,但是却无法解决欧洲的经济困境。金融市场的规范作用以及改革刺激机制的影响都将被削弱。

  若不纠正国家经济政策中存在的缺陷,这不仅仅会对以稳定为中心的货币政策造成负面影响,同时还会对欧洲的经济前景造成严重的冲击,而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里,许多国家的经济将迅速赶上发达国家。

  此外,为欧洲提供援助的国家信誉将受到威胁。责任连带制只有在建立财政联盟的最后阶段才能引进,而不是开始阶段。在财政联盟中,尤其要以其他措施来辅助连带责任制,以维持、巩固经济改革和财政整顿的刺激机制。

  这一原则同样适用于金融市场联盟。一般情况下,进一步加强银行监管是较受欢迎的重要措施。欧洲所实施的集中监督是建立一个更加一体化的经济和货币联盟的重要因素。设计和时间安排对财政联盟的建立至关重要,而在这里依然如此。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在借助欧洲基金会对银行进行资金重组时,一定要制定一套全新的体制以进行监督。

  危机的蔓延将破坏责任和控制措施之间的平衡。只有在欧洲建立了一套有效的监督体制,以及投资者和成员国(必要时)对当前存在的危机承担全部责任的情况下,才可以通过欧洲基金会对银行进行重组。

  有关制定新监管机制方面的很多问题尚未解决。在我看来,在建立银行联盟的同时应促进经济和财政的一体化,否则将会给新任监督人员带去太多的麻烦。此外,如果欧洲央行承担下这一责任,在有关利益冲突以及合法要求议会掌控监督决策方面将产生挑战。

  对连带责任制的呼声最高的正是那些面临严重的金融问题且对本国政策的信心极度丧失的国家,这一点并不足为奇。欧洲的各机构本身就提倡欧洲一体化,因而现在它们自然也十分支持连带责任制。

  值得注意的是,提倡连带责任制的国家往往是那些最不愿放弃财政政策权的国家。很明显,连带责任制会带来很多好处,并促使一个国家制定更多的策略;然而财政联盟可能会对一个国家的政策范围产生限制。稳定的联盟不可能以此为基础。这些问题都容易理解。我认为,在放弃国家主权方面,德国要比其他伙伴国开明得多。

  要建立一个以稳定为中心的财政联盟,我认为欧元区国家需要做两件事:制定严格的预算规则,以及将某些地区的主权移交给一个能有效监测各国是否遵守了这些规则并能有效地将这些规则付诸实施的中央机关。

  如果符合这些条件,各国就可以(但并非必须)共同承担某些金融风险。但是再次强调,顺序安排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建立共同应对风险的机制的过程中有多个不同的阶段,各个阶段要根据合理的顺序进行,以防止整个程序出现脱节的现象。

  以稳定性为中心的财政联盟的结构应该是怎样的呢?根据转移到欧洲的职责的多少,财政收入和消费能力在多大程度上被集中化,可以有多个不同的选择。在对现状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我得出这样一个观点:换言之,就是要尽可能将自主权转变为国家财政政策及经济政策责任。

  因此,以稳定为中心的财政联盟制定了多项最低要求,对各成员国不同的经济政策文化加以限制。毕竟,在这一点上,甚至是德国和法国之间,都存在巨大的差异。在德国,政府开支是名义 GDP的46%,而在法国是56%。德国将退休年龄逐渐提高到67岁以应对人口问题,最近法国也将退休年龄从60岁提高到62岁,但在某些情况下法国却会将其降到60岁。

  财政联盟仅限于绝对必需品,该联盟的核心部分是规定了国家债务上限的严格、有效的预算规则。鉴于过去几年的经验,从理想上而言,对此进行监测的应是一个全新、独立的欧元区机构,而不是欧洲委员会或欧盟财政经济理事会。若某国拒绝遵守预算规则,其国家主权将自动转移到欧洲,以确保规则的落实。

  欧洲央行前行长特里谢称之为“排除性联邦主义”(federalism by exception)。欧元区机构可以自行增加税收或缩减开支。只要相关国家将借贷和债务额控制在规定的范围内,该国就可以保留大部分主权以及自主制定财政政策的权力。若是如此,欧洲将保护资金重组——即使相关的国民议会中的大部分人都不支持。

  这一机制可以保证财政规则的落实。然而在建立该机制的同时,欧元区成员国还可以引进连带责任制,例如各国可协力发行有保证券

  在发展到这一阶段之前,需要克服那些较大的障碍。财政联盟需要在各个方面具备民主合法性。这是一个重大的突破。要想实现欧洲一体化,就要放弃国家主权及自我决策权。而只有获得了公众的同意,欧洲一体化才可以实现。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因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这一过程必须要透明化。如果当前的规定或标准为回避问题而建立了一个非透明化的财政联盟,或经常出现政策性变动,这样的联盟将没有稳定的根基,无法保证稳定性。最近的情况表明,在货币联盟中,德国有否决权,再加上当前条约的约束,德国可以保护本国利益。在未来的过程中,德国人坚信在达成一致的基础上可以建立一个以稳定为中心的财政联盟,这样的联盟将会是安全的,不会因大多数人的决议而被轻易推翻。

  我之所以提出这些问题的目的绝不是反对更深层的一体化,事实恰好相反。但是正如当前处于分裂状态的欧元区也存在缺陷一样,深层一体化本身并不能保证货币联盟的稳定性——尤其是在跳过第一步直接进入第二步的情况下。稳定的货币联盟所依赖的不是“欧洲合众国”;若没有稳定的货币以及相应的财政制度,就不会有长期稳定的政治联盟。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