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际 > 正文

全球通胀压力与日俱增 须做好持久应对准备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梅新育
字号:T|T
  国内外通货膨胀压力加大   通货膨胀无疑是当前中国经济的最热门话题。2007年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4.8%,比上年提高3.3个百分点,且各季度平均同比涨幅分别为2.7%、3.6%、6.1%和6.6%,涨幅逐步扩大;2008年2月CPI同比又上涨8.7%,对普通居民生活冲击确实不可忽视。如果把眼光投向更加宽广的天地,可以看到,不仅在中国,在整个世界,无通胀经济增长都已经成为过去,通货膨胀压力正与日俱增:   在美国,2007年各季度CPI同比分别上涨2.4%、2.7%、2.4%和4.0%,2008年1月CPI环比上涨0.4%,同比上涨3.3%。经过季节调整后的2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环比上涨0.3%,同比上涨6.4%,预示着未来消费价格有进一步上涨的压力。   在欧元区,综合消费价格指数(HICP)2007年前三季度同比增长均为1.9%,从9月份开始持续攀升,连续4个月高于欧洲中央银行确定的2%通胀目标,第四季度上升至2.9%。2008年1月,欧元区CPI同比上升3.2%。   在英国,2008年2月CPI环比上涨0.7%,同比上涨2.5%;核心CPI环比上涨0.3%,同比上涨1.2%。   在新兴市场和主要发展中国家,2007年、2008年通货膨胀率分别为5.9%和5.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7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预测),分别比2006年的实际通货膨胀率高0.8和0.2个百分点。2007年,巴西通胀率达到4.46%,比2006年上升1.32个百分点;俄罗斯通胀率更高达11.9%,超过政府预期的8%。   多种因素决定能源和粮食将维持高价   在各类商品中,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尤为引人注目,2005年1月3日,路透社商品指数(以1931年9月18日为100点)、道琼斯商品指数(期货,以1974年12月31日为100点)、道琼斯商品指数(现货,以1974年12月31日为100点)分别为1571.30点、143.153点、190.54点;到2008年3月11日已分别上涨到2933.10点、216.33点和434.82点。在大宗商品中,又以能源、粮食等基础商品的价格上涨最为突出,能源、粮食价格上涨也因此被视为这一轮全球性通货膨胀的“元凶”。那么,这些商品的价格能够在较短时间内止升回跌吗?答案是不太可能。   在初级产品领域,价格上涨是供求基本面因素和投机资本炒作共同作用的结果。以石油为例,在需求方,进入21世纪以来,世界石油消费迅速增长。根据国际能源署各期《石油市场报告》提供的统计数据,2000年至2007年全世界石油日需求量依次为7620万桶、7740万桶、7803万桶、7921万桶、8214万桶、8375万桶、8450万桶和8592万桶。尽管发达国家仍然是石油消费的主力,但发展中国家需求增长更快。根据国际能源机构(IEA)3月11日发布的预测,今年全球日均原油需求量为8750万桶,比去年增长2%,需求仍在继续增长。   在供给方,上世纪90年代世界石油开采和生产投资年均不过2100亿美元,比正常需要少15%,累计少投资3000多亿美元。虽然这一轮油价暴涨以来石油开采和生产投资已经大幅度上涨,但新油田投资从投入到产出的周期通常要3年至10年,90年代的投资欠账几年之内还无法弥补。而且,新发现的油田主要分布在北极、深海之类开采条件恶劣、开采成本高昂的地区,油价上涨还刺激了产油国政府、国际石油公司、产油国地方势力围绕石油收入的斗争欲望,政治性风险已经显著上升。这一切增加的成本最终都会体现到价格上。   更令人担忧的是,世界石油后备资源可能不足。美国能源分析家马修·西蒙斯2001年已经发现,全世界最大的14个油田日产量占全球原油供应量的20%,但这些超级大油田的平均寿命当时就已经接近50年,特别是中东地区5个主要产油国一直都是依靠为数不多的年迈大油田支撑着全世界的原油供应。   不仅如此,石油生产国普遍存在维持油价高位的意愿,甚至素来追求合理油价的沙特阿拉伯也不例外。   在粮食领域,联合国粮农组织2月份发布的报告预计,全球粮食库存将下降到1982年以来的最低点;美国农业部3月11日发布的农产品需求预测报告也预测,2007/2008年度美国小麦期末库存将下降到2.42亿蒲式耳,为60年来最低;全球大米库存消费比为17.1%,为1999年以来最低;全球玉米库存消费比为13%,远远低于安全水平。   问题是除了人的消费持续增长之外,生物燃料的生产脚步也停不下来,而生物燃料生产吞噬粮食的胃口大得惊人。足够一个儿童生活一年的232公斤玉米,不过仅能生产50公升生物乙醇;巴西10公顷土地如果种植用于生产生物燃料的甘蔗仅能维持一个农民的生活,种植粮食则能维持7至10个农民生活。 仅在美国一国,按美国农业部预计,未来几年内美国1/3的玉米产量将用于生产乙醇燃料,而2002年该项比例仅有11%。   不仅如此,农产品种植成本的提高也打击了农民扩大生产的积极性。有调查称2007年农产品价格上涨幅度为30%至40%,农耕成本则上涨了40%至45%。   廉价“中国制造”告一段落   在制成品领域,通货膨胀压力的上升与中国国内劳动力等成本的上升有关。90年代以来,西方之所以能够出现长达10余年的无通胀经济增长,关键是中国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参与了国际生产,廉价的“中国制造”滚滚涌入西方市场,有效地遏制了西方国家通货膨胀的上升。然而,时至今日,“中国制造”的免费午餐终于要告一段落了。此前“中国制造”低成本的关键在于农业部门存在大量剩余劳动力,严酷的就业竞争压力逼迫他们接受常常是很不合理的低工资。同时,中国的土地等成本也相当低(与西方相比)。然而,在快速的工业化进程中,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正日益逼近耗尽的转折点。加上政府开始重视改善民生和收入分配,中国工资水平开始显著提升。与此同时,土地等其它要素成本和进口原料、能源价格也在快速上升,导致中国出口商品成本上升。2007年12月,中国出口价格同比上涨6.6%(进口价格同比上涨8%)。   而且,“中国制造”成本上升的影响无法被印度、越南等其他发展中国家生产和出口的增长所抵消,这是因为除印度之外其他发展中国家人口和劳动力规模远远小于中国,而印度在识字率、基础设施、政府行政效率等对制造业发展至关重要的方面远远落后于中国,且该国这些领域的相对落后深深植根于其文化传统、政治和经济基本制度,不可能轻易扭转。在这个意义上可以判断,世界制成品价格上涨的趋势并非短期现象,而将是未来10年至15年内必须面临的现实。   国际流动性过剩难以逆转   进一步深入考察,可以看到,无论是中国国内还是在国际上,通货膨胀压力加大很大程度上不过是流动性过剩的表现而已。过多的货币追逐过少的商品和资产,通货膨胀随之来临。而世界性流动性过剩,又源于前几年西方国家的宽松货币政策:特别是日本银行的零利率,以及2001年1月到2003年6月美联储连续降息13次。尽管前两年发达国家金融当局一度加息,但次级按揭危机之后的救市举动导致金融市场流动性剧增,美、欧、日等国中央银行向市场注入了数以千亿美元计的资金。他们的大规模注资和降息行动一方面间接扩大了最终需求,另一方面直接增加了商品市场上投机资金的供给。据摩根大通统计,截至2008年2月28日,361只商品基金资产规模达到了980亿美元;上年年末345只商品基金资产规模为800亿美元。就中国而言,中国的流动性过剩直接源于外汇占款渠道的基础货币发行过多,而外汇占款居高不下原因是世界经济失衡,中国国际收支双顺差居高不下,中国贸易顺差(在另一个方面就是美欧对华贸易逆差)居高不下很大程度上又是美国财政赤字居高不下的反映而已。要解决通货膨胀的根源——流动性过剩,需要中国和美欧中央银行、财政等经济部门开展更加广泛、深入、公平的协调,但经济政策的国际协调从来就困难重重,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在可预见的未来还不能够指望通过国际协调根治通货膨胀。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