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际 > 正文

昔日客户成对手联合期货交易平台挑战CME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期货日报 作者:MatthewLeisingJohnLi
字号:T|T
  MatthewLeisingJohnLippert/文 长城伟业期货 李孟来 吴俊/编译   联手倒戈 另立山头   芝加哥对冲基金经理Tom Rubio一直致力于开发自己的利率衍生品交易软件,打理其拥有100人的Breakwater Trading LLC公司。44岁的Rubio是CME在2006年10月决定收购CBOT时的主要反对者。在这两个竞争了一个世纪的期货界巨头合并之后,缔造了全美最大的期货交易所,美国利率期货交易的98%以及期货交易总量的87%都将在单一市场的平台上进行。   CME和CBOT的强强联手改变了业界的格局,Rubio的Breakwater以及其他类似基金都依赖于Merc与CBOT快速、低成本的交易程序,合并后的CME集团借此得天独厚的优势稳居业界龙头地位。Rubio的投资公司拥有大约350亿资产,是美国规模最大、最有权势的基金之一,他将CME与CBOT的合并及由此带来的垄断视作对其生存的威胁。   雄心勃勃的Rubio一直想要开创一番宏伟大业——建立类似于高盛或摩根斯坦利的多元化大型金融机构,如今CME与CBOT的合并对他造成了极大冲击。不过,他的困扰在2006年11月份的纽约之旅中一扫而空。当他漫步在曼哈顿第55街区时,一个想法油然而生:为什么不成立一家新交易所来恢复竞争呢?Rubio决定合作组建一个新的交易所来向CME叫板。他随即向当地最有名的、为美国政府债券提供电子交易平台的国债电子交易系统运营商易速(ESpeed Inc)发出了邀请。Rubio与ESpeed当即进行了临时会谈,ESpeed母公司的主席Howard Lutnick同意让ESpeed为新交易所提供技术支持,并包揽了拉拢投资者的工作。   在接下来的一年内,他们将CME的客户——众多全美一流的大型对冲基金和银行争取了过来。其时,CME集团的并购活动正值尾声。拥有200亿资金规模的大型对冲基金Citadel的运作者——亿万富翁Kenneth Griffin加入了联盟。随后,作为全球电子交易公司代表的Getco LLC也伸出了橄榄枝。花旗集团、摩根大通公司、美林公司以及其他5家投资银行紧随其后先后与该联盟建立了合作关系。   2007年12月,在众多华尔街投行和交易公司的支持下,联合电子期货交易平台(ELX)诞生了,Rubio被任命为交易所主席。这家名为ELX的新交易所,于今年3月在佛罗里达州东南部城市博卡拉顿召开的期货行业协会年会上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入会派对。   交易费用 分庭抗礼   金融期货相比普通的股票交易增长更为迅猛,FIA的资料显示,从2005年到2007年全美期货交易量增长了94%,而NYSE的资料显示股票交易量同期只增长了48%。金融期货领域成为了金融大鳄们的必争之地,ELX也欲在该领域与CME分庭抗礼。   CME去年收取的交易费用单笔最低不到10美分,最高超过1美元,共计18亿美元,其交易会员数目仍然保持增长趋势。今年3月,CME集团同意收购全球最大的能源交易所NYMEX、美国第二大期货交易所——纽约商品交易所,这两家交易所的合并申请已获联邦反托拉斯监管局无条件批准,CME集团并购NYMEX将使CME拥有全美98%的期货交易,进一步奠定其在世界衍生品交易市场上“巨无霸”的地位。   目前市场人士对于手续费是否会提高看法不一,部分人士认为两家交易所联姻将使运营效率提高,有助于交易所将交易费用降下来;而其他人士则表示,合并后的巨型交易所将轻松扫除竞争障碍,可能会导致市场因竞争消失而令交易费用上升。   部分分析家表示,ELX的成立有望打破CME集团成立以来对美国市场85%的期货及期货期权交易垄断局面,促进市场竞争。ELX的优势在于其能够使交易成本得到控制。Faraz Javaid是Citadel高频交易业务拓展部主管,负责使Griffin的交易者能以低成本迅速进行交易。他认为,倘若没有竞争的压力,人们很难知道对于交易所的电子化交易来说,收取多少费用才是公平的。   在CME与ELX冲突的背后,一场更大的战役正在酝酿,这就是场外衍生品交易控制权的争夺战。场外交易市场主要由像高盛以及摩根大通这样的投资银行来运作,主要提供基于利率、外汇、公司信用的互换与期权交易。   场外交易 新辟战场   银行的场外交易衍生品可以根据客户的不同需要按体裁衣,而交易所的期货及期权产品则有标准合约,规定了买卖的价格以及交割时间。OTC时代来临,信贷衍生品市场成为当前发展最快的市场之一。国际清算银行(BIS)的资料显示,不考虑某些商品类合约,场外交易市场的发展是最快的。以在场外交易的用来对冲公司债务违约风险的信用违约互换合约来说,目前的交易量已比去年增长了一倍还多。   过去一年美国经济面临的信用危机使得市场参与者对OTC交易商的信用产生了怀疑,客户需要寻找新的交易途径,这或许将帮助CME在此领域大展拳脚,成功拓展其市场。长期以来,OTC的交易没有联邦或者国家监管机构的有利监督,因此存在很多风险。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在3月向国会提交的金融监管改革计划中提到,交易程序的标准化能够使信用违约互换市场更加稳定。   有市场人士称,银行故意保持衍生品交易的不透明以给予其交易者更多的获利机会,而独立的交易所可以避免这一利益冲突,可依赖其现有的自身优势把这些品种转移到一个更规范、更清晰的交易环境中。   两强相争 鹿死谁手   CME终身主席利奥·梅拉梅德认为,各大银行企图利用ELX来对抗CME集团给OTC衍生品市场带来的威胁。对此,作为战略制定委员会主席的梅拉梅德表示并不畏惧竞争。而ELX方面的Rubio则表示,由于银行、对冲基金以及公司企业最常通过国债期货合约来对利率进行套期保值或者投机交易,因此ELX争夺的首要目标是CME日成交量为4350亿美元的国债期货市场。花旗分析师Don Fandetti认为,这种策略是有理可循的。国债期货以及相关的政府债券既是Rubio的公司擅长的项目,也是ELX的银行以及对冲基金至关重要的交易品种。正如Rubio所言,他们可能会将其1/3的国债期货交易转移到新交易所进行,这足以使ELX在业界站稳脚跟。   ELX的崛起不仅借力于华尔街众多一流银行及对冲基金的鼎立支持,由Lutnick执掌的ESpeed公司也功不可没。纽约的ESpeed是紧随Broker Tec之后的主导国债电子交易的两大平台之一。   摩根大通期货期权全球业务董事长Richard Berliand表示,由于大部分交易美国政府债券的银行以及投资公司的交易桌面都安装了ESpeed终端,ELX的启动资金能够得到有效控制,轻易可达到成本最小化的目的。他把由ESpeed系统控制的新交易所喻为“Lutnick的囊中之物”。   正应了CME集团首席执行官Griffin在今年金融杂志与报纸刊登的广告中的广告词:风险全凭自造。一边是自谋生路打出低成本招牌的新交易所,一边是老牌行业龙头,这两者之间的竞争,鹿死谁手尚不得而知。未来几年,Griffin和他的竞争者也许会为市场渐渐揭开答案。   群儒舌战 暗流潜伏   合并后CME集团的崛起使其与业界其他组织及公司的关系日益恶化。一些大型期货经纪商相信,合并没有平等地考虑交易所和经纪商的利益。著名期货公司Fimat首席执行官Patrice Blanc认为,事实上,交易所的合并对于期货交易委托机构是一种严重的威胁。   交易商们需要通过自我壮大,与那些试图摆脱他们的交易所相抗衡。正是与交易所合并后扩大市场份额的趋势对抗,ELX应运而生。在3月举行的FIA年会会议上,摩根大通期货期权全球业务董事长Richard Berliand在演讲时,CME首席执行官Craig Donohue轻蔑地对其进行了抨击,在冷笑声中,令人尴尬的冷场局面出现了。   Berliand在3月结束了他在行业协会为期两年的主席任职。他在任期间,正值CME集团合并演绎得轰轰烈烈,一个合并后异常强大的交易所将成为FIA的巨大威胁,威胁其在华盛顿的游说力量以及作为行业协会的权威性。FIA基于此及其他多方面的原因对CME集团的合并提出了异议。在此之后,FIA与CME的关系渐行渐远。   在当日Donohue对联合期货交易所发表抨击之后,Berliand声称,交易所和银行间不和是正常的,他表示,关键是大家应该用更良性和成熟的态度对待这种摩擦。然而在随后的采访中,当记者要求其对会议发表看法时,他采取了回避态度。外国关系研讨会的国际经济分会主任Benn Steil认为,CME的这种做法只会使其与众投行的关系更加紧张。   “即便是巨型交易所,也会被效率更高、费用更低、拥有更好技术手段的崛起者清出这个圈子”,一家期货佣金商的负责人Doff认为,即使目前CME集团的位置不可替代,但他不相信该集团会垄断市场,独占份额。他认为,交易所会努力保持其已经争取到的市场份额,如果CME认为他们可以忽视所有其他交易所和潜在崛起者的挑战而任意提价,那么他们就太天真了。   政府支持 屡战屡胜   CME集团高层则认为反对者们的理由并不充足。集团董事长Terrence Duffy认为,消费者易惯性地将问题归咎为交易成本过高。49岁的Duffy戏称,过去生猪交易厅有一句俗语,叫“大于零的成本都让人不能接受”,他早年是CME的冻猪肚交易厅场内的经纪人,出身于公开叫价的场内交易时代。   CME首席执行官Donohue表示,ELX对CME垄断市场的观点有失偏颇。因为金融市场除期货场内交易之外,还有场外交易的衍生品和其他金融工具,例如指数基金、股票和债券等众多交易品种,他认为,这些品种之间的竞争使得费率的制定变得非常重要,因此,CME集团不会任意提高费率,把交易者推到被剥削的境地。   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是支持Donohue的论调的,因此批准了其对CBOT的收购;而从其会员银行的利益出发的FIA则持相反观点,FIA认为,CME集团的一枝独秀极大地破坏了这个市场的竞争态势,但其论辩在司法部的认同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对于ELX的挑战,Donohue的话表现出因处于有利地位而拥有的自信,他表示,CME集团对此番竞争非常重视,但同时指出,在过去的一系列竞争中挑战者均以失败告终。2004年进入美国市场的外来者——欧洲最大的期货交易所Eurex AG的美国分支机构,在退出前最好的挑战记录也仅是分享了CBOT在国债期货领域不足1%的市场份额;而美国唯一的一家全部电子化金融期货交易所——BrokerTec在2001年的竞争也以类似的结局收场。   1998年,ESpeed的董事长兼首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