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际 > 正文

保增长 压通胀 环球同此凉热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7日 11:20:04 来源:中国信息报 作者:印久青
字号:T|T
次贷危机持续至今刚刚一周年。 与一年前相比,世界经济已是另一番景象。次贷危机的阴云不但未见消散,反倒显得更加浓重;世界经济的总体增长步伐显然已经放慢,而原油、粮食等基础商品的价格涨幅一再挑战人们的心理底线;基础商品价格带来的压力已经扩散到生产、消费乃至服务领域,通货膨胀对经济的持续增长威胁越来越大。 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普通消费者都感受到了明显的通货膨胀压力。发达国家虽然一直受次贷危机困扰,信贷紧张状况远未消除,但通货膨胀率上升势头却愈发强劲。美国劳工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份CPI较5月份上升1.1%,超出原先的市场预期,也创出17年以来的最大升幅。据日本央行的最新统计数据,多年受通货紧缩困扰的日本,6月份通货膨胀率达到了1.9%,为1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欧元区消费者价格指数不断上涨的势头7月份仍在延续,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欧元区7月份CPI较上年同期上升4.1%,高于6月份4.0%的升幅,是16年来的最高水平。目前欧元区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欧洲央行“低于但接近2%”的通货膨胀调控目标的两倍。而在某些欠发达国家,严重的通货膨胀甚至带来了饥饿、动乱及政局动荡。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最近的报告公布了这样的结论:在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有50个通货膨胀率已在两位数以上,且大部分是新兴经济体。换言之,世界有超过一半的人口在忍受两位数的物价上涨。虽然近期原油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回调,但世界各国依然关注一直处于高位的商品价格在其他经济领域的传导。为此,就在最近几周,各国央行都提高了反通胀的声调: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对国会表示,将通胀率控制在可接受的水平是最优先考虑的事项。日本央行也表示,将密切关注和警惕物价上涨,担心物价水平的上升将抑制经济增长。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警告说,将很可能出现第二轮工资与物价的螺旋式上升,正在上升的通胀压力将威胁欧洲的经济增长。亚洲开发银行7月的报告则敦促亚洲各国的决策者,从过去10年来注重经济增长的立场转为反通胀,以防出现令人生畏的滞胀。 事实上,滞胀的魅影已若隐若现。首先,发达经济体的下行风险明显。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由于次贷危机的爆发,美国经济一直在衰退的边缘徘徊。两三个月以前,还有人士认为,次贷危机已接近尾声,多数市场人士也预计,今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将开始走出低谷,美元将出现反弹。然而,引发次贷危机的住房市场还远未见底,对经济的回升形成了持久的压制。最近美国爆发的“两房”危机以及一些银行的接连倒闭则表明,次贷危机不但没有进入尾声,反而在继续深化。美国商务部7月31日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美国经济今年第二季度按年率计算增长了1.9%,高于第一季度的0.9%,低于经济学家此前预期的2.4%。虽然这一数据并不算太坏,但刚刚公布的7月份失业率则出乎意料地上升到5.7%,为4年来最高,消费依然不振。现在,很少有人指望美国经济能在年内走出衰退阴影。日本失业率已缓慢接近两年高位。市场普遍估计,在今年第一季度强劲增长后,日本经济第二季度可能已经下滑。欧洲经济在今年一季度表现不错,但第二季度的数据显示,欧洲经济还是没有能避免美国经济病的传染,部分国家的经济已经出现衰退,作为欧洲经济火车头的德国预计二季度经济也将出现收缩。由于担心经济的进一步下滑,面对上升的通胀压力,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央行以及欧洲央行在本周举行的例会上,都如市场预期的那样维持现行利率不变,甚至有人士预计,一向坚定反通胀的欧洲央行,在今后很可能将利率降低到3.75%的水平。此外,对新兴经济体来说,受次贷危机的直接冲击相对较小,经济显示出较强的韧劲,经济增长仍然比较强劲,但通货膨胀率普遍处于很高的位置,原油、粮食等基础商品价格的高涨对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构成了现实的威胁,如果为控制通胀采取的紧缩措施力度过大过猛,就可能使经济发动机熄火。现在,是保增长优先,还是压通胀优先,在许多国家的经济界都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可以说,不管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经济决策者们都力图在控制通货膨胀的同时,维护经济增长,也就是说在保增长、压通胀之间走平衡木。 从表象上看,世界经济面临滞胀威胁,是因为美国等国房地产泡沫的破灭,国际金融市场持续动荡,原油、粮食等基础商品价格大幅飙升,而全球化则使各种压力和风险以更快的速度在全球范围传播。有西方学者将这些原因进行了概括总结,即对大宗商品的过度需求和金融服务的过度供给。如果我们更进一步探究,可以认识到,要控制对大宗商品的过度需求,就要求世界各国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和消费方式,使经济发展更加均衡,更加绿色环保;要控制金融服务的过度供给,就要求全面改革现行国际金融体系,仅仅对现有体系作一些修补,或在某些领域加强监管是远远不够的。次贷危机的爆发使西方学术界和媒体反思现行金融体系。由于金融体系对一国经济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总是有一些金融机构为追求高利润,将风险抛在脑后,因为他们知道,即使出了问题,最终政府将不得不出手拯救他们。这一怪圈,历史上已重复过多次,难道就这样一直重复下去?更为严重的是,战后形成并发展到现在的国际金融体系的弊端日益明显。近几十年来,每当金融危机爆发,美联储都习惯性采取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来救市(即金融服务的过度供给),造成美元泛滥和贬值。这样做,一方面美国可以将风险向别国分摊,并悄然抹去大笔欠债;另一方面,造成全球性的资金泛滥,为商品价格的上涨和全球性的通货膨胀加油添柴。天下苦美元久矣。而现行国际金融框架下,美国对金融市场和商品市场有着最大的影响力,美国显然不会主动去改革现行的国际金融体系。近期原油和商品价格出现持续回调,不排除是因为美国担心本国的通胀失控而施加隐形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不少国家已在多种场合表达出改革全球经济结构和重建国际金融体系的愿望,只是付诸行动还需要时间和选择时机。只有对现行世界经济结构和国际金融体系进行深刻调整和改革,建立新的世界经济秩序,世界经济才可能告别周期性的大冷大热,迎来持久绵长的融融暖意。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