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 > 正文

逆回购放量引导资金利率下行 专家称不必苦等降准

华股财经 2012年08月22日 10:40:40
字号:T|T

  8月21日,央行开展了7天和14天两期共计2200亿元的逆回购操作,数量较上周有所扩大,且7天逆回购中标利率上涨5个基点至3.40%。因该利率仍低于二级市场资金利率,有分析认为这是央行有意引导资金利率下行之举,也表明了央行对于通胀和资产价格上行的谨慎。

  自7月开始,市场对降准的预期一直比较浓厚,但央行却迟迟未行动。多位分析师曾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单从资金面角度说,降准的必要性一直存在。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市场目前可以不过分关注降准,常态化的逆回购也能为市场提供流动性,且较降准更为精确,同时也能稳定资金价格水平。

  有意引导资金利率下行

  昨日,央行进行了7天期1500亿元和14天期700亿元的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分别为3.40%与3.60%。而上周四,央行也进行了7天与14天两期共计900亿元的逆回购操作。

  自5月开始,央行连续进行滚动逆回购操作。而从上周四开始,逆回购数量开始放大:上周四为900亿元,而昨日放量上升至2200亿元。

  不过,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其实一天内释放2200亿元流动性并非巨量,“(今年)春节时有传言央行通过非公开逆回购的方式向市场注入近8000亿流动性”。

  本周公开市场到期央票、正回购合计330亿元,到期逆回购为1200亿元,央行面临870亿元的被动净回笼压力。

  浙商证券分析师郭磊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资金面较紧,央行要么通过降准一次性释放流动性,要么加大逆回购的投放量。”

  银河证券研报认为,时隔6周,央行于8月16日重启14天逆回购,到期日恰为8月30日,覆盖月底资金最为紧张的时候。以此类推,本次14天逆回购到期日为9月4日,属跨月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14天逆回购中标利率维持不变,7天逆回购中标利率由此前的3.35%上升至3.40%。不过,昨日7天Shibor利率和银行间市场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均收于3.74%,这显示7天逆回购利率仍显著低于二级市场资金利率。

  郭磊认为,这是央行有意引导货币市场短期资金利率下行之举。鲁政委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7月CPI同比虽然为1.8%,但环比结束了连续三个月弱于往年同期的状态。房地产市场也有所抬头。7天逆回购中标利率从3.35%上升到3.40%,显示央行对通胀和资产价格上行的谨慎态度。”

  此前,央行在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曾对通胀做出以下表述:“当前物价对需求扩张仍比较敏感,扩张性政策刺激增长的效应可能下降、刺激通胀的效应则在增强。实证检验显示,国际金融危机后CPI对产出缺口变化的弹性明显提高,也需关注未来需求变化可能对物价的影响”。

  对于后续资金价格,银河证券研报认为,若接下来降准,银行间短期回购利率将稳定下行至2.5%~3.0%。若降准时点推后,继续进行逆回购,7天回购利率将在3%~4%区间内逐步上行。若既未降准又未逆回购,资金价格将延续大幅跳升局面。

  昨日央行一天内向市场注入2200亿流动性后,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利率却全线上涨。隔夜利率上涨13.75个基点,收于3.49%;7天利率上涨16.08个基点,收于3.74%;14天利率上涨9.84个基点,收于4.52%,高于1个月利率4.26%的水平,可见跨月资金较受追捧。

  与此同时,多个机构目前仍认为降准的必要性依然存在。银河证券认为,考虑到8月属财政存款季节性增加时点,9月、10月到期资金分别为560亿、390亿,公开市场资金非常紧张,降准的必要性依然存在。浙商证券郭磊认为,从资金面角度看,降准必要性一直存在,但央行迟迟未出手或许是出于房地产正处于调控期的考虑。

  不过,资金面并非央行的唯一考量。申银万国分析师屈庆表示,从央行货币政策考虑的因素来说,是否下调存准的确不会仅考虑资金面一个因素,至少还需考虑如通胀水平、经济增长情况、银行信贷情况、海外因素,市场预期等因素。

  不必过分关注降准

  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市场目前可以不必苦苦盯着降准,逆回购同样具备提供流动性功能。鲁政委认为,降准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走向宽松,之前只是应对外汇占款增加的被动回笼之举。

  数据显示,7月新增外汇占款负增长38.2亿元,同比、环比分别下降2233.84、529.05亿元。此次是今年月度新增外汇占款第二次负增长。而7月进出口贸易顺差251.47亿美元 ,实际使用外资75.8亿美元,而结合6月以来的人民币贬值预期,可判断热钱在大规模流出中国。

  鲁政委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逆回购有降准所不具备的两大功能。一是更为精确。比如市场上资金缺口为3000亿,一次降准释放的资金有4000多亿,假如央行再开展1000亿的正回购来收回,容易打乱市场预期。二是通过逆回购利率,央行还能调节资金价格,引导利率合理回归。”

  申银万国分析师屈庆也持类似观点。他认为,从调节短期利率的角度来说,逆回购比下调存准调节更为精确,5月降准后资金利率快速回落至2.5%以下或许不是央行希望看到的。从资金供给的结构来看,下调存准受益的是存款规模较大的银行,未必是资金最缺乏的银行,而逆回购可准确地把资金供给资金缺乏的机构。

  屈庆表示,8月降准并不具备必然性,“调或不调,只在一念之间。”他建议市场不必苦苦等待降准。从资金供给的角度,逆回购和下调存准几乎具有一样的效力。从资金压力来看,9月的资金压力大于8月,8月的资金需求可以较从容地由逆回购来满足。因此,下调准备金率移至9月也不是没有可能。其次,央行如需看到货币市场利率下行,只需加大逆回购力度即可,无需降准。而目前,管理层希望信贷利率下行以降低社会融资总成本利率,而降准只能降低货币市场利率,与信贷利率的传导并不顺畅。所以当局对于降准的迫切性也不足。

  鲁政委则表示,市场不应过分关注降准,而应该关注大的宏观政策。目前,逆回购作为常态化的货币政策调节工具,假如能为各个机构接受而形成稳定预期,也能起到提供流动性的作用。而对于货币市场,他认为目前央行应该着力改变目前货币市场上寡头垄断的格局。他说:“以往只要5大行中的一家要融资,市场利率就升得很快。未来,以7天逆回购利率为3.40%为基准,小行找大行融资利率假如高于3.40%,央行就可以融钱给小行,要多少给多少。不过,从目前每周两次的回购操作看,频度还不够。”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