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 > 正文

蛋价在高利与高亏间大起大落 产业亟须设稳定阀

华股财经 2012年09月04日 11:00:11
字号:T|T

  进入8月,一向波动较为温和的鸡蛋价格直线攀升,且来势迅猛——年初零售价每斤3元多,如今已突破5元。业内人士称,这是30年来鸡蛋价格少有的涨势。

  鸡蛋缘何摇身一变成了 “火箭蛋”?日前,记者深入青岛最大的蛋鸡生产基地——即墨市店集镇一探究竟。

  在“高利”与“高亏”间大起大落

  “中国蛋鸡看山东,山东蛋鸡看青岛” ,即墨市畜牧科技示范园管委会副主任徐大勇介绍,青岛蛋鸡养殖历史悠久,无论在鸡舍设施、养殖技术、疫病防治方面,一直处于全国领先水平。而作为全省最大的蛋鸡生产基地,即墨蛋鸡总存栏量已达696万只,以田瑞科技生态有限公司为代表,青岛地区7家蛋鸡养殖规模超10万只的企业都云集在店集镇,青岛市蛋鸡业协会会址也在此,这也是全国唯一一家每天发布地区鸡蛋价格行情的协会。

  “这是30年来养鸡户亏得最厉害的一次,也是蛋价起落最厉害的一次。”在市蛋鸡协会秘书长郭明福记忆中,类似于今年这样在“高利”与“高亏”间大起大落的,只有1997年一次,“当年养一只蛋鸡最高利润曾达70元,后来又剧烈下跌……”

  “价格大落大起,‘祸’起于去年蜂拥而上的蛋鸡投资热。”郭明福说,去年上半年起,受蛋价上涨影响,投资养鸡的企业急剧增加,使得这次蛋鸡规模增长幅度远远超过以往。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年初,蛋鸡存栏量大增,全国存栏量一度达15亿只,远远超出正常需求。

  “鸡蛋消费者与蛋鸡养殖数量有一个业内熟知的‘黄金配比’,即1:0.85。”郭明福告诉记者,这是鸡蛋消费的最佳平衡点,按照这个比例,依据我国现有人口总数,全国蛋鸡存栏量保持在11亿只左右最为适宜,“在这种情况下,蛋鸡市场供求关系可保持一个较为稳定合理的状态,养殖企业有微利,鸡蛋价格也可让消费者接受。显然,全国15亿只蛋鸡存栏量打破了这个平衡状态。”

  徐大勇分析,由于蛋鸡饲养量猛增,从年初开始,鸡蛋价格不断下滑,春节后的二至四月,鸡蛋出厂价每斤平均3元,养鸡场陆续出现严重亏损。

  “去年蛋价高时我挣了200万,今年上半年赔了150万元!”店集镇养鸡大户郭孝法养了15万只蛋鸡,年初经历了养一只亏损10元到15元的低谷。“全行业都赔,无一例外。”他说,很多养鸡户扛不住了,坚持下来的也不得不大量淘汰蛋鸡,一只蛋鸡成本价33元,而当肉鸡卖掉,变成了13元。

  价格下降信号的传导,又导致了蛋鸡养殖急剧下滑,全国蛋鸡存栏量迅速下降到10亿只左右,青岛地区下降了30%,蛋鸡存栏量从1600万只降至1200万只。

  而蛋鸡数量锐减,又导致市场供求关系大幅逆转。在店集镇养鸡企业,6月下旬鸡蛋出厂价4元一斤,7月中旬连续上涨至今,已达4.5元一斤。

  “蛋价上涨,当然也不排除传统周期影响的因素,”郭明福分析,每年的7月至9月是一年中鸡蛋价格最高的时段,这是因为三伏天温度高,蛋鸡产蛋量往往大大减少,“所以,夏季往往出现蛋价偏高的情况,同时,由于这个季节蔬菜供应相对减少,鸡蛋消费需求更为旺盛,也拉高了价格。”

  郭明福说,往年蛋价也有波动,但幅度远不像现在这么剧烈,蛋价正常的周期性起伏是“三年周期”——挣一年,每只蛋鸡利润十几块,微利一年,每只蛋鸡盈利六七块,稍亏一年……在发生大的疫病情况下,鸡蛋价格也会有很大的变数。

  豆粕涨,玉米涨,蛋鸡养殖成本节节高

  郭明福认为,鸡蛋价格此次大幅度起伏,除了养殖规模一拥而上,还有另外一项重要因素:“饲料价格涨得太猛了!”针对蛋鸡饲料的“几大项”,他给记者算了一笔成本账——豆粕价格一吨上涨了1000多元,“现在豆粕涨价太快了,从3200元/吨涨到了4600元/吨,”他介绍,美国大豆歉收导致全球大豆价格猛增,而中国大豆60%依赖美国进口;玉米价格“一斤一年涨一毛,已经停不下来了!”

  郭明福分析,受这些因素影响,蛋鸡饲料价格一斤平均上涨了两毛。养蛋鸡的“蛋料比”是一比三,也就是“三斤料,一斤蛋”,因此折合成鸡蛋成本,就相当于饲料成本每斤上涨了6毛。按鸡蛋饲料价格每斤1.5元计算,目前鸡蛋成本价应是4.5元/斤。

  “养鸡户还远没到挣钱的时候,才刚刚不赔啊,”郭孝法感慨,目前青岛地区鸡蛋批发价是4.55元。“6月份之前,鸡蛋成本价还在3.8元一斤,如今迅速飙升。”他介绍,在鸡饲料中,豆粕占26%,玉米占65%,两项加起来占90%以上。饲料占蛋鸡养殖总成本的80%,剩余的还有人工、水电、疫苗、土地费用……

  徐大勇说,由于饲料价格上涨抬高了成本,现在养鸡户积极性仍然不是太高。

  “鸡蛋还会涨价。”郭明福分析,因为粮食还要涨价,豆粕还要涨价,鸡饲料要用1%的豆油,豆油价也还要涨。

  郭孝法感慨地说,一斤4.5元是养殖成本价,加上零售环节的成本,是一斤5元,“蛋价进入5元成本时代在情理之中。”

  蛋鸡产业亟须设置“稳定阀”

  大起大落、一反常态的蛋价行情,增加了蛋鸡养殖的风险度,给产业发展带来了冲击,“生产者、消费者都不愿意看到这种状况,大家都宁愿更稳定一点儿,”郭明福表示。

  “这种有违常态的大幅起落,并非无药可治,”郭明福分析说,目前,蛋鸡生产规模、产品价格完全是市场自发调节,显得盲目无序,而从其他国家的经验上看,这种状况是可以进行调整的。

  “发达国家的一条经验就是,政府采取措施,控制饲养规模,特别是发挥好行业协会的作用。”他告诉记者,在美国,农民每年种植多少大豆,价格多少,大豆协会说了算,不是美国农业部。

  那么,该如何让协会在指导农民产销活动中发挥中枢作用?郭明福给出了答案:“关键是农业协会要被赋予更多的话语权”。他告诉记者,日本农业协会很有号召力,这是因为农户进行银行贷款的担保,饲料疫苗的供应,这些权利都由协会掌握。反过来,协会就可以更好地规范产业发展。

  另外,规模化养殖水平不高,也是造成市场波动大的原因之一。“大户少,散户多,3000只至10000只蛋鸡的养殖规模是当前养鸡的主流,”郭明福说,变动快、无序是蛋鸡市场的突出特征,“市场好了,马上上;市场不好,马上停……”因此,规模化养鸡水平的提升,也是规范蛋鸡市场的一条有效举措。

  “养了快20年,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郭孝法慨言,幸好有政府对畜牧的贴息贷款,80%贴息,他贷了50万元,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资金短缺的燃眉之急。他表示,很希望有个调节市场的“平衡器”,让养鸡户们稳稳当当养鸡,“一个鸡一年挣个10块8块就可以,比坐 ‘过山车’感觉要好得多!”

  蛋价大涨因素探究

  蛋鸡养殖起落:

  去年上半年,受蛋价上涨影响,大量资本进入蛋鸡养殖业。至今年初,蛋鸡存栏量大增,全国一度达15亿只,远远超出正常11亿只需求量。

  蛋鸡饲养量猛增,蛋价不断下滑至每斤3元,养殖户巨亏后大量淘汰蛋鸡,存栏量锐减,市场供求关系急剧逆转,蛋价嗖嗖上涨。

  传统周期影响:

  每年7月至9月是鸡蛋价格最高时段,因为三伏天温度高,蛋鸡产量大大减少,蛋价自然走高。

  饲料成本大涨:

  蛋鸡饲料每斤平均上涨了两毛,养蛋鸡“蛋料比”是1:3,也就是“三斤料,一斤蛋”,折合成鸡蛋成本,相当于饲料成本每斤上涨了6毛。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