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 > 正文

消费在今年能否“挑大梁”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程瑞华
字号:T|T
  时下,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使得外需对我国经济的拉动能力充满变数。进入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仍在延续,并进一步波及欧洲和日本的金融市场。美欧信贷紧缩的负面影响继续向实体经济蔓延。近日纽约市场原油期货价格历史上首次突破每桶100美元大关。国外主要媒体认为,高油价将拖累美国经济增长。面对这样一个外部环境,我们该如何转变出口拉动型的经济发展方式,有效扩大内需?消费如何在经济增长中发挥更大的作用?适度提高消费率,我们又有哪些有利条件?就此类问题,记者与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肖金成,江西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吕江林进行了对话。   记者:2007年以来,美国受次贷危机影响,经济出现滑坡,加之高油价的拖累,这可能进而带来全球经济的衰退,如何评价其对我国出口和国民经济的影响?   肖金成:美国出现次贷危机,很多专家预测美国经济增长趋缓,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势必会缩小,再加上人民币升值和出口退税政策的调整,依赖出口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不足迹象已很明显。由于国内物价不断上升,压缩投资需求的呼声也在不断响起。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的消费如果不能有效启动,就会影响我国经济增长的后劲,继而也会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   吕江林:美国经济增长放缓还可能通过“外溢”效应,引起其他国家尤其是一些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经济增长,从而使国民收入增速放缓,进而引起这些国家进口下降,影响到我国对这些国家的出口,进而影响到我国的经济增长。   记者: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的统计资料显示,2007年,在我国11.4%的GDP增长中,消费、投资和净出口分别拉动4.4、4.3、2.7个百分点,我国消费对GDP的贡献7年来首次超过投资。这是否意味着我国经济增长方式开始出现“拐点”?   吕江林:由此判断我国当前消费已由“短腿”变成了“长腿”,经济增长方式开始出现“拐点”,还为时过早。因为2007年我国消费对GDP的贡献和拉动作用超过投资,只表明在2007年我国GDP的同比增长部分,消费所占的份额和比例超过投资,却并不表明在我国2007年的整个GDP中,消费所占的比例或者说消费率较往年有了明显的提高。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消费率总体上呈下降趋势,而投资率总体上呈上升趋势。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我国消费率下降了约9个百分点,而投资率上升了约5个百分点。综观当今世界各国,消费率大都比较高。例如,1993年至2004年,高收入国家消费率平均为78.4%,中等收入国家消费率平均为73.5%,低收入国家消费率平均为81.2%,均远高于我国消费率水平;一些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具有可比性的国家如印尼和泰国的消费率也分别为73.3%和67.8%,亦明显高于我国。   记者:我国应对美国次贷危机,调整经济结构、适度提高消费率,有哪些有利条件?   吕江林:当前形势下,我国应对美国次贷危机,调整经济结构、适度提高消费率的有利条件,一是我国国民经济仍然处在又好又快地增长和发展轨道上。二是近年来“调整收入分配,更好地实现社会公平,促进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已成为全国人民的共识。这为我国进一步改革国民收入分配体系,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从而刺激消费,提高消费率,奠定了广泛的思想舆论基础,扫清了思想障碍。   肖金成:事实上,中国居民消费的潜力是很大的。外资大量进入中国,其最初的动因是看中了中国这一日益扩大的大市场,生产要素便宜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很多人认为中国人收入的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必将带来巨大的市场需求,也必将为企业带来巨大的商机。但十几年来,外资企业及中国生产出口产品的企业只利用了其中的一个方面,即利用要素便宜的条件为世界各国制造了便宜的商品,中国人自己的消费需求的扩大却非常缓慢。我认为扩大内需要从启动居民消费需求入手,从依赖出口和投资为主向扩大消费需求拉动经济增长为主转变,使经济增长扩大就业的同时使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同步提高。   记者:我们应当采取哪些举措扩大内需?提高居民消费水平?   吕江林:要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加大国民收入向个人分配的比重。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国民收入分配较明显出现了向政府和企业倾斜的现象。政府部门可支配收入占国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从1992年的19%上升到2005年的23.2%,企业部门可支配收入占国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1992年的13.3%上升到2005年的18.3%;与此同时,居民可支配收入占国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则持续下降,由1992年的67.7%下降到2005年的58.5%,下降了9.2个百分点。诚然,最终消费中也包括政府消费,政府可支配收入高了,政府消费率也会提高,但问题是政府往往热衷于投资,其消费率提高幅度低于可支配收入提高幅度,因此,居民可支配收入占国民可支配收入比例下降,必然导致总的消费率下降。所以,要提高消费率,一个重要举措就是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加大国民收入向个人分配的比重。   肖金成:扩大内需,提高居民消费水平,我们需要制度上的保障。目前,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还不够健全,公共服务还不到位。居民还有很多诸如失业、住房、养老、医疗、子女教育等后顾之忧。这些年来公共产品特别是由垄断企业提供的资源性产品不断涨价,也大大压缩了人们的即期消费支出。因此,建立比较完善的覆盖城乡的社会保障体系,解除老百姓的后顾之忧,让他们放心消费,是扩大内需的治本之策。   同时,要提高城市化水平。不提高城市化水平或城市化不彻底,我国的消费水平就难以提高,扩大内需的目标也就难以实现。   吕江林:我们还需要保持资本市场的相对稳定和健康、持续发展。要提高居民消费率,便需保持居民的消费信心,而居民若要有消费信心,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要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收入预期。在当代市场经济条件下,居民收入不仅包括工薪收入,还包括来自资本市场的利息、股息、红利和资本增值的收益,如果居民这一块收入带有普遍性,而且占比较大,则资本市场的稳定和健康、持续发展对于维持居民相对稳定的收入预期,维持居民的消费信心极为重要。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