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 > 正文

三千点轮回多少悲喜 基金混了一年终于还了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字号:T|T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用这句经典台词,来形容基金这一年多来的冷暖,或许有些残酷。坐过了一轮轰轰烈烈的“基金号”“过山车”后,新基民顾军、做基金客服的小姚以及银行柜台上的小江,都感觉自己的胃被倒翻了,酸甜苦辣,五味俱全。 春 基金跑不过垃圾股 2007年春节后,大盘一路轧空上行,从2500点一路飞涨至“5·30”前的4300点。 “‘5·30’前,我根本不看基金。”新基民顾军回忆说,“5·30”前的一个月,他买了只股改股停牌了,三个星期后实施10送5股的股改方案,复牌当天,10送5股的缺口全部填补,50%的涨幅轻松到手。“那时候,我哥们在证券公司,随便告诉我一个股改、重组的消息,就能抓三个涨停,我还经常笑我爸妈,他们买的基金远远跑不过我。”回想当年,顾军仍意犹未尽。 2007年年初,小姚刚刚进基金公司客服部,虽然公司是业内的“老十家”,但由于操作风格相对稳健,规模一直处于中游偏上的水平。“那个时候,客服电话响个不停,我平均每天要接几十个,其中很多基民都怨声载道,他们总是抱怨基金涨不过股票,很多垃圾股两个礼拜内就翻番,而不少基金当时一个月不过涨10%左右。我记得我在电话里总是劝他们要耐心持有,基金长线收益肯定大于垃圾股,可是话虽那么说,我们自己也从心里也嫌自家的基金涨的太慢,因为我们也买了很多自家的基金。” 新基金的冰火两重天 2007年9月份,某只QDII基金发行,一时间号召到超过1100亿元的资金认购。由于认购过于踊跃,基金公司只能限额配售。银行的小江依稀记得,当天银行开门后不到半小时,就关闭了客户的申购通道。很多阿姨爷叔阿婆老伯气不过,还和银行工作人员理论,后来好不容易才被保安劝走。 如今,小江已经连续大半年没有完成任务了,她甚至都已经忘记,这个月的任务量究竟是400万元还是500万元。“市场这个样子,基金卖给谁呀?” 据说,银行里给各个柜台工作人员下发一定的基金销售任务量,完成任务则可获得相应的奖金。今年年初,小江还经常给个人投资者推荐股票基金的定期定投,但现在,她已经不再主动给投资者推荐基金了。“奖金就不要想了,不然客户赔钱了会来怪我的。” 小江已经真切感受到了今年以来新基金销售的惨淡。今年以来,据Wind统计,仅年初有2只新基金募集金额在百亿左右,而这2只新基金均为债券型基金,华夏希望债券募集93.23亿份、交银施罗德募集103.23亿份。3月之后,新基金发售形势愈发严峻,绝大部分新基金募集金额均在50亿份之下,唯一的例外仍为一只债券型基金;甚至有20只新基金募集金额不到10亿,其中更有12只募集金额在5亿以下。多只新基金纷纷公告延长发售期。 夏 股民变身成基民 2007年的“5·30”,晴空霹雳般的数个跌停后,很多老股民瞬间损失惨重。 顾军的投基历程,应该是从2007年6月底开始的。“5·30”很多股票被打回原形,顾军手头的消息股成为重灾区,“之前消息是来一个涨一个,后来是即便消息准,买进去后也跌”。顾军试过几次后,终于失去对券商朋友的信心,自己琢磨起投资之道。“那时轮到我爸妈教训我了,他们的基金‘5·30’后还创出新高,这让我动了投基的想法。”一旦尝到甜头,很快一发不可收拾。顾军不仅自己每月坚持定投,还把身边的女友及女友的家人也拉入基民队伍。 基金公司做客服的小姚,此时则多了好几位客服同事。基民开户数越来越多,客服电话也越来越忙。“占线、占线、还是占线,你们是怎么搞的……”很多时候,小姚和同事们一接电话,就被电话那头的基民一通责难,其实她们也很无奈,有时在接一个电话的同时,还有两三个电话在排队。为此,基金公司也不断招兵买马,客服、渠道销售、媒体品牌……先把人招进来再说,招新人是小菜一碟,公司之间的挖来挖去更是家常便饭。 就职于银行柜台的小江,已经感受到了基金热销的好处。“我记得那时来咨询基金的人越来越多,不光是些老头老太,很多公司白领都挤出中午吃饭时间来银行柜台咨询基金开户。我自己也感觉的到,如果自己懂些基金,在朋友圈里面也很吃的开,他们会和你谈基金,觉得和你很有共同语言。” 资产缩水时的感悟 同样谈到奖金,小姚和顾军则各有各的辛酸。 基金公司去年的年终奖一掷千金,成了业内广为羡慕的佳话。小姚的奖金较之很多同龄的刚毕业的同学,已是大大的一个“红包”。不过,与很多基金公司的同仁一样,她把奖金自投了自家基金,结果红包也瘪了1/3。据她说,他们公司拿到百万级年终奖的基金经理,纷纷买了自己管理的基金。半年过后,这些年初自信满满的基金经理,其年终奖也打了不小的折扣。“别说奖金了,连工资都赔上了。”顾军有些抱怨,以前做股票分散着买,每个股票最多亏个几千元,自从他改做基民,坚定地买了一只基金后,至少的亏损已经上万元。“基金公司和报纸电视上天天说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可我后来听说,有些基金经理在3800点的时候又在杀跌割肉,自己都在高买低卖,我真不知道还要不要搞长期投资?” 由于顾军执意每个月都定投基金、摊薄成本,他坦言现在自己的生活质量都直线下降。以前,每隔几个月,他和女友会存些“梦想基金”,两人会定期一块去近郊玩玩或买一件心仪的贵重礼物,如今这些钱都成了实打实的股票基金。看着基金账户每月都在缩水,顾军和女友买车、游欧洲的梦想一一泡汤。 后来,顾军自己算了笔账:如果能把定投的股票基金一半换成债券或货币基金,他的实际损失也将减半。今年上半年,债券型基金净值加权平均缩水2.04%,货币市场基金的年化收益率达到2.96%。“被牛市冲昏头脑的新基民,能真正做到分散投资、保存胜利果实的,实在为数不多。”顾军说。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