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 > 正文

下半年国内物价是涨是跌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市场报 作者:杜学良
字号:T|T
  CPI(国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持续攀升,不仅对经济的稳定运行形成威胁,也给群众生活带来一定影响。那么, CPI未来走势如何?稳定物价,面临哪些挑战?应对之策是什么?部分专家和研究人员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1   食品价格回落   翘尾因素减少   国家统计局6月中旬公布数据显示,5月份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7.7%,涨幅比上月回落0.8个百分点。这是中国CPI同比涨幅在经历了连续3个月8%高位后,首度回落到8%以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员张立群认为,“食品价格的小幅回落和翘尾因素的减少,使CPI涨幅出现回落。”   今年5月,中国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9.9%,涨幅比上月回落2.2个百分点,其中猪肉价格涨幅回落达20.3个百分点。张立群指出,食品价格特别是猪肉价格,是中国从去年五六月间开始骤然上涨的CPI的主要推动力。从数据看,这一推动力出现明显减缓。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指出,CPI是从去年五六月间开始攀升,今年五六月后,由于去年同期基数不断抬升,翘尾因素不断减少,也使得CPI的同比涨幅开始有所下降。   有关专家认为,仅翘尾因素减少一项,就使得5月份CPI同比涨幅回落0.4个百分点,占总共回落的0.8个百分点的一半。   2   实现全年   调控目标难度大   统计显示,1至5月份累计,我国CPI同比上涨8.1%,涨幅比1至4月份虽回落0.1个百分点,但仍比去年同期高出5.2个百分点。 金融专家谭雅玲认为,下半年和明年,我国仍将面临较大的CPI上涨压力。   从金融数据看,货币层面对通货膨胀产生的压力不是减少,而是增加了。5月广义货币供应量M2意外大幅反弹,同比增幅从4月的16.94%升至18.07%,创4个月来新高。M2强劲反弹对通胀产生压力。   从外汇流入来看,5月贸易顺差达到202.1亿美元,虽然同比略降22.1亿美元,但仍处于较高水平,不排除有“热钱”藏匿其中的可能。   从物价指数来看,食品价格上涨推动的通胀压力虽然暂缓,但上游价格持续上涨对通胀的压力却在增加。5月PPI同比上涨8.2%,CPI同比上涨7.7%,这是二者的“剪刀差”一年半来的首次反转。上游价格过快上涨终将传递至消费终端,PPI上涨成为未来通胀的最大隐忧。   “通货膨胀压力仍然是经济生活中面临的重要问题。”学者郭田勇认为,“如果物价上涨因素控制得比较好的话,未来CPI涨幅可保持逐步回落态势,但要实现全年4.8%的调控目标难度非常大。”   3   同比涨幅可能会继续下行   5月份CPI涨幅回落,这种变化是否是长期趋势呢?对此,张立群表示,同比涨幅可能会继续下行。因为农产品生产是有周期的,供求一旦增加上来不会是短期的,这种供求趋向平衡的变化会持续发展。而且,越往后翘尾因素的影响越小,这会使CPI出现前高后低的局面。   申银万国研究所研究员贺振华、李慧勇也认为,CPI涨幅回落主要是由食品价格增速下降所致。根据历年的经验,考虑到蔬菜、水果的供应旺季已经到来,环比和同比增速有望下降。另外,由于生猪存栏量上升,油菜种植面积也大幅增加,从而肉禽和油脂供应有望持续改善,价格将继续走低。   专家认为,无论从长期、中期还是短期因素来看,通胀回落都是大概率事件。从长期因素来看,产出缺口正逐步回落;从中期因素来看,领先CPI变动6个月的M1增长率在去年三季度达到高点,此后趋势开始向下,这预示着未来CPI总体上将保持涨幅回落的趋势,预计,6月份CPI将回落到6.9%左右的水平。   而高盛亚洲研究团队则认为,如果央行能够防止货币供应量增长出现反弹,那么CPI通胀率可能已经见顶,并在今年晚些时候向5%至6%的水平回落。但是如果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出现大幅反弹,则需要对中国通胀率可能已经见顶的初步判断重新评估。   4   采取综合措施抑制物价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实验室主任、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表示,抑制物价上涨,应采取以下措施:一是根据稀缺程度和社会选择对资源的使用进行调控,如加大税收力度、履行环保义务、垄断行业利润上缴国家、严格管理资源行业等,为资源要素价格的市场化改革奠定基础。二是放开私人资本进入垄断产业的限制,形成竞争机制。三是要将过高的政府储蓄率降下来,减少财政对竞争性行业的转移支付;加强政府在教育和医疗卫生领域的作用;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进一步完善最低工资保障制度等。四是推进中国财税体制改革。现在中国税制以流转税为主体,也就是当地投资越多、税收就越多。但发达国家普遍是以所得税、财产税、物业税等直接税种为主体,也就是说,不是哪个地方“烟囱”越多政府越有钱,而是老百姓越富政府税收收入才能越多。   有专家表示,解决问题的措施要着眼于流动性过剩。这种困境仅通过货币政策本身是很难解决的。要着眼于治本之策,即推进中国整个要素价格体系的改革。   谭雅玲则表示,相对发展速度较快的工业,我国农业发展缓慢,这是CPI持续上涨的深刻原因。“工业、农业和服务业就像铁轨上的三个轮子,均衡使力才能带动国民经济这列火车平稳向前,但我们的现状是一个轮子大、两个轮子小。”她认为,城乡发展错位使得农业收益低于工业和服务业,农民无法抵挡进城务工的诱惑,进而弃农从工或弃农经商,使得农产品和食品价格走高。   谭雅玲建议,平抑物价需改变农业发展思路,走大庄园、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的路子。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