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 > 正文

PE或成中国兵团海外资源并购的得力助手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财经时报 作者:李武
字号:T|T
  编者按:“地大物博、资源丰富”,这曾是多少中国人引以为傲的描述,但是世界终归是平的,和国际社会接触的越深入,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企业家们越发体会到,中国资源储量的有限性和中国经济发展对资源需求的无限性之间的矛盾有多么的尖锐,于是“走出去、买回来”成了众多有实力的大企业海外发展的一个重要举措。《财经时报》专访领优资本总裁曾令尉,请他为读者解读“中国兵团”海外并购资源的得失。   《财经时报》:据您的了解,这两年来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资源领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曾令尉:中国企业“走出去”,已经逐渐从石油发展到金属矿。   两年前,媒体曾有一篇文章——《哪有石油哪就有中国人,中国进行全球能源布局》,讲述中国企业在能源紧张的背景下展开的全球石油并购、投资。而当年中海油收购优尼科败走麦城也给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提供了很生动的教材。   这两年,一个新的热门话题持续地冲击着中国人的经济神经,那就是铁矿石的持续涨价,2005年铁矿石价格涨71.5%,2006年涨19%,2007年涨9.5%。在过去的数年中,中国钢企在铁矿石价格谈判中几乎没有招架还手之力,定价权完全掌握在外方手中,任凭国际矿石巨头的拿捏。由此诞生了一个新的海外资源并购话题——有色金属。   统计数据表明,2007年中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高达46.05%,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已达52.65%,资源已经成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目前除三大石油公司外,中色、五矿、中信、中铝、首钢、宝钢、紫金矿业等企业都签订了一批境外合同,实施了一批金属矿产项目投资,以期能在与国际同行的竞争中抢得一线先机。   《财经时报》:如您所说,中国企业在2006年、2007年对外并购海外资源,特别是有色金属领域的步伐迈得很大,有什么具体的表现呢?   曾令尉:2007年以来,中国企业海外有色金属资源投资空前高涨,投资规模越来越大,投资手法越来越新。   2005年以前,公开资料能检索到的海外有色金属投资并购很少。2006年比较有影响力的是中信泰富1.2亿美元现金收购澳大利亚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资源开采权的公司Sino-Iron和Balmoral Iron全部股权。2007年度有色金属矿产资源陡然升温。8月中国铝业集团投资7.9亿美元现金要约收购秘鲁铜业公司全部已发行股票。同月,沙钢投资1.08亿美元收购拥有采铁矿石储量2.83亿吨的澳大利亚萨维奇河铁矿90%股权。12月江西铜业联合五矿集团投资现金约4.55亿加元收购拥有铜储量804万吨的加拿大北秘鲁铜业公司全部股权。   2008年开始才几个月,中国企业海外资源并购就已经异彩纷呈。   首先,随着中铝集团出资128.5亿美元携美国铝业(出资12亿美元)以140.5亿美元收购矿业巨头力拓英国公司12%股权,成就中国企业历史上的最大的一笔海外投资。同月,首钢集团拟通过其在香港上市公司首长国际,以总价2亿多澳元(约合1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向Gazmetall公司收购其所持有的吉布森山铁矿9.74%股份。   然后,国外并购案例中常见的恶意收购也出现在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中。3月31日,中钢集团对中西部公司提出每股5.60澳元,即12亿澳元(约合7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现金收购要约,而该公司拥有的库连努卡磁铁矿工业储量4.5亿吨,平均铁品位34%,计划年产450万吨球团。午尔得山脉赤铁矿已探明资源量1.32亿吨,预计远景储量5亿-10亿吨,计划年产1000万-1500万吨赤铁矿。   据了解,现在中国企业全资或控股的、正在建设的海外铁矿石项目仅在西澳州就还有5个。涉及武钢、首钢、鞍钢、唐钢、德龙钢铁等多家钢铁企业。全部建成投产预计年供铁矿石达到近1亿吨。(编者注:近年我国铁矿石进口呈快速增长态势,2005年为2.75亿吨,2006年达到约3.26亿吨,2007年达约3.55亿吨。)   (详见:2006-2008年中国海外有色金属资源版图)?   《财经时报》:在这么多走出国门进行资源并购的企业中,有没有您觉得比较特别的企业?   曾令尉:我认为,在海外资源并购方面,紫金矿业是佼佼者。   2007年7月我曾写过一份详细的投资价值分析报告提交给我的香港合伙伙伴,建议他购买紫金矿业的股票,当时的H股价格是4元多港币。圈内所有看过我的分析报告的人都认可紫金矿业的投资价值。   2008年4月25日,紫金矿业回归A股,圈内投资人问我“紫金矿业会不会是银广夏?如果他们公告说的都是真的,那这家公司的确有长线投资价值。”当然,我现在不能说太多有关这个公司价值的话,以免落下个“庄托”的嫌疑。   不过,从海外资源的整合来看,紫金矿业确为国内同行楷模。截至2007年末,紫金矿业所拥有的有色金属矿已经遍布俄罗斯、塔吉克斯坦、秘鲁、南非、蒙古、越南、加拿大、缅甸(详见:紫金矿业海外资源版图)。还准备在澳大利亚、伊朗、菲律宾、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家开展资源并购。目前公司已经拥有的黄金储量638吨、铜储量937万吨、锌储量319万吨、钼储量39万吨、铅储量52万吨、镍储量67万吨、铁1.68亿吨。(详见:紫金矿业资源保有储量图)   《财经时报》:作为并购行业的专家,您对中国企业进行海外并购的操作手段有什么看法?   曾令尉: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手段显得过于单调。   我查了一下从2002年到现在的近20起海外资源并购案例,涉及总金额达到300多亿美元,无一例外“现金收购”。   我们知道,在国外,企业间的股权收购大量使用的是“换股收购”,这样以最少的现金支出实现对目标公司的收购,也是典型的“小鱼吃大鱼”常用的收购方法。   并且,这种方法目前在国内的企业间并购也已经屡见不鲜。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迄今还没有在跨国并购中使用,而这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国门进行资源整合,动辄数亿,甚至数十亿美元的并购规模其实是很有益处的,如果能很好地利用这种交易工具,能更快地实现公司的海外资源整合。特别是,现在大量的海外资金都窥觑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所带来的巨大利益,而人民币又大幅度升值,换股交易无疑会对换股对方有着很大的吸引力,也将减少在并购过程中的抵触。   顺便透露一下,我们在国内投资了一个铅锌矿,目前就正在和澳大利亚的一家上市公司进行换股交易,已经进入尽职调查阶段。   《财经时报》:您认为中国企业进行海外资源并购的时候,还有什么可以依靠的力量或者方式吗?   曾令尉:我认为,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E)的并购支持作用没有得到有效的利用。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国外的企业,在并购过程中经常借助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E)的力量。   据公开资料,2006年,全球并购交易额达3.37万亿美元,其中私募基金参与的并购交易金额达5600亿美元(2005年为3536亿美元),美国高额并购的前6笔中,有5笔出自私募基金之手。其中,TMT产业(编者注:TMT指Telecom新通信、Media新媒体、Technology新技术)内受到创投或私募基金支持的并购事件总额约为7.26亿美元,创投或私募基金支持的并购事件数量占TMT产业并购事件总数的39.2%,这些并购事件的价格总额占该产业所有事件并购总额的33.3%。   在国外众多并购案例中,更是不乏私募基金充当实业并购整合幕后推手的案例,如苏格兰皇家银行以711亿欧元的价格竞购荷兰银行的幕后推手就是英国一家名为“儿童基金”(TCI)的私募基金。Ikaria控股集团将旗下的Ikaria公司和INO治疗公司合并成一家新公司的幕后推手则是一个私募基金联盟。   当然,有一部分中国企业也开始在国际并购中试水这一模式。早在2005年联想集团以12.5亿美元收购IBM PC业务就是与新桥资本联手。   现在,私募基金支持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又被赋予了一层新的含义。2007年9月28日,3Com公司宣布接受私募股权基金——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的收购报价,贝恩资本将以22亿美元现金(5.3美元/股,溢价44%)收购3Com.由于该收购被理解为中国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借道贝恩资本(Bain Capital)收购3Com公司而遭遇华盛顿压力,部分美国国会议员要求美国政府阻止华为对这家高科技公司的收购。以至到2008年2月21日,贝恩资本宣布撤回递交给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要求对以22亿美元收购3com进行交易审查的申请。最后,历经波折直到2008年3月22日,3Com股东会才批准该项修改后的收购协议。   而黑石协助中化总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农药生产商Nufarm则又被赋予了技术支持的意义。2007年11月5日,Nufarm公告称,已经收到来自中国化工集团公司、黑石集团及Fox Paine Management III联合发出的非绑定有条件要约,三方拟以17.25美元/股的价格购入Nufarm全部股份,若收购完成,Nufarm的市值最高将达30亿美元。在Nufarm的公告中,黑石集团和Fox Paine Management III加入这桩交易,将为Nufarm提供获得资本的额外渠道及通过收购方式实现战略性增长的专业经验。   在此次中铝集团联合美铝收购力拓股权一案中,也有媒体称有私募基金的参与。   我们相信,今后会有更多的私募股权基金参与到企业的并购中,特别是在资源领域,各国都对此比较敏感。有PE的介入,能够降低被收购国的敌意情绪,起到有力助手的作用。   《财经时报》:除了上述所讲的案例中揭示的私募基金在企业海外并购中所起到的融资及回避某些政策障碍的支持外,您认为私募基金还能为企业海外并购提供什么样的支持呢?   曾令尉:我想至少有两点。其一,私募股权基金的管理人都是有丰富并购投资经验的团队,特别是国际大型私募基金有着丰富的跨国并购经验,他们能为收购方提供很多很具体的技术支持,减少弯路,加速并购实现。其二,国际的大型私募基金本身也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了大量的项目,作为财务投资人,其也在积极寻找合适的退出通道,他们本身也会向中国企业推荐自己投资的企业,当然,与“狼”共舞需要中国企业具备更多的智慧。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