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国内财经 > 正文

富士康:还是少些“不一样”为好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8年05月15日 14:35:48

  如今这个时代是一个追求个性化的时代,一首“我们不一样”因此唱响大江南北,传遍中国的每一个角落。而踏着“我们不一样”的歌声,在A股市场,富士康向我们走来了。

  富士康向我们展现了太多的“不一样”。今年2月1日,富士康报送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进行IPO预披露。对于IPO公司来说,这原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富士康的“不一样”是,康士富在预披露材料中明确表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出具之日,公司持续经营时间未满3年,公司已就前述情形向有权部门申请豁免。”也就是说,这是一家来寻求“特批”,走IPO绿色通道的公司,这与其他IPO公司苦苦排队明显不同。

  富士康的第二个“不一样”是,快速过会。富士康是今年2月1日报送招股书申报稿的,到3月8日成功过会,仅仅只用了36天,这在当时创造了A股市场IPO的最快纪录!后来,宁德时代过会的时间为24天,打破了富士康创下的最快过会纪录。

  对于富士康的这两个“不一样”,市场总体上是可以接受的,包括富士康IPO的“特批”。毕竟为了争夺优质资源上市,目前全球市场竞争激烈,包括纽交所推出直接上市,港交所接纳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等。因此,富士康走“特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富士康是一家台资企业,其A股上市意义超出了资本市场本身。至于富士康的快速过会,这体现出来的是发审效率的提高,这是市场乐于看到的。

  但5月11日深夜,富士康又给市场送来了两个“不一样”,这却是投资者不愿意看到的。

  第一个“不一样”就是富士康IPO批文的下发“半夜鸡叫”。通常说来,证监会下发IPO批文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每周五晚6点到晚9点这段时间,偶尔也有延迟到晚9点之后的,但基本上没有迟于晚十点的。但富士康IPO批文下发的时间却接近于凌晨。在投资者以为本周IPO批文告缺的时候,11日深夜11点48分,富士康的IPO批文又突然杀到,给市场一种“半夜鸡叫”的感觉。

  第二个“不一样”就是富士康的IPO批文并没有对富士康的募资额度进行核准。因为每一次IPO批文的下发,证监会都会对每一批次IPO公司的募资额度作出核定,这样可以增加IPO信息披露的透明性,给投资者一个明确的预期。但富士康的IPO批文却没有募资信息,让市场对富士康的募资金额充满了种种猜测。

  这两个“不一样”,投资者不能接受是显而易见的。作为前者来说,富士康IPO批文的下发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既然已经过会了,上市是必然的,所以必然有IPO批文的下发。但这样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却被弄得不正常了,这种做法显然是欠妥的。这就要求证监会在信息披露的时候,需要坚持“常规性”原则,毕竟IPO批文的下发并非突发事件,没有必要搞成“半夜欢叫”。

  而对于后者,更是遭到投资者普遍吐糟。本来对于募资的把控是近年来证监会对IPO公司监控的一个重点。IPO公司的募资普遍缩水,这被认为是证监会考虑市场承受能力的一种表现。比如,同样是独角兽企业,药明康德计划募资57.41亿元,获批后变成了21.30亿元,缩水比例超过6成。所以,对于富士康的募资,市场也是预期大幅缩水的。虽然富士康并没有公布募资计划,但在招股书的申报稿中却有募资项目对资金的需求达到272亿元。这对于市场来说无疑是一个压力。所以,投资者期待着证监会能够对富士康的募资“砍上一刀”。

  但遗憾的是,富士康的IPO批文却没有公布募资核准情况,这不仅使得富士康的募资信息不透明,而且更增加了“富士康募资规模庞大”的不良预期,因为投资者的猜测是,证监会怕公布富士康募资规模会把市场吓得趴下,所以这才不予公布。但问题是,这种募资规模的不确定性,不是给市场以更大的压力么,更何况富士康的募资规模早晚都要浮出水面,这种躲躲藏藏的做法,其实更加不利于市场的稳定。

  也正因如此,富士康的这种“不一样”还是少一些为好。虽然时代在追求个性化,但资本市场还是应该追求共性化的东西,特别是监管的标准应该是一致的,这对于监管对象来说,也是一种公平。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