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公司 > 正文

中国药企销售费用畸高 都是“回扣”惹的祸?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5月27日 15:25:48

原标题:中国药企销售费用畸高 都是“回扣”惹的祸?

中国商网 贾欣然/摄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颉宇星)随着“斯坦福丑闻”事件被曝光,A股医药公司步长制药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再次引发关注。中国商报记者统计2018年部分医药生物企业的年报数据发现,销售费用畸高的现象仍为普遍现象。业内人士分析,这是由于相关部门实行“两票制”后,将市场推广费和医生回扣等支出转移到药品生产企业的结果,提升医生收入是缓解“回扣”现象的方法。

有34家A股药企的销售费用率超过50%

销售费用是指企业销售商品和材料、提供劳务的过程中发生的各种费用,包括保险费、包装费、展览费和广告费、商品维修费等。销售费用率则指的是公司的销售费用与营业收入的比率。

年报数据显示,在2013年至2018年的六年间,步长制药在“市场及学术推广”方面的费用分别为44.66亿元、51.83亿元、58.41亿元、60.13亿元、70.17亿元和74.86亿元,呈现逐年增长趋势。

以2018年为例,步长制药实现营收135.6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8.88亿元,销售费用却高达80.36亿元,销售费用率58.81%。销售费用中的93.15%为“市场及学术推广及咨询费”,这意味着,2018年步长制药平均每天花费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高达2050万元。

与高销售费用相比,步长制药的研发投入费用虽然在逐年增长,但金额却差距甚远。根据上市以来发布的三份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其研发投入仅分别为4.59亿元、5.53亿元和5.76亿元,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分别为3.72%、3.99%、4.22%。

除了步长制药,其他上市医药生物公司销售费用率占比偏重的情况也不鲜见。

公开数据显示,在292家有相关数据的医药生物企业中,平均销售费用占比为24.09%。其中有34家企业的销售费用率超过50%。

在这34家企业中,销售费用率排名前五位的分别是国农科技、灵康药业、龙津药业、大理药业、哈三联,具体占比分别为73.84%、72.78%、72.21%、67.48%和66.10%。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率排名第13位。

行业销售费用为何一路走高

恒大研究院任泽平、李建国发布的文章《揭开中国药企销售费用畸高之谜》写道,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目前我国药企的销售费用主要有六大流向:公关招标机构费用、公关医院相关负责人费用、医生回扣、医药代表提成、逃税洗钱(过票)成本、统方费用。其中公关招标机构、公关医院相关负责人和医生回扣分别对应招标环节、医院采购环节和处方销售环节,利益进行三次重新分配,且医生回扣占比超过一半。

而药品回扣的“操盘手”,则以药品代理商居多。他们在代理产品后高价卖药,所获得的差价用来“打点”各个利益方,用这笔钱敲开医院的大门,还要派出医药代表推动医生多用药。

为此,监管部门推行了“两票制”,希望解决医药流通环节中存在的层层加价问题,从而进一步降低药价。

具体而言,“两票制”指药品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再开一次发票,发票流简化为:厂家——流通企业——医院,资金流变为:医院——流通企业——厂家。这一政策于2016年下半年开始试行,2017年初全国推进。

在开票数额(价格)上,实施“两票制”前行业通行的做法是,制药企业将药品直接以底价销售给代理商(中间商),代理商们按照各自的利润空间会进行层层加价。两票制的初衷则是去掉中间环节,挤压药价水分,实现药价透明化。

在施行“两票制”后,在医药流通中的做法则变为“高开”,这是指制药企业的出厂价由”底价转高开”。潜规则是,原先由代理商们承担的一些所谓“市场推广费”“销售费用”转移至药企自负。

“底价转高开”被认为是中国制药行业销售费用一路走高的主要原因。华润三九、科伦药业等药企均在2018年半年报中提及“两票制”带来的影响。

提高医生收入成为缓解回扣现象方式之一

国家卫生计生委曾经发出相关禁令,提出“不准将医疗卫生人员个人收入与药品和医学检查收入挂钩”“不准开单提成”。三令五申之下,违规行为仍难禁绝。

收取药品加成,曾是医院经费的重要来源之一。一些省份部分医院实行药品零差率(即按药品进价售卖)销售后出现资金缺口,由于相应的补偿机制跟不上,已经亏损。

2016年,时任福建省财政厅副厅长詹积富向媒体坦言,公立医院“以药补医”是有苦衷的,政府投入少、医生待遇低,医院想创收就只能实行药品加成,默许医生开大处方(药品多、金额大的处方)。要回归公益性质,就必须转换运行机制,并明确政府的投入和监管机制。

北京医药行业协会相关专家向记者表示,长期以来,医生的劳动价值与其薪酬并不匹配。某些医生通过药品回扣,或者收红包的形式增加灰色收入,这些行为又导致人们将整个医生群体“妖魔化”。

一位三甲医院的医生向中国商报记者坦言,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需要的时间很长,大学本科是五年,实习再花三年左右,整个时间周期就是八年起。上岗后工作压力非常大,一天要接待几十个病人,节假日得不到休息,其工作强度远超过国外。

针对上述现象,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表示,一方面,医师的休息休假、劳动安全保护、薪酬待遇与福利等保障措施不足,与医师工作负荷大、职业风险多、成才周期长、知识更新快的特点不相适应,影响了职业吸引力和医师的工作积极性。

另一方面,有些医师的遵纪守法、规范执业意识不强,缺乏敬业精神和行为自律,有的甚至违法违规执业,存在医疗安全隐患,损害了群众的健康权益。

他表示,要从提升薪酬待遇、发展空间、执业环境、社会地位等方面入手,调动广大医师积极性。推动各地落实“两个允许”,合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落实财政补偿政策,提高医务人员的阳光收入。落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绩效工资制度,鼓励多劳多得、优绩优酬。

此外,还要完善公立医院岗位管理制度,科学测算医务人员工作负荷,合理设置工作岗位。发挥职称评审的“指挥棒”作用,根据不同专业层次医师的功能定位分级分类开展,实现“干什么评什么”。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