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 > 正文

从小步快跑看中央银行调控艺术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杨建莹
字号:T|T
  为加强银行体系流动性管理,央行6月7日宣布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将分两次进行,存款类金融机构分别于2008年6月15日和25日按0.5个百分点进行缴款。同时,地震重灾区法人金融机构暂不上调。   此次调整后,普通存款类金融机构将执行17.5%的存款准备金率标准。至此,存款准备金率达到新的历史高位。   货币信贷反弹压力仍不容忽视   5·12地震后,不少人认为,央行或许应该放松从紧的货币政策。但此前,央行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分析小组报告认为,目前宏观经济运行的最大风险,仍然是物价全面上涨的压力。应当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在全力支持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的同时,继续实施从紧货币政策,并加强流动性管理。   对央行再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院长、中央财经大学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少安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是意料之中的,显示了央行在四川地震后仍将严格执行从紧货币政策的决心,也是央行落实从紧货币政策的体现。今年前4个月,货币信贷增速有所放缓,从紧货币政策的效果初步显现,但货币信贷反弹压力仍然较大;外汇储备依然高速增长,由此造成基础货币扩张的压力较大;连月上涨的CPI指数,令预期的全年CPI上涨4.8%的目标实现起来困难重重。为对冲基础货币投放,央行需要在原有调控力度基础上加大资金回笼力度,才能保证流动性管理持续的成效。”   央行金研所宏观经济分析小组日前发布报告指出,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仍将保持稳健增长,并且不排除出现大幅反弹的可能。一是我国尚处于工业化、城市化加速阶段,京沪高铁等一系列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开工仍将拉动投资增长;二是目前投资回报空间仍然较大。尽管从紧的货币政策降低了企业贷款的可获得性,但自筹资金、委托贷款、人民币理财产品的快速增长仍然增加了企业的投资资金来源;三是灾后重建会推动固定资产投资高速增长;四是地方政府换届基本完成,在当前政绩考核机制没有根本变化的情况下,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仍然较强。   同时,今年前4个月尽管贸易顺差减少,但外汇储备及相应的人民币占款同比仍然多增,境外流动性输入对基础货币扩张的压力仍然较大;国内信贷需求仍然旺盛。   央行今年一季度银行家问卷调查也显示,一季度贷款需求景气度出现强劲反弹,各行业贷款需求全面回升。   彰显中央银行调控艺术   2007年,央行10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6次加息;2008年,央行5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18个月15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6次加息,频率虽快,皆是微调。   黄少安说:“适时、适量,用小步快跑的方式,加强银行体系流动性管理,引导货币信贷合理增长,是为了经济平稳发展,有助于经济软着陆。”   过去10年来,我国经济实现了每年10%左右的增长,这种高增长为我国经济的长期繁荣奠定了基础,并使我国经济规模达到全球第四,一跃成为世界经济强国。在这期间,稳健的货币政策配合其他宏观经济政策,恰当地把握金融调控力度,有效地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但是不能否认,我国经济仍存在投资增长过快、固定资产投资反弹压力较大、信贷投放过多、流动性过剩矛盾尚未缓解、价格上涨压力明显等突出问题和深层次矛盾。在这个前提下,中央在2006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了“更好更快”地发展经济的方针,肯定了在“好”的基础上实现“快”的经济发展战略。   也是在2006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明确提出,要实施稳健的财政政策和从紧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从稳健转为从紧。   随着宏观经济逐步走热,央行货币政策几度“变调”:1997年到2002年间从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2003年后逐渐过渡到“稳中适度从紧”。2007年彻底去掉“适度”,直接使用“从紧”,中央紧缩的态度明确无疑。   央行行长周小川日前指出,中国将继续推进经济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行稳健的财政政策和从紧的货币政策,努力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防止物价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全面的通胀。密切跟踪分析新情况新问题,正确把握宏观调控的节奏、重点和力度,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避免出现大的起落。   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在国内面临严峻经济形势的同时,全球经济也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其中最大的问题是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市场动荡。另外,石油和主要原材料价格长期高位运行导致通胀压力上升,部分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并向其他领域扩散,世界经济前景不容乐观。   面对国内外复杂的经济环境以及经济运行中种种问题,我们单靠实行这样一个从紧货币政策,是不是可能解决所有问题?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认为,宏观经济政策包括货币政策,就是调整经济的总供求关系,它解决不了经济结构的问题,也解决不了经济制度的问题,而且它是一个短期政策,它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要从根本上实现比较持久的平衡,实行一系列的体制改革,当前特别紧迫的是要进行一系列的财税体制改革。货币政策只是在给定的目前的体制条件下,宏观不平衡时调节总供求关系的一种应急措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指出,考虑到2008年外部的不确定性和内部的2007年结构调整政策的效应,实施从紧的货币政策确实要拿捏好分寸、掌握好火候,防止因矫枉过正而陷入“一收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事实上,这样的怪圈不仅在我国出现过,国外也曾发生过。“9·11”事件之后,为刺激经济复苏,全球各主要经济体普遍实行了超低利率政策,美联储连续12次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从6.5%下调到1%。结果,稳住了经济增长,全球流动性过剩也汹涌而来。5年来,许多发达国家的房价上涨了一倍,国际现货黄金价格、原油期货价格也纷纷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因此,货币政策调控,方向毫无疑问是紧缩,但具体操作上,要适时、适量,讲究动态性,防止经济出现大起大落的局面。   从紧的货币政策还在执行,为此,除货币政策外,还需要统筹协调运用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等,调整经济和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有效应对当前经济中所面对的挑战。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