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 > 正文

魏杰:中国面临国际化陷阱的挑战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尹烁,国云鹏
字号:T|T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杰教授在昨日召开的第三届中国产权市场创新论坛暨首届滨海产权论坛上,就越南经济危机和中国股市的连续暴跌问题发表看法。   魏杰指出,国际化是我们的重要发展方向,但是面临着陷阱的挑战。就像曾经的拉美现象、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经济的猛然下滑、1998年的亚洲经济风波,到现在种种迹象都说明,中国也面临着国际化陷阱的挑战。最近出现价格全面上涨,其背后是国际化进程陷阱的挑战。   首先,是需求拉动型的价格上涨,需求的过度上升导致价格的过度上涨,必然引发货币多发。   我国货币多发有两个口子,一个是再贷款,还有一个外汇的大量流入迫使中央银行多发货币。这两个口子发力最多的不是再贷款,而是外汇占有过大导致货币多发。2006年我国所发的货币外汇和再贷款的口子差不多一半对一半,世界的警戒线是外汇所发的货币只能是整个货币发行总量的10%以内,我们却接近50%。国际收支不平衡导致货币多发,最终致需求拉动型的货币上涨。   大量的资本进入中国,导致货币多发所引起的价格上升,这是一个需要解决却不敢真正去解决的问题,面临两难的选择。明明知道必须解决国际收支失衡,必须减少出口,必须减少外资过度进入。但是要减少就必然引发失业。对付此陷阱惟一选择就是必须启动国内市场,解决失业问题。中国国内市场如果不启动,中国将会导致像已经爆发的这种陷阱国家的下场。怎么样启动国内市场?目前,国内市场消费低迷的原因是财富分配的有问题,必须提高普通老百姓收入问题。   魏杰认为,有五个办法可以提高百姓的收入:   第一,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例。现在国民收入的比例中,国家收入增长太快,居民的个人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例持续下降。必须提高居民个人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例。   第二,提高初始分配中劳动的收入比例。初始分配就是企业的个人分配。那么现在看来,中国现在一直持续增长但劳动收入增长非常缓慢,如果不在初始提高劳动收入比例的话,居民收入不会提高。   第三,提高财产收入在居民收入中的比例。财产性收入我们现在太低,美国的财产性收入占了居民收入的40%多,我们现在调研不到2%。所以老百姓收入太低,仅靠劳动性收入没法提高收入。   第四,提高农民收入,加快城乡一体化。城乡一体化体制改革包含两个含义:一个是城乡的公共产品享受一体化,农民和城里人一样享受国家提供的公共产品。第二个一体化是城乡经济体制的一体化。现在城乡经济不是一体化,城里人买了房子有产权,既可以抵押也可以流动。农民呢?宅基地不能抵押不能流动。城里人买股权,股权可以流动,但农民的土地既不能流动也不能抵押。因此,产权不一体化,农民富不起来。要进行体制的深化改革才行。   第五,提高落后地区人们的经济收入。过去我们的办法是所谓的简单的扶贫,结果越扶越贫。因此要修改战略,主要为这些地区提高创业和就业机会,这个地区如果没有创业、就业机会的增长,这个地方的认识不可能富起来的。   启动国内市场的关键是提高老百姓的收入,只有先解决国内市场,才能再去解决国际市场。   其次,企业成本上涨非常快,成本上涨导致企业产品价格的上涨,成本推动了整个价格上涨。   这次成本上涨的最主要原因是资源短缺导致的,中国自身的原材料已经不能满足中国的经济增长,对能源和原材料的供不应求导致价格上涨,引发企业成本上升和产品价格上涨。中国资源难以控制必然使中国进入全球配置资源,进入全球配置资源就引起了现在的利益格局,各种力量都想阻止中国的发展,这样就会出现一系列利益的摩擦,这都是国际化进程的必然情况。   因此,我们必须从成本优势转向技术优势。低成本时代已经过去,中国企业必须调整战略,必须要推动技术创新。最近我们学传统文化成功,甚至有人提出来国学治国。对于传统文化我们需要发扬,但是传统文化不能解决中国现在的新问题,中华民族必须有新的思维体系才行,必须要进行思维的创新。   实际上,我们技术创新难以推进的重要原因就是思维创新受到巨大的统治,这种统治不能光批判传统的社会主义,也要考虑我们中华传统文化中的问题,不然我们很难朝前推进。现在,中国遇到价格上的问题实际上不单是中国经济的问题,是我们在国际化进程中必然所引发的问题,这个问题就叫国际化陷阱。   中国有能力也有条件绕过这个陷阱,因为中国有13亿人口国力庞大的市场。在这个条件下我们如果慎重地对待这个问题就能够绕过这个陷阱。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