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 > 正文

宏调思路谋变:或从“双防”到“一防一保”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郑春峰
字号:T|T
本周,国家统计局将发布今年6月份及上半年的PPI、CPI等多组宏观经济数据。据知情人士披露,6月份的CPI同比增幅为7.1%,回落到与今年1月份相同的水平。 中信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诸建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如果统计局本周公布的新数据果真回落到了7.1%的相对低位,那么,央行短期再次推出紧缩性货币政策的可能性就很小。 与诸建芳的上述判断颇为接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在受访时也认为,近期的宏观政策不应以控制物价为唯一目标———比防治通胀更为重要的,是要确保经济增速的“平稳”、“向上”。 值得提及的是,知情人士还告诉本报记者,近日,决策层将再次召集“智囊”问策。据称,面对眼下最新的宏观经济形势,官方极有可能对现行宏观调控政策作出“调整”。这位知情人士说,“新的提法可能由目前的‘双防’调整为‘一防一保’;具体政策方面,货币政策可能由目前的‘从紧’调整为‘适度放松’。” 企业盈利空间受压或将拖累经济增速 事实上,最近一个月来,社会各界已在对官方后期政策的取向展开动态观察和深入权衡。其中一个被广泛争辩的话题是:在“5·12”汶川大地震之后,我国经济增速会否出现明显回落。 不少专业人士指出,大地震拖累我国经济增速是毋庸置疑的,此外,我国官方为防范通胀而不断抛出紧缩性货币政策、美国次贷危机继续加深以及亚洲诸国经济遭遇恶性通胀压力等诸多现实因素,也必将给我国经济增长增添一道道难越的“障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在受访时就呼吁,政策层面应将保经济增长放在宏观调控目标的首位。他认为,相比于严峻的通胀压力而言,“如果经济增速下降过快,我们要为之付出的代价肯定很大”。 中信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诸建芳也对当前经济存在下行风险表示忧虑。“受严厉的宏观调控、地震以及去年的高基数因素影响,二季度经济增长可能是全年的一个低点。”诸建芳认为,“如果维持现行调控政策,经济下行风险将进一步加大。” 中央财经大学郭田勇教授不久前完成的一个调研报告显示,在人民币不断升值、央行政策不断紧缩的背景下,我国大量企业正面临着生存之困。“包括广东、浙江、江苏在内的很多沿海的企业,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更谈不上盈利空间了。”记者注意到,郭田勇的这个观点与海关总署、国家统计局、国家发改委近日发布的相关数据极为吻合。 海关总署7月10日发布的数据表明:今年6月份,我国出口额为1215.33亿美元,虽然同比增加了17.6%,但较今年5月份的28.1%大幅下滑了10.5个百分点;6月份进口额也较5月的40.0%的增幅有所减少,同比只增长了31.0%。此外,6月份的贸易顺差为213.5亿美元,虽然略高于5月份的202.1亿美元,但同比大幅下降20.6%。 企业盈利空间受到明显压迫的几个侧面是,根据国家统计局、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提供的数据:今年二季度,我国企业家信心指数、全国居民消费信心指数都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回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也是连续两月不断下滑。 此外,由国家发改委7月12日发布的资料,也对当前经济增速是否放缓的命题提供了新的参考。该资料称:从工业经济运行、社会消费、进出口贸易、城镇固定资产投资等方面数据看,今年1到5月份,受到内外经济形势的综合影响,长期依靠出口拉动的东部地区,其经济增量已开始放缓。 对从紧中局部问题进行微调 那么,我国未来几个月的经济增速是否真的会快速下滑?官方究竟会在战略上进行什么样的调整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权威专家告诉记者,从最近一段时间的动态看,多位高层领导纷纷前往全国各地展开调研,“相信高层对于目前的经济形势很快就会形成一个共识,新的战略部署也很快就会跟进”。 在这位专家看来,如果高层要对调控思路进行调整,“可以坚信的一点是,‘防通胀’这个目标肯定不会变。”他认为,可能发生变化的是“暂停‘防止经济增长过热’的这个目标。相反,极有可能转而确保经济增速的平稳性”。 郭田勇在受访时则更为明晰地判断说,官方的调控新思路很有可能发生从“双防”到“一防一保”的转变,即“防治通胀、确保经济增速”。 郭田勇分析说,从国内看,严厉的紧缩性调控政策不仅加大了企业融资的难度,而且影响了居民消费的信心,这显然不利于经济的稳健增长;从外部看,受次贷危机影响,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国内消费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打击,这可能会对我国未来的出口造成深度的负面影响。“如果我们的调控政策继续沿着紧缩的方向加码,一大批中小企业生存就肯定会成问题。” 但对于南开大学金融系教授刘澜飙作出的“经济衰退已经开始”的判断,郭田勇和曾任央行研究局副局长的景学成都提出了不同的观点。郭田勇、景学成都认为,虽然经济增速出现了新的变数,但从总体上看,我国经济上升的趋势并未改变,而且我国经济增长有着“趋热容易放缓难”的“内在规律”。 景学成分析,在体制改革未能到位的情况下,我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始终是经济趋向过热和平稳增长之间的矛盾。因此,如果草率地认为经济增长需要“注入大容量的强心针”,则可能为今后再度“防范经济增长过热”制造伏笔。 “在通胀和经济增长之间寻求平衡,向来是各国央行追求的目标。”在景学成看来,防止通胀和保持增长之间不是非此即彼的对立关系,我国的中央银行法也规定,央行的职能就是保持物价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他说:“防止通胀正是为了保证经济能够持续又好又快地增长,有质量地增长。” 正是基于上述考量,郭田勇和景学成都认为,一方面,接下来的调控政策有望适度放松,但另一方面,根本的取向还会是“从紧”。也就是说,官方及相关政策层面极有可能采取的动作是:对从紧中存在的局部问题进行微调,而非全面松动。 名词解释 “双防”: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防止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通货膨胀。 “一防一保”:防止通胀进一步扩大和保持经济稳定增长。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