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 > 正文

经济增速趋缓与调控预期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财经时报 作者:孙维晨,彭亮
字号:T|T
核心提示: “在国内外错综复杂的局面中,受经济周期等多种因素影响,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有所降温”——新华社6月29日的一篇文章,采用了这样的表述。 2007年最后一季度开始,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放缓了奔跑的速度。 今年前5个月,投资同比增长25.6%。从数字上看,这一增幅仅比去年同期回落了0.3个百分点,但考虑到同期8%以上的投资品价格涨幅,投资的增幅实际回落比较显著。 出口形势也不乐观。今年前5个月22.9%的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了4.9个百分点,贸易顺差则同比下降8.6%。 被寄予厚望的消费,今年以来保持了20%以上的增长,同样考虑到同期超过8%的居民消费价格上涨,消费实际增长速度与往年相比总体平稳,略有上升。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意味着什么?未来经济运行将会面临怎样的形势? 众多经济学家对“经济增速正从高位逐步放缓”的认识基本一致,并纷纷指出:经济增速回落有限,而且符合宏观调控预期目标,但风险意识仍需增强。 A 中国经济是否进入下行周期? 目前的经济增速降温是什么性质?是原来高速增长后的正常回落,还是就此进入下行周期? 祝宝良:化解风险的需要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学家 基本上可以说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一个紧缩周期。由于未来经济运行面临着一些比较大的风险,在化解风险的过程中,中国的经济增速可能会因此而持续放缓较长的一段时间。一些观点认为目前是“处在高位的一个小幅回落”,2008年以后中国还能保持住两位数的增长速度,我认为难度比较大。今年可能还能保持住两位数,之后就会比较困难。 贺强:“紧缩”还是“下行”仍不确定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 今年的经济增速回落基本成为定局。一方面从季度GDP看,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一季度,连续三个季度出现回落;另一方面从贷款规模上看,已经连续7个月出现下降。而从微观上看,企业资金严重吃紧,势必影响到企业的生产运营。 可以说目前处于紧缩周期,但是否进入“下行”还不确定,关键要看回落多少。在有奥运会提拉GDP的情况下,如果经济增速出现较大回落,可能会对明年有较大的惯性冲击。 安体富:不能单纯追求GDP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 我的看法是现在还不能说中国经济进入了一个下行周期,目前的情况应该说是在宏观调控下中国的经济增速有所放缓。有看法说今年的GDP增速可能会在10%左右。现在的发展思想总的来说强调的是“协调发展”,单一追求GDP的快速增长会带来很多问题和矛盾。 左小蕾:增速放缓是回归理性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投资的增长率本来就不应该那么高。今年的不确定因素非常多,情况确实没有去年那么好,但这并不表示中国的经济增长不够强劲,我觉得正确看待今年的经济增速问题,本身就不应该和去年比较。如果还抱有“像去年一样”的增长预期,是不理性的。 现在的经济运行有一些调整,但并没有恶化。我反对过早过快地下一些结论性的、所谓“经济周期”的判断。急于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原来的预期定得过高。 比如投资方面,20多个百分点的增长,即使去掉8%的投资品价格涨幅,仍然有十几个百分点的增长,这在一般情况下仍可以称为“快速增长”。 回落并不是问题,主要要看幅度。我认为经济增速不回落到9%以下,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大家太习惯于两位数的增长了。 B 通胀仍是最大的风险 如果经济增速放缓,会产生哪些风险?出口政策如何应对?刺激内需还要做哪些努力? 祝宝良:潜在风险存在多个方面 风险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一是经济下滑的同时物价上涨,居民生活压力加大和企业利润下降。利润的下降使企业失去投资积极性,而在控制物价的时候使用的一些价格管制的手段,可能会影响供给。二是资本市场的波动,比如股市下跌,使隐藏的金融风险逐渐暴露。三是投资放缓,使一些主导产业产能过剩的风险加大。 应对输入性通胀,主要仍然靠财政政策,单靠货币政策是无法应对的。 安体富:应对通胀还要解决供给 主要风险是通胀问题。关于应对,我认为关键之处还是在于解决好消费品的供给。通货膨胀最先冲击到的是低收入人群,针对性的补贴也是有效的应对方式,但确保供给仍然是最重要的。其中,粮食供给和价格是重中之重。 工业原料,特别是能源,采取补贴主要是为了宏观调控的需要,但这不是长久之计,仍然应该按市场经济要求进行逐步的调整。在这个过程中,把握好上下游的关系,尽量减少对下游的冲击。 孙飞:内需是增长的动力 万通投资银行董事顾问 经济回落过程中,出口风险表现得最早也最明显。尽管中国经济运行面临风险,但经济剧烈波动的可能性并不大,13亿人口的内需是保持中国经济强劲增长的一个坚实根基。 防止中国经济出现大幅回落,主要应该考虑如何提高经济发展的动力。在刺激内需上,需要进一步提高居民收入、增加居民的消费能力,才可能创造出推动经济发展的有效需求;在对外出口上,我们可以把出口重点调向欧洲、非洲等,开拓更多的市场;在投资上,平衡地区差异这方面应该做得更多,加大对西部地区和不发达地区的投入。 曹凤岐:不应以CPI作单一考量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 输入性通胀造成的结果是:我们自己的努力并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物价问题不能单纯靠限价等措施解决,这样势必对经济运行带来负面影响,也使宏观调控政策陷于两难。 尽管通胀是主要风险,但我认为不应该以CPI为单一考量,宏观调控不能强行把物价压下去,否则会造成更大的问题。目前的通胀中,成本的上涨也是个重要因素。成本涨起来了,再怎么“压”效果也是有限的。我认为,只要物价上涨幅度低于GDP增长幅度、低于人民收入增长幅度,并对弱势群体有落实到位的直接补贴,那么对温和的通货膨胀就不必过于紧张。 另一个风险是金融风险,热钱的涌入和人民币升值压力日趋增大,要求我们要尽快提高金融监管水平、完善监管制度、加大监管力度。否则,我们货币政策做出的种种努力可能会付诸东流。 当前情况下,利率有可能被作为一种应对手段。央行目前各种调控措施基本上已经都使用了。比如存款准备金率,差不多已经接近极限。是否动用“利率”,我认为还是要看近期一段时间内的经济运行情况。“加息”毫无疑问是两头受到压力的举措,最后到底加不加,要根据现实情况和预期效果两个方面确定。 C 未来的政策走向会如何? 面对目前经济形势需要做哪些政策调整?货币政策会放松吗?还是依然从紧?财政政策会否更积极? 贺强:政策走向要看国际形势 物价依然是当前主要矛盾。从紧的货币政策,之前主要是为了防止经济过热,从去年开始则主要是为了防止出现明显通货膨胀。现在的物价形势仍不容乐观,即使预计6月份CPI会继续走低,7月份的情况仍需警惕,因为6月底提高了油价电价,这个影响主要在7月份体现出来。从世界范围看,全球通胀的环境和形势也会对我国造成直接或间接影响。这样的情况下,现在的货币政策只能走向越收越紧。 关于利率,我认为主要还是要看物价。现在的主要矛盾是通货膨胀,通胀会对经济造成直接破坏,打乱经济秩序,所以宏观调控应该会优先解决主要矛盾。如果物价上涨的势头始终难以遏制,加息是肯定的。 明年经济运行中的变量,要将国内和国际情况综合起来分析。我们这轮经济周期,可以说国际国内“同步”,都是起始自2002年。如果国际经济明年能够摆脱次贷的负面影响,而美国经济有所复苏,可能会对国内经济发展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否则的话,国内经济连续回落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左小蕾:货币政策从未过紧 现在对货币政策紧缩的讨论也比较多,其实在我看来:我们的货币政策从来没有紧缩过。信贷调控只不过是在节奏上进行了一定的调整,而存款准备金收回去的钱,都是结汇多余的钱,可以说货币政策从来没有紧过。既然没有紧过,那就更不可能进行所谓的“放松”,再一松,最直接的结果是推动通货膨胀。 孙飞:精准调控 灵活从紧 中国要抑制通胀,需要使用紧缩性的政策,而要应对全球经济放缓甚至是金融危机,则要使用刺激性的放松政策,这两点是较难平衡的。但就目前的情况看,防止国内经济过热、抑制通胀还是主要的。 对于紧缩性政策,我还是坚持“精准调控、灵活从紧”的观点,要有保有压。就像之前央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时,地震受灾地区则采取了灵活措施。同时,我认为存款利率应该有所提高,对贷款利率则有所保留。中国的行业冷热不均,结构优化的工作应该不断推进。“精准调控”必然会给政策执行带来一定难度,但仍然是可以操作的。 D 房地产市场调控将如何推进? 在目前形势下,房地产市场出现了一些变化,对房地产市场出现的困难该如何看待? 贺强:防范金融风险 重提稳定房地产市场,最主要的意义在于防范金融风险,房地产周期和经济周期密切相关。尽管70个大中城市5月份房地产价格仍有上涨,但是有价无市。个人房贷是银行的重要资产,如果房地产市场触顶回落、全面下跌,有可能引发金融风险。这和美国的次贷不同,美国进行了资产证券化,把风险转嫁了。我国的银行没有资产证券化,如果房价大面积回落,风险会在银行体系集中爆发。 左小蕾:保障金融安全 我认为重提稳定房地产市场主要是基于保障金融系统安全的考虑,这和银行坏账直接相关。房地产企业资金链紧张,不一定会是重提稳定房地产市场的主要原因。比如,增加保障住房的供应,也是稳定房地产市场的举措。 曹凤岐:股市房市同时低迷危险较大 房地产市场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很大,如果房地产市场出现剧烈波动,意味着经济可能会出现比较严重的问题。房地产市场现在已经出现了问题,其中最主要的是房地产企业的资金短缺。宏观上的“流动性过剩”和微观上的“流动性短缺”相互交织,可能会造成房地产市场新的问题。对支柱产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