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 > 正文

消费提速 驱动经济能否持久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范思立
字号:T|T
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消费成为其中的一大亮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1043亿元,同比增长21.4%,比上年同期加快6个百分点。 素有内需“晴雨表”之称的零售企业效益也反映了消费向好的情况。申银万国零售业分析师金泽斐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整体来看,今年上半年,商业零售行业平均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增长应能达到40%左右,个别优质企业达到50%以上。 消费增速引领经济大盘 在投资和出口的实际增速下降的背景下,消费增速的大幅上升,对防止经济过快下滑起到了重要的缓冲作用。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祝宝良对本报记者说,经济之所以没有大幅减速,归功于消费的超预期增长。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3.9%,其中6月份增速高达23%。他说:“由于下半年一般是零售业旺季,在北京奥运和国庆、中秋等假期因素的带动下,零售业仍然会保持稳定增长。” 根据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我国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幅为26.3%,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幅为21.4%,两者之差已经缩小到4.9个百分点,远低于去年同期超过10个百分点的增幅差距。 对于这一变化,祝宝良说,这表明国家的结构调整出现了积极变化,在需求结构上,过度依靠出口和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格局在转变,消费增长的作用在加强,投资和消费关系进一步改善。 祝宝良表示:“在房价滞涨、股价腰斩的背景下,消费的韧性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2008年第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实际增速达到13.7%,比第一季度的12.3%有显著提升,其中6月份当月的实际增速高达14.8%,创下1997年以来的新高。他认为,汶川大地震后的捐助在一定程度上拉升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但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员李建伟并不赞同此观点,他认为,“今年上半年的消费增速与近年来拉动内需的宏观政策作用显现有关。”他解释说,消费需求在经济波动中的稳定性表现为,它的波动总是小于投资需求的波动和GDP的波动,而且往往滞后于投资需求波动。在投资需求迅速下降时,由于消费需求下降缓慢甚至维持不变,因而具有一种自发的对经济衰退的遏制作用。 消费需求潜伏减缓可能 不过,由于经济增速略减以及通胀预期上升,李建伟认为,它会对未来消费造成压力。同时,住房、汽车等消费热点的降温也可能导致下半年消费实际增速减缓,因此需要国家在宏观调控政策上给予关注。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员张立群认同以上说法:“经济趋冷的苗头,可能会从多方面影响到居民的消费信心,改变居民的消费预期。”受股市走弱影响,居民财产性收入增速减缓;随着企业困难增加和劳动工资成本的提高,就业增长预计也将受到一定影响,并进而影响居民收入增长。 上半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065元,同比增长14.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3%;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2528元,增长19.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3%。“预计下半年随着经济增速放缓,无论是居民可支配收入还是农民纯收入增幅都会降低,无疑会影响消费需求。”张立群说。 李建伟认为,考虑到目前买房需求的变化,油价提高和用车条件的变化对家庭买车需求的影响等,应注意未来消费需求增长放缓、消费结构升级步伐放缓的问题。这个问题一旦发生,其影响链条很长,会从终端需求逐步向上游产业传递,可能导致经济增长出现比较长时间的调整。 张立群认为,在这些因素综合作用下,未来经济增长存在逐步减慢的趋势,从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要求看,对这一变化需要高度警惕。 扩大消费需求着力点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兼经济预测部主任范剑平认为,今年消费需求实际增长仍将保持较高水平。他对本报记者说:“扩大消费、改善消费结构的政策着力点在于加强各种社会保障制度,建立对低收入群体的长效补贴机制,这将有助于提高人们的消费能力,增强人们的消费欲望。” 首先,增加农民收入、扩大农村消费的力度仍需加大。2008年随着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随着粮食和猪肉等农副产品价格回落,农民增收面临不确定因素,国家应进一步加大农业补贴力度。同时扩大最低收购保护制度的范围,防止“谷贱伤农”和“肉贱伤农”的情形发生,确保农民收入增长再上一个台阶。 范剑平说,最近几年我们一直在强调扩大农村消费,但是,没有几个企业真正把农村市场需求研究透彻,许多产品生产脱离了农村的实际,过分城市化的商品农民不喜欢,消费受到局限。因此,要鼓励企业根据农民消费特点改进工业产品设计,向农民供应价廉物美的农村适用型商品,刺激农民的潜在消费欲望。对于该类企业国家可在税收和贷款等方面予以优惠,扶持他们的长期发展。 其次,建立对低收入阶层补贴的长效保障机制。范剑平建议,国家应建立对低收入阶层补贴的长效保障机制,在财政支出中划拨专项,在出现严重通货膨胀或经济社会发生重大波动时用于对低收入群体的生活补贴,保证在非正常情形下,低收入群体的消费水平不出现明显下降。 他认为:“目前我们的补贴制度不够完善,补贴标准、补贴经费来源、补贴时间和补贴对象短期随机性较强,民政部门应建立低收入群体的详细档案资料,并定期更新信息,把补贴制度长期化、规范化,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低收入者在有困难时,及时得到政府的补贴资助,这是扩大消费的重要补充。” 再其次,社会保障制度建立和完善要优先考虑低收入群体。现在的低收入群体仍然未从福利制度取消的阴影中解脱出来,对未来支出的恐惧依然是他们扩大消费的主要障碍。因此,医疗、养老和就业等社保制度建立健全,首先要把低收入者作为要保障、要安抚的对象,他们的后顾之忧大于中高阶层、支付能力弱于中高阶层,但又是边际消费倾向最高的阶层,消费潜力较大,如果合理恰当、覆盖面广的社会保障制度落实到位,低收入群体的后顾之忧得以缓解,这部分人释放的新增消费量是巨大的。 最后,建立规范、科学和定期公布的服务消费统计体系。最近几年,随着居民消费水平提高和消费结构改善,非物质性的服务消费快速增长,但是由于统计制度的不完善,服务消费没有一个准确的统计,服务消费的统计缺乏连续性和可比性,低估、漏报的现象普遍发生,许多省份只有在几年一次的经济普查中才能发现问题,只好不断追加经济数据,这样既模糊了三大产业的贡献,给经济结构调整增加了盲目性,又无法有效监控服务业的发展。 范剑平呼吁,国家亟待建立科学、规范化和定期发布的服务消费统计核算系统,争取做到双月或每季度公布一次服务消费数据,用科学方法准确反映服务消费的增长变化,及时反映市场运行中出现的新问题,只有这样,扩大服务消费的政策制定才有据可依,否则服务消费永远是经济发展的短腿。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