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 > 正文

为什么必须坚定不移地沿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方向前进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字号:T|T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三十年来改革开放最伟大的成就,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在寻寻觅觅中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经济落后与市场经济的缺失不无关系,中国今天的经济繁荣是来自市场经济的繁荣,中国进一步的强大和现代化必须沿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坚定不移地前进。由于历史上没有经历过市场经济,加之转型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问题(其中有的是认识问题),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时候,很有必要加强对市场经济从各个层面的深刻理解。故此,本报从今天开始发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李义平关于市场经济的系列文章,以飨读者。   ■李义平专栏(1)■李义平   当改革开放三十年到来之际,最值得纪念和庆贺的就是我们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国历史上曾经的落后是因为市场经济的缺失,我们今天的经济繁荣是因为在寻寻觅觅中选择了市场经济,是市场经济带来的繁荣。由于历史上没有市场经济,在向市场经济前进的过程中,一旦碰到问题就容易怀疑、摇摆。所以,我们更需要深刻地理解市场经济,坚定不移地沿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方向继续深化改革。   我们所以要沿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方向前进,是因为市场经济无可替代的魅力。从纵的历史发展的过程来看,只有当人类历史进入市场经济之后,经济才有了长足的发展。今天看来,英国、德国、美国、日本无疑都是经济强国。然而在1700年以前的漫长岁月里,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欧国家的经济基本上没有发展,人均收入年增长率只有0.11%,630年才增长一倍。世界上其他地区和国家的情况也大致如此。当人类步入市场经济体制之后,这些率先步入市场经济的国家的经济得到了迅速的发展。从1820年—1990年这171年间,人均收入增长英国翻了10倍、德国翻了15倍、美国翻了18倍、日本翻了25倍。马克思、恩格斯也充分注意到了市场经济对于推动经济发展的巨大作用。在《共产党宣言》里,他们深刻写道:“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所创造的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像用法术从地下唤出来的人口——过去那一个世纪能够料想到有这样的生产力潜伏在社会劳动里呢?”马克思、恩格斯所讲的资本主义就是市场经济,他们把市场经济等同于资本主义。   市场经济对于生产力的推动作用,不仅表现在总量上,而且是以质的飞跃推动总量的发展的。对这一判断的有力证明就是改变人类思维方式、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巨大创新的三次革命都发生在市场经济国家。第一次工业革命发生于1760年到1840年,由英国领导,几十年以后,美国、德国、以及后来组成德国的地区也紧随其后。这次工业革命的代表性产品是蒸汽机以及工厂生产的棉纺织品、铁器以及陶瓷等。第二次工业革命发生在1840年到1950年,领导这次工业革命的有美国、英国以及欧洲的一些国家,特别是德国和法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通讯和交通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先是出现了电报和铁路,接着又出现了电话、汽车、卡车、飞机等工具,生产越来越多地以电动机和内燃机为动力,公司制度得到广泛发展。第二次工业革命还产生了一大批今天依然在使用的耐用消费品。第三次工业革命由美国、日本和欧洲领导。主要特征是信息经济或知识性工作的兴起。计算机的广泛应用,服务业中的从业人员超过了其他行业从业人员的总和。国际贸易、投资和金融在数量上迅速上升。第三次工业革命向我们展示了未来经济发展的趋势——有科技含量的产品将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力,有创新能力的国家、地区和企业,将成为未来竞争的佼佼者。   一位名叫詹姆斯·戈互特尼的学者,曾经对漫长的自然经济与市场经济进行过比较,他说,历史的记录其实就是对生存与饥荒势均力敌的较量的写照,经济增长的时期只是几次罕见的例外。英国商人的收入在1215—1798年的将近六个世纪里其实并没有多大差别。正如人类在600年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勉强度日一样,250年前后我们的祖先也过着相同的生活,只是从250年前步入市场经济的时候,人类社会的经济发展才进入了难以想象的时代。   对步入市场经济的国家的经济发展和虽然历史悠久、但却没有步入市场经济的国家的经济发展的比较更能说明问题。美国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在其《大国的兴衰》中认定,像中国这样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后来的落后恰恰在于官吏的保守,瞧不起商人,压抑对外贸易,不保护私有财产,拒绝市场经济。“私人资本的积累,贱买贵卖的作法,暴发户商人的铺张阔气,都冒犯了权贵士大夫。”得不到官方的鼓励,商人和其他企业家就不能兴旺起来。即使那些发了财的人也宁肯把钱用于购置土地和教育,而不情愿投资发展原始工业”。而欧洲的兴起恰恰在于选择了市场经济。保罗·肯尼迪指出,“大部分欧洲国家逐渐地、不平衡地与市场经济形成了一种共生关系,为市场经济提供了国内秩序和非独断专行的法律制度(甚至也对外国人提供)”并以税收的形式得到日益增长的商业利润的一部分。在亚当·斯密创造出准确辞句很久以前,西欧某些社会的统治者就已经默认,为了把一个国家从最低级的野蛮状态发展到最大限度的繁荣,除了和平,轻税和宽容公正的政府以外,就再也不需要什么了”。这就是说,选择市场经济和没有及时地选择市场经济,是西方世界兴起和中国落后的主要原因。   让我们换一个角度,从横向的、制约经济发展的各种因素的角度进行比较,人们会发现,很多情况与我们以往想象的并不一样。   首先,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并不在于资源是否丰富,如果说在农业文明的情况下资源状况和经济发展还成正相关关系的话,那么,在工业文明、在市场经济的状况下并不存在必然的正相互关系,甚至丰富的资源对经济发展并不见得有利。以色列人均GDP16000美元,盛产石油的沙特阿拉伯仅为7000美元,伊朗为1650美元,资源贫乏的日本和瑞士比资源丰富的俄罗斯富得多。查尔斯·韦兰在《赤裸裸的经济学》中指出,对97个国家在过去的20多年的经济绩效进行的研究发现,自然资源越少的国家,经济增长速度越高,在18个发展最快的国家和地区中,只有两个可以从地区获得丰富的资源。我国大陆也有类似的情况,浙江省自然经济并不丰富,但现在经济发展的各项指标却位居全国前列。温州、台州、义乌等地区资源缺乏其经济发展却蜚声世界,而众所周知的一些资源丰富的地区经济发展却并不如人意。   “荷兰病”的案例有助于揭示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荷兰本来是一个市场经济和对外贸易相当发达的国家,但自从20世纪50年代发现巨大的北海天然气后,经济依赖于天然气的出口,忽视了其他产业的发展,严重扭曲了经济结构。   其次,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并不在于传统意义上的地区优势。美国128公路地区历史悠久,距离政治中心较近,且有麻省理工、哈佛大学以及其他大学和研究机构,而硅谷地区并没有这样的优势,其发展却好于128公路地区。原因在于硅谷地区拥有激励创新的机制,而这一切恰恰是128公路地区所没有的。在我国也可以找到类似的情况,一些没有区位优势的地区如义乌、内蒙等经济发展不错,原因依然在于体制和机制。   最后,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发展也不在于历史的长短。人们通常把历史悠久和文化底蕴深厚联系在一起,然而,能不能促进经济发展,并不简单取决于文化是否深厚,而在于深厚的是什么文化。建立在自然经济基础上的文化的基本特征是:1、自然经济基础上的文化的基本特征是依附。普遍的人身依附,缺少独立人格。2、封闭。自然经济是自给自足,没有大规模的人员流动和物资流动,反映在文化上就是封闭,其极端发展就是夜郎自大,惟我独尊,拒绝一切先进的事物,继而从封闭走向愚昧。3、中庸和安贫乐道。中庸压抑人的创造性,使人缺少创新和冒险精神,安贫乐道使人不思进取。5、推崇哥们义气,缺少现代市场经济赖以产生的习俗、传统、规则、法制、契约精神和产权观念。6、“官本位”。一个社会的聪明人本来就有限,关键在于社会诱导信号把聪明的人引导到干什么,官本位使得少有的聪明人对为官之道趋之若鹜,而不是从事具体的产业发展。   我们进行了纵向和横向的比较,现在可以用经济史学家道格拉斯·诺思在《西方世界的兴起》的开宗明义的论述作为本文的总结。诺思指出“有效率的经济组织是经济增长的关键;一个有效率的经济组织在西欧的发展正是西方兴起的原因所在。”这个有效率的经济组织就是市场经济,她同样是我国经济繁荣的原因所在。沿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坚定不移地前进,是我们义无反顾的选择。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