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 > 正文

谁绊住了扩大消费的脚步

华股财经 2008年08月04日 15:00:32 来源:中国信息报 作者:钟蓝
字号:T|T
  近期,受美国次贷危机和消费疲软的影响,我国出口增速回落,国人更多地寄望“堤外损失堤内补”———以扩大内需继续保持经济的平稳快速增长。短期内能否事如人意?   回首国内消费,一季度,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0.6%,涨幅增加5.7个百分点。乍看数据相当不错,但若是扣除同期商品零售价格上涨7.4%的因素,则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只是与上年同期持平。一些地方物价上涨过快极易产生误判。一季度,广东居民食品类消费价格上涨17.6%,助推粮油类零售总额增长53.0%、肉禽蛋类增长29.5%,增速均创近年同期新高。表面上,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8.0%,增幅提高2.2个百分点,消费形势很是喜人。其实不然。扣除涨价因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增9.7%,同比回落3.8个百分点。   再说城乡居民消费的分类数据。近年来农产品大幅涨价带动农民增收,理论上讲受益农民在消费上会大有起色。可实际状况却是:一季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11.5%,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增长18.5%,城乡涨幅之差由上年同期的4.5个百分点变为-7.0个百分点;而消费品零售额城市增长21.2%,农村增长19.3%,城乡涨幅差距几乎没变。也就是说,包括元旦、春节在内的整个一季度,迅速增收的农民并未拿出魄力去放手消费。   至此,人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绊住了我国城乡居民扩大消费的脚步?   物价上涨是首要因素   国人消费向来是“买涨不买落”。而今,面对以食品为主的消费品大涨价,居民几乎无法囤积应对。于是,传统的消费理念被颠覆了,涨价对消费的刺激作用渐趋弱化,甚至走向反面。   一年来,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食品涨价最为凶猛。一季度,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上涨8.0%,单是食品涨价21.0%就拉动消费价格总水平上涨6.8个百分点,从而使食品类消费占居民消费总支出的比重明显加大,一向用来评判居民生活水准的恩格尔系数掉头回升。记者注意到,2007年一季度,我国居民食品支出占生活消费的比重为城市37.37%、农村38.30%;目前各地报出的数据则普遍提升,超过40%者不在少数。今年一季度,尽管浙江城镇居民食品支出实际下降了3%,恩格尔系数仍比去年同期提高1.8。再看农村居民的恩格尔系数,一季度,率先奔小康的浙江为40.01;黑龙江为40.47,同比上升1.42;湖北达到41.23,同比上升1.8。   物价上涨较高直接影响到居民的即期消费和生活质量。作为居民生活首选必需品,食品支出日益增加,多数家庭无奈之下只能压缩其他消费品开支。即便如此,部分地区居民的实际消费能力仍趋弱化,生活质量难免下降。以湖北为例,一季度,湖北省农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占现金收入的比重为65%,与上年同期持平。然而,涨价造成的生活成本迅速上升带给农民的却是消费质量下降。一季度,全省农民人均食品消费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上升了1.82个百分点,可购买食品的实物量反而变少了。据国家统计局湖北调查总队调查,在农民生活消费的9种主要食品中,除蛋类消费量有较大幅度上升外,食用油和蔬菜的购买量仅小幅增长,其他食品消费量均呈下降趋势。可见,农民的食品消费不但受到影响,且食品以外的其他消费也被挤压。   尤须关注的是,食品飙价让此类消费占大头的城市低收入群体生活负担格外沉重。一季度,北京市城市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6%,单是食品涨价19.1%就拉动总指数上升5.59个百分点。这当中,城镇居民20%低收入户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仅增长4.3%,10%低收入层城市居民消费价格却上涨了11.9%,表明低收入群体确已成为食品涨价的“重灾区”。为此,不少困难家庭被迫减少其他消费、降低生活标准和质量,以应对不断袭来的食品涨价风潮。   实际收入增速放缓抑制需求   扩大消费须有收入增长做保障。时下,一个不争的事实摆在面前:我国城乡居民实际收入增速正在减缓,且名义收入可观、“含金量”不足。一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增3.4%,增速回落13.2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实增9.1%,增速回落3个百分点。这本已削弱了扩大消费的动力,加之股市重挫给“消费升温”来了个釜底抽薪,扩大消费谈何容易!   毋庸讳言,一季度沪深指数一路走低,致使上亿基民股民不仅财产性收入大幅降低,甚至连多年的积蓄也蒸发近半。面对家庭财产转瞬骤减、生活支出随涨价疾增的严峻现实,投资者及其身后数以亿计的家庭成员都或多或少地抑制了消费需求。更有甚者节衣缩食,伺机“抄底”自救。这个现实如今已被载入相关统计数据。   有资料表明,一季度,广东城镇居民人均财产性收入同比下降14.6%,扣除价格因素影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微增2.0%。于是,同期该省城市消费品市场零售额增幅便由上年同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1个百分点变为落后全国平均值3.9个百分点。湖南省也不例外,一季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3.9%,比上年同期回落4个百分点。统计分析指出,这主要是受证券市场大幅下挫的影响,全省城镇居民人均股息与红利收入同比下降57.9%,其他投资收入同比下降57.3%,导致人均财产性收入同比下降16.5%。来自山西的统计调查则显示,证券市场持续下跌导致城镇居民财产性收入有所下降。一季度,山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长10.3%,增幅回落7.9个百分点。   对经济走势预期的不确定弱化消费者信心   由于长期制约我国居民扩大消费的教育负担过重、收入水平偏低、住房和医疗费用上涨超速等问题,近年来正逐步得到改善和解决,平心而论,现在的消费环境较之从前总体上已大有改观。但下一步居民消费意愿如何,还要观察消费者信心指数的走向。   一季度,我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为94.8,比上季度回落1.7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回落1个百分点;代表消费者对当前经济状况满意程度的满意指数同比上升1.1个百分点,反映消费者对未来经济前景看法的预期指数却同比回落0.9个百分点,折射出消费者对未来经济走势感到迷茫、消费意愿有所降低的心态。   显而易见,受美国经济衰退、各种不确定因素增多、我国通胀压力加大等消极因素影响,目前我国城乡居民对未来支出预期普遍存有顾虑,消费信心不足,消费欲望减弱,都将制约整体消费规模和消费水平的提升。而一些干扰不期而至,更加剧了扩大消费的难度。比如说,去年的农产品涨价促进农民增收本该成为拉动农村消费的契机,不料今春南方遭遇大面积冰雪灾害,加上备耕时节全国农资购买价大涨三成,致使农民普遍紧缩生活消费,以备不时之需。尤为严重的是,重灾区湖南省一季度农资涨价竟超过50%,在全国“名列前茅”,无异于雪上加霜!这对当期现金收入名义增长12.3%的湖南农民而言,连投资再生产都捉襟见肘,又岂敢有扩大消费的奢望。一季度湖南农民消费不振,农村消费品零售额增幅低于城市6.6个百分点,城乡增幅之差远远大于1.9个百分点的全国平均值。   综合上述消费现状,记者深感:扩大消费既是一个老话题,又是目前乃至今后实现中国经济成功转型、继续保持平稳快速增长的重大命题。如果仅仅将其视为出口受阻的“缓冲器”采取权宜之计,恐怕很难奏效。政府有关部门必须高瞻远瞩通盘考虑,加紧从增加收入、抑制通胀、稳定大局、提振信心等多方入手拉动内需,进而实现以消费升级促扩大消费、以经济繁荣促国强民富。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