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GDP面临“破7”风险 国务院三管齐下救急实体经济_华讯财经在线 
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宏观经济 > 正文

一季度GDP面临“破7”风险 国务院三管齐下救急实体经济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5年04月09日 17:58:48

  在一季度gdp面临“破7”风险的背景下,昨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三箭齐发”为企业减负,包括清理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下调全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下调铁矿石资源税征收比例。

  一季度gdp面临“破7”风险

  业内人士认为,一季度gdp增速下行几成定局,用电量增速也创新低至1%以下,二季度经济依然面临严峻形势。

  据北京商报报道,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日程,4月15日将发布一季度gdp增速等多项宏观经济数据。国家信息中心日前发布的报告预计一季度我国gdp将增长7%左右,而多家机构根据目前的经济走势分析认为,不排除“破7”的可能。中国社科院财经研究院根据前两月工业、投资等主要数据预测,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速可能在6.85%。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陈雨露此前也表示,价格和先行指标均表明中国经济一季度跌破7%的可能性很大,要高度关注通缩。同时,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均面临较大压力,真正的稳健很难守住。

  3月中旬以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带队,奔赴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安徽省和上海等地密集调研经济形势,业内预计为稳增长做政策储备。3月30日,央行、住建部、银监会三部委及财政部、国税总局先后发文,放松限贷政策、调整二套房贷认定、放松公积金贷款规则、放宽转让免税条件等,力度之大超出市场预期。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指出,从目前种种迹象来看,一季度gdp增速低于7%应该是大概率事件。虽然中央已经出台了一些稳增长政策,但考虑到目前严峻的经济形势,从政府表态来看,未来稳增长应该继续加码。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继2015年前两个月重要数据集体逊于预期后,3月份中国经济“倒春寒”的态势还在延续。“3月份全社会用电量预计会是负增长,这比我们之前的预期还要悲观。”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欧阳昌裕称,今年1月至2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2.5%,一季度用电量增速可能在1%以下,而此前的预期是2%以下。

  与此态势相一致,3月六大发电企业耗煤同比负增长20%,接近去年8月低点。而3月汇丰pmi初值49.2,较2月大幅下滑,并创去年5月以来低点。“结合这些数据来看,3月国内经济动能偏弱,是大概率事件。今年一季度gdp增速下行几成定局。”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判断。

  财政部财科所研究员王泽彩也认为,我国经济仍处于缓慢去产能、去杠杆、去泡沫进程中, 3月份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预期一季度gdp增长7%左右,而二季度经济运行形势更加严峻。国务院常务会议在日前清理税收优惠政策、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等基础上,出台了清理涉企收费、下调燃煤电价和降低铁矿石资源税利率相关政策,就是要减轻企业负担,支持创业创新,促进实体经济健康发展。

  国务院三招救实体经济

  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苏剑解释说,此次出台的三项政策属于供给管理,一方面有利于抑制通货膨胀,今年低膨胀大局已定,另一方面通过降低成本直接影响企业的盈利状况来刺激经济,最关键的是调结构效果比较直接,比如减税、减费等措施都是直接针对某些类型的企业。

  清费用

  会议确定,集中用半年时间开展专项行动,在全国全面清理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涉及行政审批前置、市场监管和准入等具有强制垄断性的经营服务性收费,行业协会商会涉企收费等,通过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立规矩、建机制,用依法、规范、透明的管理制度扼制“任性”收费,挖掉乱收费的“病根”。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战略发展部研究员高玉伟分析称,清理规范涉企收费,是对前期政策承诺的落实,力求言出必行、令行禁止,切实为企业清障减负,有利于改善营商环境,激发企业活力和发展动力,有利于稳定经济增长。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收入困难,难免巧立名目,擅自提高征收标准,出台新的收费政策,来弥补政府收入的下降。专家认为,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举措对于约束地方的行为也具有重要作用。

  具体而言,会议规定,对去年中央和地方政府确定取消、停征和减免的600多项收费规定进行自查、督查,必须落实到位。凡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且未按规定批准,越权设立的涉企收费基金项目一律取消,坚决纠正擅自提高征收标准、扩大征收范围的行为。凡没有法定依据的行政审批中介服务及收费全部取消。

  系统清理各项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尤其是那些借助政府权力,以商业名义、以社会组织名义,强制收取的各种会费、中介费、服务费,成为各方人士的共识。

  降电价

  在进一步实行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的同时,从电价入手“三管齐下”也是稳增长、调结构的重要政策“药方”。

  会议决定,适当下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和工商业用电价格。一是按照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下调全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约2分钱。二是实行商业用电与工业用电同价,将全国工商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1.8分钱,减轻企业电费负担。继续对高耗能产业采取差别电价,并明确目录,加大惩罚性电价执行力度。三是利用降价空间,适当疏导天然气发电价格以及脱硝、除尘、超低排放等环保电价的突出结构性矛盾,促进节能减排和大气污染防治。

  据了解,2012年12月25日,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此后2013年10月和2014年9月,上网电价曾两度下调,但销售电价未调整。

  “前两次上网电价下调主要是为了补环保电价、可再生能源基金等方面的欠账,而此次降电价既符合了煤电联动的政策,又直接降低了企业成本,实现了稳增长的目的,而且对高耗能企业和清洁能源发电有具体政策,促进了结构调整,可以说是三管齐下。”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欧阳昌裕表示,对电费占生产成本比例比较大的行业利好将更明显,比如电解铝行业的电力生产成本占到总成本的40%左右,“生产一吨铝需要1.3万度电,电价下调1.8分钱,成本就能降低234元。”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4年第二产业用电量为40650亿千瓦时,其中工业用电量为39930亿千瓦时,而第三产业用电量为6660亿千瓦时,其中绝大部分执行商业电价。以全国工商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1.8分钱来计算,仅工业用户就可直接降低成本718.74亿元,工商业成本累积缩减超800亿元。

  减税率

  为改善铁矿石企业生产经营环境、促进结构调整、支持上下游产业协调发展和升级、保障国家资源供应安全,会议决定,自5月1日起,依法适当下调铁矿石资源税征收比例,减按规定税额的40%征收。这对于国内铁矿石企业而言无疑是一大利好。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铁矿石企业相对于国外企业,开采成本高、品位比较低,国内企业相对国际铁矿石大企业,竞争力比较弱。目前国际市场大宗能源产品价格持续回落,从南美、澳洲进口的铁矿石价格在下跌。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全球铁矿石价格大幅度降低,国内铁矿石企业普遍处于亏损的状态,很难和低价的进口铁矿石竞争。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张斌表示,现在铁矿石整体价格低迷,受国外铁矿石冲击的背景下,国内企业负担重,亏损比较严重。铁矿石资源税降低,力度很大,至少可以为国内的铁矿石企业节省不少现金流。

  “在当下企业亏损加大的情况下,如果国内资源税不调减,企业成本高,价格就没有竞争力。”财政部财科所研究员王泽彩称,“这样不利于企业增强竞争力,不利于企业走出去,不利于国内调结构。因此,调低资源税利率,能够极大降低企业成本,增强竞争力,支持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维护国家能源安全,为保持实体经济恢复性较快增长注入了一剂清新剂。”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20年来,铁矿石资源税已调整过多次,1994年是按60%征收,2002年是按40%征收,到2012年比例又提高到80%。

  根据我的钢铁网对唐山典型矿山的调研分析,从矿山企业税费的构成来看,资源性税费和其他税费占企业税费总额的比重分别为47.8%、52.2%,其中资源税占总税费的23.5%、资源补偿费12.6%、矿权价款11.7%、探、采矿使用费较小0.013%(可忽略不计).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分析师张琳在接受采访时称,此次调整相当于是在现在基础上砍了一半,又回到2002年时候的征收标准,但相比当下惨淡的铁矿石市场,这种调整释放的信号是“救命”的。

  鉴于国产矿所处的困难局面,早在3月底,中国冶矿协地方铁矿委员会秘书长李凤海就透露,就如何减轻国产矿负担,他正着手准备材料向国家层面建言,其中在税收调控方面,除了建议调整资源税征收比例外,还包括增值税的调整。

  不过,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也表示,降低资源税对矿山企业是件好事,但毕竟降税力度有限,更多是要取消、减少地方各种不合理收费,这方面还有较大减负空间。“更重要的是要企业加强管理,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作用,优胜劣汰,该退出的要退出。”他说。

  “给企业‘念紧箍咒’要上报”

  国务院常务会议“合力”为企业“减负”。李克强总理给参会的各部门负责人提出了一项“硬要求”:各部门今后出台文件、规定,如果是给企业“念紧箍咒”、“套枷锁”的,一定要上报国务院做评估。

  据新京报报道,“去年,我们从中央到地方累计取消了1000多项收费事项,这些改革到底落实了没有,要利用这次清理的机会,进一步展开督查和自查。”总理说,“不能光出政策、下文件,企业却感受不到这些实惠啊!”

  他说,在全国范围内清理规范涉企收费,既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的组成部分,也是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有力措施。这有利于帮助企业抵御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李克强明确要求,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清理那些“必须要取消的收费项目”。

  “我到企业考察时听到,现在还是有很多收费项目,名目繁多啊!有些环节,之前统计的收费有几十项,跟企业实际了解,林林总总的项目有上百项!这让企业怎么发展?”讲到这里,总理的语气明显加重了。

  他说,各种各样的收费项目,不仅增加了企业的经营成本,更重要的是,“把企业的市场预期和成本计算打乱了”。

  “今天找到你就跟你收钱,具体收多少钱还可以讨价还价!”李克强说,“这些收费乱象,包括各种变相收费,严重影响了企业的发展。这次一定要坚决清理!”

  总理还给参会的各部门负责人提出了一项“硬要求”:“各部门今后出台文件、规定,如果是为市场取消‘枷锁’的,那当然欢迎;如果是给企业‘念紧箍咒’、‘套枷锁’的,一定要上报国务院做评估!”总理说。

  他强调,政府要做的是让市场更多发挥作用,尽可能激发市场活力、为企业松绑。

  知易行难,许多国家的财政政策都面临着这样的悖论:政府往往在经济形势向好、财政盈余时更乐于减税降费,而在经济不景气、财政捉襟见肘时则明显缺少动力。但对于企业经营者而言,越是在后一种形势下,减税降费的政策才越能最大化地发挥“及时雨”的功效。

  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情况下,这是个两难选择。但李克强显然知道中国经济的活力与韧性到底在哪里。

  而要盘活中国经济这盘大棋,“四两拨千斤”的财政无疑是最重要的宏观政策工具之一。这其中,决不能仅仅依靠扩大公共产品的供给来“保驾护航”。

  这就是李克强为什么将“减税降费”称为“积极财政政策”的真正原因。

(责任编辑:df127)

var sogou_param = new Array(); sogou_param["pid"] = 'hxcaijing'; sogou_param["ct"] = 'textlink'; sogou_param["iw"] = '610'; sogou_param["ih"] = '70'; sogou_param["charset"] = 'gb2312'; sogou_param["c_bg"] = 'FFFFFF'; sogou_param["c_te"] = '000000'; sogou_param["c_ho"] = 'FF0000'; sogou_param["rn"] = '3'; sogou_param["cn"] = '2'; sogou_param["fs"] = '14'; sogou_param["cm"] = '12'; sogou_param["pr"] = '1'; sogou_param["ul"] = '1'; sogou_param["al"] = '0'; sogou_param["ppc"] = '0'; sogou_param["tml"] = '40';

投资顾问   大盘   股票软件   私募内参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模拟炒股   千股千评   行情中心   大盘指数   大盘分析   大盘   炒股软件   炒股技巧   股票入门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