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宏观经济 > 正文

高利贷大案频发隐射中国经济“怪现状”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1年12月31日 17:27:35

  曾经龙腾虎跃的温州民间资本,如今已经陷入天寒地冻之中。

  “以前一个老板调剂1000万非常容易,现在想拆借100万都异常困难。”温州星际集团董事长陈时升2011年12月29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以“突然冰冻了”形容当前温州的民

  间借贷现状。

  两三分的月息,根本就借不到钱。在陈时升的记忆中,改革开放30多年来,温州从来没有这样过。他认为,高利贷案引发的信用危机,不会在短期内消除,恢复到当初的良性状态,估计需要五年甚至更长时间。

  2011年,被高利贷挫伤的,不仅仅只有温州。浙江金华、内蒙包头、鄂尔多斯、江苏泗洪等地接连不断地爆响“地雷”,令“高利贷乌云”如幽灵般笼罩在神州大地上。

  高利贷大案集中爆发

  2011年1月20日到6月20日的5个月时间里,央行六次上调了存款准备金率。因为时间极其有规律,被财经人士笑称为央行的“例假”。央行的单边动作,令存准率达到创纪录的21.5%,全国中小企业顿时资金链紧张。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的央巴图是这一政策的受益者之一。他的职业是放高利贷,受存准率高企影响,企业和商人难以从银行获得资金,很多人只得转而与央巴图这样的放贷人合作。

  央巴图举了一个例子:朋友取得了一个造价2000万元的基础设施工程,前期投资需要1000万,而他的自有资金只有400万,建设周期一年。如果要承包下来,必须借600万的高利贷。按三分的月息计算,一年的利息为36%,即要216万。而工程保守收益为20%,总收入应在400万元左右。扣除利息,可以确保184万的净利润。

  “放高利贷的,不劳而获,比施工赚的钱还多。”央巴图很客观地分析了两者的关系。在过去几年,他一直在鄂尔多斯做着这样的生意。而他的生意伙伴,多是有项目的商人。

  在鄂尔多斯,以基础设施建设、煤矿开采以及房地产开发为业的商人,聚集了数百亿的民间借贷。谁持彩练当空舞?有从容的舞者,更有受伤的玩火者。

  鄂尔多斯市凯信至诚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石小红在她42岁时从巅峰中坠入深渊。由于非法吸收高达7亿多元的公众存款而无法偿还高额的利息,她选择了人间蒸发,结果导致案发而被司法机关逮捕、起诉。石小红案揭开了鄂尔多斯高利贷的潘多拉魔盒,此后,涉案金额过亿的祁有庆案、梅良玉案、苏叶女案相继爆发,有媒体以“鄂尔多斯经济崩盘”描述,震动全国。

  而在浙江金华,富姐吴英一审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引发经济界、法律界、学界高度关注,媒体高强度的报道,令这一事件广为人知。推动民间借贷案件走向高潮的,无疑是温州数十名老板集体跑路事件。

  在老家江苏泗洪传出高利贷崩盘消息后,北京某企业董事长王盛吉立即赶回去收回本金。“高利贷游戏其实就是击鼓传花,谁接最后一棒,谁就得亡命天涯。”

  2012或降温

  资金链断裂、跑路、自杀……成为2011年经济界耳熟能详的词语。温州、鄂尔多斯这两个民间资本最为活跃的城市,也成为2011年最受媒体和学者关注并解剖的反面样本。

  陈时升说,温州企业拆借民间高利贷多为临时调剂。比如,在银行的贷款到期时,企业从民间借来资金还给银行,然后再从银行贷出回填民间借贷,即弥补还旧贷和借新贷中间的空窗期。

  “这招现在很难行的通了。”他说,2011年每家企业都紧张,再加上受跑路事件影响,即使是特别要好的朋友也不借贷了。另外,企业向外借贷,对方会担心该企业可能出了问题,而产生恐惧心理,形成信用危机。“以前拆借几十万上百万的资金就是一个电话,条子都不用打。这次风波改变了原有生态。改革开放30多年来,靠民间资本发展壮大的温州从来没有出现像现在这样的信用危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陈时升认为已经形成的恐慌或使信用危机不会在短期内消除,要想恢复到当初的良性状态,估计需要五年甚至更长时间。

  陈时升表示,对于很多中小企业来说,元旦是小坎,春节是大坎。渡过去可能会迎来转机,而渡不过则面临被洗牌。他预测,2012年上半年宏观政策不会发生大的变化,下半年可能会有一些调整。

  资金困境被认为是2011年中小企业最大的“心病”。受物价不断攀高影响,防通胀成为中央政策主轴,金融政策不断加强,银根紧缩,存款准备金率达到创纪录的21.5%。“池子”落闸限流,立即引发中小企业喊渴。作为中小企业融资的主战场,民间借贷在过去一年风急火炽。

  “我认为2012年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将得到缓解,高利贷现象将会降温。”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2012年社会资金供给将比2011年有所松动,再加上对中小企业扶持政策将进一步出台,企业头上的压力将慢慢减轻。

  专家呼吁利率市场化

  不过,依然有很多人对2012年的高利贷市场充满忧虑。

  前述企业负责人王盛吉表示,2012年是“现金为王”的一年,现在还没有收回高利贷的,前几年可能白忙活了。

  “有人预测,在这一轮股市巨幅下挫中,也有高利贷的影子,很多股民看空积重难返的股市,逃离并转向风险看起来小得多的高利贷市场。这也向我们提示了高利贷的风险。”他说,高利贷抬高了社会融资成本,使得实体经济回报率下降,影响了企业的活力,不利经济发展。

  著名经济学家谢国忠指出,当前民间高利贷市场30%甚至更高的利息水平,是银行利息的数十倍,将迫使那些借钱的老板在收益预想落空后选择逃跑,引发中国式的次贷危机,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如何防范风险?郭田勇认为,从根本上降低和消化高利贷风险,着力方向有二:一是深化改革,推动利率市场化;二是降低金融机构准入门槛。

  他表示,备受关注的《放贷人条例》和修改《贷款通则》有望在2012年取得进展。

  对于利率市场化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表示认同,金融机构的主要职能应该是为企业和个人提供融资服务,支持和促进经济活动。当企业将解决资金需求矛盾的窗口转向高利贷时,已经显示出金融机构角色失真,亟待纠偏。


创业网   大盘   股票软件   私募内参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千股千评   行情中心   大盘指数   大盘分析   大盘   炒股软件   炒股技巧   股票入门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