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宏观经济 > 正文

中国增长空间取决于政策主动性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1年12月31日 17:56:10

  2011年12月22日,由《华夏时报》主办的“海澜国际马术第五届中国CEO高峰论坛”在无锡江阴举行。300多位来自一百多家民营企业的CEO和经济界、学术界的精英出席,共商2012年企业的生存发展之道,并为国家经济转型出谋划策。

  在这次论坛上,无论是与会的学者还是企

  业的老总都认为过去的一年对于世界而言,并不是一个好年份——一方面是全球陷入持续的经济和政治动荡,另一方面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也面临着自身经济结构调整的巨大难题。2011年过去了,许多问题被带入2012年。

  论坛当天上午,主办方《华夏时报》的总编辑水皮发表了主题演讲。他说,2012年是个问题年,但更大的问题在于2011年世界遇到了几乎所有的问题,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该发生的是欧债危机和中东革命,不该发生的则是美债危机,它实际上是一个闹剧。2011年,该死的人死了,不该死的人也死了。该死的人是拉登,因为拉登发动了“9·11”之后,全世界近10年基本上都在反恐与战争的阴影笼罩之下,并因此出现了一系列经济问题,包括美元持续走弱、大宗商品持续偏高、中国面临输入性通胀,以及中国在最近几年经济政策的一系列被动局面,所以拉登的确该死。而不该死的也死了,乔布斯是近几十年好不容易给世界带来快乐的一个人,但是天妒英才。中国经济正处在升级换代的时刻,而这个引擎在哪里,谁也不知道。但是如果中国有一两个乔布斯,那前景就不一样。2012年,《华夏时报》将在全国范围内举办一个“寻找中国乔布斯”的活动,通过透视PE在中国的活动现实,来寻找产业升级的途径。

  水皮指出,目前大家对2012年经济前景的看法普遍悲观。从行业角度讲,互联网又面临一次泡沫破灭的过程,新兴产业泡沫也将破裂,汽车业更是惨不忍睹,房地产又在调控当中。这些给中国带来希望的产业都处于调控之中,所以2012年要保增长、稳增长,8%的GDP靠什么实现?这未必像过去那么乐观。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讲,自拉登被击毙之后,国际局势就开始发生变化。美元指数自2011年年中回升了80%以上,这意味着强势美元的开始。所带来的一系列后果现在看来未必对中国不利。美元指数上升将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下行,不光是贵金属,包括粮油亦是如此。一直以来困扰中国的所谓“输入型通胀”压力也可以减轻。其次,美元指数上升,事实上相应造成人民币贬值,但是人民币不会进入长期下降的通道,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将会常态化。

  更重要的是,美元指数上升,包括美国市场阶段性机会的出现,促使美元回流。美元回流的结果是让中国的外汇储备开始减少。因为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实际上成为中国的一个“烫手山芋”。中国的外汇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但是这笔巨大的外汇,掌握在不合适人的手里就是一个包袱,掌握在合适的人手里就是一笔财富。外汇储备的无限增长,直接导致暂缓人民币的投放直接上升,稳健的货币政策演变成从紧的货币政策,对冲这些流动性必须提高存款准备金率。2011年中国银行业的存款准备金率已经达到21.5%,远远高于17%,产生的后果就是中小金融机构囊中羞涩,无钱可贷。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就演变成历史上最最艰难的时刻,这就是在稳健的货币政策环境下,造成中国中小企业史无前例的融资难的局面,看上去很矛盾、很尴尬,其主要原因就在于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带来的被动。

  水皮还认为,中国的经济政策现在非常被动:为了稳定物价,所以不让涨价并限价;为了打压房地产,所以限购。这些措施从某种程度来讲都是违背经济规律的。他期望在新的一年,这些“没有办法的办法”能够画上句号,能够抓住美元指数走强这个契机,能够适度推进人民币改革,从而把经济政策的主动权重新拿回来,变被动为主动。“未来中国经济还能有十年、以至二十年可喜的增长空间,中国的市场很大,关键就在于把握主动性。”水皮说。

  姚景源:长期增长靠政策刺激难持续

  原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兼新闻发言人、著名经济学家姚景源在“海澜国际马术第五届中国CEO高峰论坛”上的“猪”论、“吃药”论和“首堵”论,为在场的企业家们津津乐道。

  “从2010年到2011年下半年,最热门的词汇就是‘物价上涨’。我们谁都得吃,而且一天三顿,肉禽蛋菜占70%。这就导致大家每年都要面对物价上涨,顿顿都遭受通货膨胀,所以社会反响就特别大。”对于通胀压力,姚景源做出了寓庄于谐的解读。

  姚景源预测,中国未来还将面临输入型通胀的风险:“如果世界经济的流动性泛滥,那么大宗商品的价格势必会被推高。世界经济复苏速度加快意味着需求加大。同时,现在新兴市场国家有30亿人口正在走向工业化和城市化,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不会减弱,只会加强,所以我们对输入型通胀不能掉以轻心。”

  3年农民生涯、9年工厂经历,从农民、工人到政府高官,姚景源善于用朴实的语言来描述复杂的经济学理论。“猪肉一会儿涨,一会儿跌,把农民折腾得是一会儿杀猪,一会儿养猪。”他的“猪”论一语道破了因农产品流通体系的薄弱而带给农民的困惑。

  在旁人看来枯燥的数字,姚景源却如数家珍:“2011年中国经济总体上处在一种下行的状态。2010年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是9.8%,2011年前三季度分别为9.7%、9.5%、9.1%。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连续四个季度在下行。支撑整个经济的重要力量是工业,然而工业的形势也不容乐观:2011年一季度为14.4%,二季度下滑到13.0%。”面对这些下降的指标,他指出,2012年中国经济的主基调应该是三个“稳”字:稳定住经济增长、物价和社会大局。

  为了应对金融危机,政府曾采取了一系列刺激措施。姚景源认为,要取得长期增长,靠政策刺激难以持续:“2008年、2009年我们可以投‘铁公基’,但现在干什么,确确实实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就像人一样,短期可以吃药,但长期不可能一直靠吃药来维持。经济增长也是这样,长期一定要使经济增长由政策刺激增长转回常态。”

  当出口和投资两驾拉动中国经济的马车遇到困境,消费这驾马车又该如何?姚景源说:“2000年是中国消费结构升级的重要时间点。2000年以前,中国人的消费更多集中在衣食,以后则更多地放在住行。这造就了汽车业和房地产业的辉煌业绩。”然而,汽车业的繁荣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北京现在不叫首都了,叫‘首堵’,现在中国堵车已经堵到县级地区了。”姚景源说。

  陈淮:房地产“淡市”没什么不好

  当一些经济学家和地方政府官员在为房地产和内外经济形势眉头紧蹙的时候,我们却听到了另一种声音。“中国经济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困难。”中国城乡建设经济研究所所长陈淮以家电和汽车业经历过的萧条与崛起为例,指出困境的解决办法远远超出眉头紧蹙的经济学家们的预期。

  “淡市有什么不好?怎么就是一种危机?”当学界、地产界和地方政府官员认为楼市调控过严可能会影响经济走势时,陈淮在“海澜国际马术第五届中国CEO高峰论坛”上表示“淡市没什么不好”。

  对于“淡市”的说法,陈淮指出,如果这个淡市是因为限购政策把包括“刚结婚的年轻人非得买240、280平米的房子,为卖而买的需求,炒房团、投机性需求,以及奢侈性需求”在内的过度占有资源的需求限制住了,那么这个淡市没什么不好。“我们需要对这个市场的供求进行一个高潮过后的适度调整,这个调整没什么了不起。而这样一个房地产的‘淡市’,可能要经历较长的时间。”

  直爽的陈淮每次出席论坛,都会成为全场的焦点。“最严厉的调控还没来”、“房地产靠摆平银行行长、国土局长的时代已经过去”、“调控没打算让所有开发商都活下去”,当人们听到他的这些演讲,认为房地产的冬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他同时也明确指出:“中国房地产业还将辉煌20年。”

  陈淮在其自述中表示,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期间,他对中国实践发展的情况有了一点了解和体会。“中国经济年年困难,年年做,年年做得还不错。”“现在的丈母娘需求是房子,20年前的丈母娘的需求是冰箱、彩电、洗衣机就行。”“19世纪的钢铁、化学工艺、铁路、电力的普遍应用以及内燃机的发明,整整影响了人类一个多世纪的经济发展,甚至包括人们打仗用的武器。上世纪的高科技能拉动世界经济一百多年,20世纪高新技术这朵鲜花怎么可能还没开放就凋谢了呢?”

  对于正处于调控中的房地产,陈淮指出,中国稍微放缓一点房地产市场的发展速度,在这种状态下更冷静地观察外部环境和国内经济运行状况,对房地产发展的速度进行适度调整,没有什么不好。“无需否认的是,在前几年房地产发展的过程中,有那么一段兴旺高潮期。但现在我们需要用一段时间把供求关系进行梳理。我们需要一种新的城市结构,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的一个城市结构序列。未来我们需要在二三线城市和县城与中心镇的布局上重点进行调整,让这些城镇也发展起来,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而不仅是沿海城市一枝独秀的状态。”

  对于2012年房地产的走势,他认为,2011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说法,即2012年要加快普通商品房的建设。这实际上已经对2012年的房地产做出了判断。值得注意的是“加快”二字,而且是“商品房”。也就是说,2012年要努力增加有效供给。

  严介和:中国民企仍依赖国家政策的支持

  “一流的企业就是一流的商学院,让每个人记住你就是CEO。”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严介和在“海澜国际马术第五届中国CEO高峰论坛”上如是说。

  在国内数以十万计的民营企业家中,严介和绝对算是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他过往30年的创业经历在外人看来毁誉参半,他提出中国的民营企业纵然此刻面临着艰难险阻,但只要有脚踏实地、乐天知命的创业精神,未来的道路还是充满希望与光明。或许正是这些年的大起大落,让严介和悟出了如此多的创业与人生道理。

  “一个人讲话、做事、心态,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只代表自己。而一个成熟的民营企业家,就是要具备自信、自尊和自足,自信是成长,自尊是成熟,自足才叫成功。自信不自傲,果断不武断,这是民营企业家的成长阶段;自尊不自负,这是民营企业家的成熟阶段。民营企业家既讲自足长乐,更讲自足不足以长心。”严介和这样道出了他的开场白。

  谈到眼中成功的企业家,他描述,一流的人既是最优秀的,也是最苦难、乐观的,既是最可爱的,也是最可怜的。中国的民营企业承担了中国最重的税负并承受了大型国企的垄断压榨,这使得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背负着无数的重担艰难前行。

  严介和认为,在当今的经济格局下,民营企业已经告别了单打独斗的模式。经济全球化中世界五百强的进入、国有大型企业的垄断,决定了民营企业需要抱团取暖,互相借鉴利用。民营企业从高山仰止起步,到今天为国家经济作出重要的贡献,拉动了就业,提供了税收,增加了收入,但再次面临制度生计的挑战。民营企业的成就来自于30年的改革开放,而要取得更大的成就,仍依赖国家政策的支持,依赖更大程度的改革开放。

  在总结民营企业成长规律的时候,严介和指出,民营企业走过30年,虽然它们的身上带着被唾弃的原罪,但是在历练中依然走出一条超常发展、回归正常、完成以社会为己任、以企业为本位共创财富之路。今天的民营企业家群体的成就得益于改革开放,因此这个群体自足、感恩无处不在,他们在用感恩的心,说感恩的话,做感恩的事,当感恩的人。

  虽然严介和对民营企业家作了诗意的阐述和类比,也谈到民营企业的生存困境和不足之处,然而随着21世纪另一个新十年已经拉开帷幕,这一群曾经叱咤市场的民营企业大佬们,他们的企业也面临着传承和发展的难题,他们的成就和所遭遇的是是非非也终将成为历史,而作为80后的二代民营企业家则开始延续父辈的事业,这些已经生存了十数年的民营企业能不能很好地传承下去,并且在其中涌现一批能够立足于国内并打进国际的企业来,依然是一个未知数。也许,未来中国的民营经济能够走向何方,更值得期待。

  蒋锡培:高速发展需积累竞争优势

  “远东成为业界世界第一只是个时间问题。”从修钟表起家到百亿身家的董事局主席,江苏远东集团董事长蒋锡培白手起家的传奇故事广为人知。在“海澜国际马术第五届中国CEO高峰论坛”上,他当选为“年度人物”之一。

  他在论坛上表示,目前环境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在这样的情况下,光是考量我们这些环境怎么去变?如何变?固然很重要,因为这些对于我们应该说没有一个不受影响的。不管你是什么行业,什么地区,但所谓的外部环境一定是通过内在自身因素发挥作用,如果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你还能够高速持续地发展,说明你积累了很多竞争的优势。

  近年来,远东先后入围“全球华商500强企业”、“中国企业500强”、福布斯“中国顶尖企业100榜”、“中国民营企业竞争力50强”、“中国电气产品制造十大领军企业”,其中电缆业务产销量已连续12年位居全国第一,远东也成为了中国电缆行业的第一品牌。

  从创立至今20多年时间,伴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巨变,蒋锡培带领远东进行了5次体制改革。进入21世纪,中国国有经济体制改革全面展开,蒋锡培开始与4家国企进行谈判,准备回购他们手中的国有股份,再度实现民营化。

  从民营到国有再到民营,蒋锡培和远东集团正好顺应了中国经济改革的四次浪潮:温州模式、苏南模式、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和完善法人治理结构,4次改制也让远东的整体实力和市场竞争力得到了大幅增强。

  经过20年的积累,远东集团在蒋锡培的带领下,已经在国内外行业内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但蒋锡培在企业发展的同时始终不忘回馈。远东控股集团20余年来持续关注残障人事业。21年来远东先后安置了2000余名残障员工,是中国安置残障人士最多的民营企业。除了长期关注残障人事业外,远东还积极投身慈善与公益事业,自成立以来已累计捐助款项2亿多元。蒋锡培也因此与李嘉诚等一起当选为“全球华商十大首善”,并被评为“2008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远东也获得中国慈善界的最高荣誉“中华慈善奖”。

  任晋生:制度创新成就企业未来

  在“海澜国际马术第五届中国CEO高峰论坛”上,先声药业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任晋生被评为“中国杰出CEO”。

  居安思危,如何才能保持企业在未来10年、20年甚至100年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