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焦点 > 正文

美政客叫嚣中国的钱没必要还 称中国大量借债加剧危机

华股财经 2011年08月11日 09:45:17 来源:经济参考报
字号:T|T

  1999年,在具有传奇色彩的鲁宾辞去美国财长职位前夕,他当时的下属、现任美国财长盖特纳一时兴起,作为告别礼给他归纳总结出所谓"鲁宾主义"的经济理论。该理论的其中一个要点,大致意思是:借债人要对他们所借债务负责,债主也要为能否收回出借资金承担责任。

  十余年后,腼腆的盖特纳坐上了鲁宾当年的职位,尽管他在公开场合均断然否认美国有违约之虞。但他十年前归纳的这个理论,以及美国主权信用破天荒被降级的事件,却应提醒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国债权人:现实很残酷,债主很凶险,万一美国债务难以为继,中国责任岂容推卸?

  这其实已有苗头。比如,在反思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一些美国右翼人士就主张:危机之所以爆发,国际经济失衡是主因,而中国的贸易盈余、高储蓄率以及对美国的大量借债,则加剧了美国的问题。在此次美债纠纷中,一些美国政客更叫嚣:既然是中国的钱,那就没必要还。

  借债借出了祸害,中国如果有一天"被自愿"地卷入美国的债务危机,损失可比现在深陷希腊危机的私人债权方严峻得多。毕竟,中国光美国国债就有1.1万多亿美元、美国机构债3000多亿美元。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现实却是:强势的借债人有耍赖的迹象,而且还理直气壮。那么,债主该怎么办?处于被动局面的中国,当前主要有三种选择。

  对策一,努力要债,收回本金。可惜,在实践中,此举很不现实。借出的债,如同泼出去的水,尤其是考虑到债是借给了世界最强势的美国。美国之所以目前还能按时还钱,那是希望能维持信用,借入更多的钱。如果有一天,中国说债务必须清算,本金必须归还,美国能同意吗?会否图穷匕见?

  对策二,继续放债,求得心安。这其实正是中国目前的做法,既然两国"风雨同舟",美国破产,中国也受难,那就继续再对美国放债。美国高兴,中国决策层也省心。但这种做法显然漠视现实,并给后人留下巨大隐患。如上所述,美国债务越堆越高,总有一天难以为继。一旦出问题,在"美元陷阱"中越陷越深的中国,损失将是惊人。

  对策三,缓购债,多元化,降风险。继续大举购债不智,想收回本金也难如登天。唯一的可能,就是采取"中间办法",美债仍要买,但尽量少买;多元化必行,步伐要加快。只有这样,方能尽可能地维护中国利益,也不至于因此和美国彻底闹翻,导致更大损失。

  "中间办法"能否成功,其实考验中国的三项能力:

  一是考验中国的投资能力。即在多元化方面,能否购买到真正的优质资产,能否确保外汇储备安全并增值,如果购来的都是垃圾资产,那还不如美国国债保险。二是考验中国刺激内需的能力。要改变这种外汇储备的过度增长,就必须有真正有效的措施刺激内需,同时加快金融改革,避免赚钱为美国做嫁衣。三是考验中国的外交能力。中国拥有庞大美国国债,这是中国的负累,但也是美国的弱点。在与美国的博弈中,我们能否将之化为中国的筹码,而不总是成为被美国要挟的对象。

  当然,多元化无疑是一条坎坷路,需耗费精力,承担风险,甚至当事者还可能因此面临误会、付出沉重代价,但为整个国家利益计,这条路总需要走出去的。

 

  何志成:对待美债危机 中国要有“债主”的态度

  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10日讯(记者 刘锋) 标准普尔5日将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AAA”降至“AA+”,消息一出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和商品市场剧烈震荡。人民币升值预期加强,外汇市场如何演绎?为此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了中国农业银行高级经济学家何志成,就当前的热点问题加以解读。

  何志成表示,标普下调美国评级是意料之中,市场早有预期。“外汇市场是很平静的,不像股票市场出现暴跌。为什么股票出现暴跌而汇市市场比较平静。这背后有一种心理上重要的影响,担心中国在这个时候大量抛售美债。但是市场有点反应过度。中国不会在这个时候抛售美债。预计外汇短线会收到一个很大冲击,但很快大家就会明白是虚惊一场。美国国债仍然是最好的中长期投资品种,美国国债水平就应该是AA+水平。这个水平比日本还高一点,不是很不值钱的水平。”

  何志成指出,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利大于弊,对全球经济、对美国经济、对中国经济来说是好事。“因为第一次有一个权威的评级机构,实事求是揭示了美债的本质,揭示了美国经济衰退的本质,同时告诉了全世界,这种靠债务,靠无限制的发债去维护本国人民福利水平,获得选票这种做法是不可持续的,有这种做法导致的经济模式是酝酿巨大金融危机。”

  何志成强调,中国目前持有美债规模是恰当的。“中国长期以来,没有国际市场定价权,没有话语权。根本原因是没有实力。当美债、欧债危机显现后,就凸显出中国的实力。中国的钱往那投,那儿可能就安全,不往那投,那儿可能就出事。中国现在掌握了国际金融市场最重大一个话语权,甚至是定价权。中国未来会买卖多少美债,买多少欧债,都会牵动国际市场的神经。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有的经济学家抛售美债,这种做法肯定是不可取,还有很多经济学家鼓励我们继续买美债,这也是不可取的。”何志成认为,要充分利用现在的美债欧债规模为中国办事情。“对待美债危机,中国要有一个强势态度,拿这个当武器,如果你不答应我的事情,我们就不买你的国债,甚至抛售你的国债。要把这个作为谈判的筹码。提到一个重大战略思考上来,怎么来做对中国最有利的事。”何志成说。

  何志成特别指出,当前应把调整债务结构作为工作重中之重、急中之急,持有的外汇和债券尽快变为优质资产,才是目前应该最紧迫的工作。

  (中国经济网)

  美债危机倒逼中国外储多元化

  “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市场如此恐慌了,市场为何如此的恐慌,到底避险在避什么险?除了欧债和全球经济二次探底以外,现在我们终于都明白了,原来评级机构要动手了。”FX168财经集团高级分析师许亚鑫6日一早在自己的微博上如此写道。

  作为行业内的资深老手的许亚鑫还略显有些讶异,但老牌的投资家罗杰斯则表示这个根本不让他惊讶,“作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几乎所有的人都应该知道美国的3A评级早已经名存实亡。”罗杰斯在接受和讯网的电话专访时如此说道。

  美国危机?

  8月1日是中国的建军节,对于美国两党而言,则是几番政治厮杀之后的胜利日。历经一年多的你争我夺,美国国会终于在这一天达成了提高债务上限的协议。事实上,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美国联邦政府到今年5月16日已经突破14.29万亿美元的法定举债上限,而国会如果不在8月2日之前提高债务上限,那么实际上奥巴马政府将无法偿还债务,美国可能陷入失信和赖账的风险。

  最终在8月2日通过了提高债务的协议,该协议的基本框架是立刻提高近9000亿美元的债务上限,同时在十年内削减1万亿美元左右的政府支出,其中有3250亿美元来自国防开支。此后由来自参众两院的民主党和共和党人组成一个特别委员会以制定进一步削减1.5万亿美元的方案,并在年底提交国会批准。

  “这其实是技术性违约,也就是缓期还债。”许亚鑫告诉记者。我欠你的债务快到期了,但是我暂时还不起,不是我不还,而是以后还,许亚鑫进一步解释。

  那么对于美国而言,这不仅仅是美元的问题了,更重要的是美国的信用问题。美国国债包括三部分,分别为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包括联邦养老金机构)、美国国内投资者和海外投资者持有,任何赖账的行为不仅仅是对海外投资者的打击,而且是对美国的打击。

  事实美元已经不再是全球的问题了,而是美国的问题了。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夏斌撰文指出,美国两党在国家利益上的认识是一致的,若真的违约,不仅会对全球金融市场带来大动荡,且会直接使得美国金融体系陷入“巨大的混乱”,国债及与此挂钩的一系列金融工具利率上升,民众的房贷、车贷利率增加,直接损害正在艰难恢复的美国经济。

  如此重大的责任,是民主和共和两党都不愿意背负的。

  而所有这一切都落到美国经济是否能向好这一关键问题上,虽然各方判断美国去年已经正式结束了经济衰退,但是对美国而言经济增长一直没有带来就业的改善,赤字阴影不断加重。

  “从上世纪60年代的六次危机比较来看,美国经济此次危机后复苏过程中,"无就业的增长"特征明显,”建行市场部资深研究员张涛告诉记者,“而且受房地产市场的缓慢修复影响,就业市场的修复也十分缓慢,同时与新兴国家不断增加的通胀压力不同,美国更担忧通缩问题,总体而言,美国经济的复苏呈现较强的不对称特征。”

  也就是说,美国的经济走向仍不明确,这时对于任何的决策而言,都是风险巨大。美债的问题依旧是美国经济乏力的问题。

  信心缺失

  美国国债信用评级下降,根本上还是市场对美国信心的下降,但是至少美国两党已经达成了一个协议,为什么市场在这样的一个时间当口反而丧失信心?

  “实际上标普最早的评估已经指出美国政府要在未来十年至少削减四万亿美元的债务规模才能保持美国国债3A的评级,”许亚鑫说:“但是国会最终推出的方案是十年之内削减一万亿美元,平均下来也就是每年削减一千亿,平均下来看,幅度是非常低的,也表明两党削减赤字的意愿并不强烈。”

  虽然现在达成的协议总量并不高,但是许亚鑫也指出,还有1.4万亿的削减方案在制定之中,因而最终达成的结果会是2.4万亿总额的规模。

  但是这个时间的当口恰恰是一个特别的时候,许亚鑫说:“资深的投资者都看得明白,明年就是美国大选了,这时候要保住3A的评级恰恰需要的是开源节流。”但是这个方案,仅仅是节流,并没有开源,许亚鑫指出。“节流是削减赤字,虽然意愿较低,但是两党还是都愿意做,”但是问题的焦点是开源。也就是说,如果美国政府无法通过开源增加自己的收入,美国经济走势又偏软,美国偿还债务的能力并不会增强多少!

  明年是大选,对于反对党而言是不愿意增加税收的,许亚鑫解释道:“如果现在达成增加税收的方案,加税的幅度增大,那就形成了法律文件,而未来一旦奥巴马政府下台,实际上这个加税方案就是另一个政党来背负了,他们肯定不愿意加税。”

  所以执政党想加税,反对党不愿意加税,其实最后的协议仅仅是个妥协,许亚鑫解释道。

  就市场的反应而言,许亚鑫告诉记者实际上道琼斯的反应还是比较有趣的,整个7月道指都是不断走高,在7月22号的时候走到最高点,“因为这时候,普遍判断美国是不会违约的,比较有信心,”许亚鑫告诉记者,“但是22日奥巴马提出美国存在这种风险,股市立刻开始了八连阴的走势,上周四跌出500多点,这也是对整个市场缺乏信心的表现。”

  许亚鑫指出虽然,周五劳工就业指数公布,美国失业率在10%之下,相对是个利好消息,但是周六标普评级下降,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整个全球股市肯定会出现一个重度下挫。即或像他这样的资深从业者,一时也找不到比较可能利好的消息。

  “欧洲的债务危机还在蔓延,美国又遭到重创,全球经济有可能再次探底,其实这就是恐慌性抛售,这其实很容易让人回想起2008年金融危机那种全球崩盘的状况,7国财长和20国集团财长立刻站出来,就是想要稳定局势。”

  美债还能信任吗?

  从美国政府的担忧,到市场的恐慌,作为美国债务持有者,应该如何看待美债?美债还是否值得信任?

  “事实上这次评级调整是一个信号,这是第一次,意义要大于以后,标普开了这个先河,肯定会引起市场投资的调整。”许亚鑫告诉记者。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在最新的文章中估算大约会有三千亿美元的损失,虽然各方专业人士都认为美国国债不会出现实质性违约,但是对中国而言三千亿美元的损失依旧是一个不容忽略的损失!

  “但是事实上中国当前不可能放弃美元和美国债务,金融危机来了,大家不会去卖美元债券,而会去买美元债券,”许亚鑫说,“因为美元债券的流动性优势无出其右,以中国的顺差而言,一个月就是几百亿美元,买黄金就能买200多吨,没有谁能产这么多黄金!”

  那么中国应该如何调整?

  “中国政府可以做以下几点,第一是加强外汇储备的多元化,比如可以多买一些股票,现在美国的股票其实要比国债有吸引力,还可以买一些其他的资源性商品,还有贵金属。”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张明告诉记者,“当然更加根本的问题是,你不能让你的外汇储备继续增加了,不然你将始终面对外汇储备保值增值问题。”

  张明指出,虽然欧洲也陷入了债务危机,但是仍然可以购买欧洲金融稳定机制也就是EFSF,即7500亿欧元救市机制发行的债券,这是由欧元区国家联合担保的债券,享有3A评级。“我们完全可以购买这些债券,另外可以买IMF为了援助希腊、葡萄牙而发行的债券。这也是多元化资产配置以降低风险的一种手段,购买这些资产可以抓住欧元资产的价格低点,同时降低对美元资产的依赖。”

  但是想要防控风险根子上还是要减少外汇储备,以及对美元的依赖,张明强调。

  许亚鑫也指出,实际上要想避开风险根本上还是要依赖于人民币迅速国际化,人民币成为了国际货币,自然就不需要什么外汇储备了,也就彻底不存在外汇储备的风险了!

  (时代周报)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