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经济时评 > 正文

暴风紧急出逃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9年02月02日 03:50:54

原标题:暴风紧急出逃

作者|魏晓 来源| 蓝媒汇

冯鑫到底有没有减持,这是个疑问。

1月3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显示,自2018年9月以来,众翔宏泰合计减持45.35万股,套现522.43万元;瑞丰利永减持111.41万股,套现1000万元;融辉似锦减持101.89万股,套现905.81万元。

三家合伙企业累计减持合计2586435股,占暴风集团总股本的0.78%。资料显示,众翔宏泰、瑞丰利永和融辉似锦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暴风集团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冯鑫。

此后市场上便出现了关于冯鑫减持套现的声音。

一般而言,从资本角度来看,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减持,通常会被投资者理解为对公司前景的不看好,从而造成投资信心不足,会引发市场恐慌情绪。暴风集团亦是如此,作为暴风集团的灵魂人物,冯鑫的一举一动都时刻牵动着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更何况当下暴风集团陷入困境,还没能找到出路。

对于暴风集团来说,这是最坏的时刻。于此时市场上如若出现冯鑫减持的传闻,等同于跑路无疑。

日前暴风集团对外回应称,上述三家合伙企业是暴风集团的员工持股平台,减持的股份都来自于员工持股平台的离职员工,而冯鑫作为实际控制人拥有的暴风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1.34%,2015年上市以来一直未有减持套现的记录。

也就是说,在官方口径中,冯鑫私人没有减持行为,减持的是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更确切点是离职员工所为。

事实上早在去年8月份,暴风集团发布三家合伙企业拟减持公告时,就曾对外以如此口径对外进行过回应。

4个月来,口径未变。变的只有市值以及股价,暴风集团又再度缩水了10亿市值,现在只有近25亿了。

1

跑的还是晚了点。

2015年3月,暴风集团(彼时名称为暴风科技)在A股上市,上市两个月内,借助国内股市少有的大牛市,其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暴涨至307.56元,创造了36个涨停板,成为2015年当之无愧的“神股”,市值也突破到400亿元。

但转瞬之后,神股成为妖股,一路下行。当年7月为稳住股价,冯鑫在公司内部发布员工持股倡议书,号召全体员工积极增持公司股票,冯鑫本人还承诺“兜底”因增持所产生亏损,并对符合相关条件员工的增持行为进行资助。

冯鑫承诺,在2015年7月17日至7月21日期间增持暴风科技股票,并连续持有6个月的,如果因增持股票产生亏损,由其个人予以补偿损失;若有股票增值收益则归员工个人所有。针对公司入职三年以上且未持有公司股票的员工,在此期间购买公司股票的款项,其个人资助50%。

那时候冯鑫的百亿身家随着股价一路下跌虽缩水不小,但依旧有几十亿级别,承诺“兜底”也是稍有底气。

只是此举并未产生丝毫利好作用。暴风集团的股价依旧一泄如注,彼时受冯鑫号召购买自家公司股票的员工,不免也被套牢。

目前暴风集团的股价为7.4元,市值近25亿。股价最高曾达到123.6元(已除权),与最高峰时相比,股价已经重挫9成,市值从最高约405亿,已经蒸发掉380亿元。

暴风集团不仅深套了自家员工,二级市场投资人,也深套了冯鑫自己。不过如官方所说,冯鑫没有减持行为,但他进行了大量质押。

根据2018年一季度财报,冯鑫持有有限售条件的股份数量为7032万股,其中押股份数为5934万,质押比例为84.38%;仅两个月后的5月31日,暴风在公告中又披露,冯鑫的质押率已经蹿升到了95.35%,占公司总股本的20.35%,其中冯鑫还有4.65%被冻结。股票被冻结主要源于与中信资本的纠纷。

据统计,自2015年上市三年来冯鑫累计质押股权融资29次:其中2015年下半年质押5次,2016年共计质押10次,2017年13次,2018年3次。

那么质押的钱究竟花在哪里。按照冯鑫自己的说法,是补贴家用和业务发展。至于其中多少贴家用、多少又投入了暴风的业务,冯鑫其实并未透露。

而其他能跑的股东,包括高管,早就跑了。

2016年3月,暴风集团一半的股票解除限售,减持大幕拉开。其中,原二股东和谐成长先后于2016年4月、2017年6月、2018年1月、2018年4月减持上市公司股票,合计套现超12亿元。

解禁后不到一年时间,暴风集团前十大重要股东就进行了一次“大换血”,公司股价也一路走低。青岛金石、天津伍通、华为投资……截至2016年9月30日,上述股东全部消失于前十大股东名单。

图据每日经济新闻

在暴风集团上市前,公司董监高团队共17人。上市3年多,如今原董监高团队,除了两名独立董事,董事长、总经理冯鑫,就只剩下董事崔天龙和助理总裁李媛萍。

暴风集团的困境跟其疯狂扩张有关,曾经的VR、魔镜、体育等等故事忽略了团队持续孵化的能力以及资金需求,以至于耗费了大量金钱,也不再受投资者信任。

冯鑫曾总结教训,认为自己膨胀了。他曾经进行过反思:“暴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怪团队,也不怪A股的环境,也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真实的是99.999%还是要怪自己。”

只是暴风的出路究竟在哪儿?

其自上市之后,发展路径有乐视的影子,被不少人视为另一个乐视。后者的结局已经明了,冯鑫虽说一直不肯承认自己会是下一个贾跃亭,但从结果来看,也未必。

2

一切还要看冯鑫的自救行动。

2018年起暴风集团讲起了新故事,叫All for TV。

该年3月5日,冯鑫通过内部邮件向全公司宣布“All for TV”的战略,远离长视频APP的主战场,聚焦互联网电视和家庭互联网。与此同时,暴风集团也打算砍掉暴风影音跟暴风魔镜这两个“烧钱”的业务。

根据冯鑫最新的观点,互联网最终将剩下两个战场——客厅互联网和汽车互联网,相较之下,客厅互联网的价值甚至远大于汽车互联网。

上市三年之后,暴风曾经“5-10年要做的就是DT(Data Technology)大娱乐”战略,转而变成了今天的“未来三年只说电视”。

只是All for TV的战略,也未能扭转暴风集团的颓势。

1月30日消息,暴风集团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将亏损92000万元至92500万元之间。上一年度同期则是盈利5513.93万元。

导致亏损的主要原因,其一是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公司传统业务(暴风影音)营业收入有所下降,影响本期亏损约1.7亿元。

其二计提了相应资产减值损失。其三公司控制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为积累用户,抢占市场份额,营销推广力度加大,成本费用增加。

不难看出在暴风集团官方财报中,暴风TV仍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实际上,依然是烧钱换市场的节奏。

据暴风集团2018年半年报透露,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硬件收入6.42亿元,超过总营收的80%,但销售商品的毛利率却为-15.25%。且冯鑫曾透露,每卖一台暴风TV就会亏损300~400元。

互联网电视的行业竞争者们,都希望以硬件不赚钱的形式获取用户,通过为用户服务,来实现盈利。最终的赢利点变成用户为内容买单,即网络付费。

冯鑫也是如此作为,他从TV切入为暴风整体寻找出路。

可是一来,互联网电视的概念故事,被资本市场追捧的时代早就过去,这也使得暴风集团的融资之路走得很不顺畅,导致资金链紧张,这使得需要资金的支持才能实现更快的奔跑的暴风TV发展扩张存疑。

二来,根据家电调研机构奥维云网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互联网电视品牌整体延续收缩态势,市场份额同比下降0.9%,萎缩至10%。而在2017年初,互联网电视份额一度逼近彩电整体销售的20%。目前,市场上除了小米之外,海信、风行、微鲸等多家互联网电视品牌已经开始收缩战线,不再积极发布新品,或者干脆停止更新。暴风TV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三者,暴风TV是硬件,硬件在资本市场的估值是比不上暴风此前的软件路线。

更关键的是,暴风TV以硬件不赚钱的形式获取用户,期望通过为用户服务,来实现盈利的路数,暴风集团曾经试图走过,其以暴风影业、暴风体育等平台来切入内容端,但最终因无力烧钱而不了了之。

不言而喻,对于暴风集团来说,暴风TV如果不能按照冯鑫的预期,在明年迎来大规模盈利,整个集团的情况会更糟。

只是暴风TV能否完成战略意图,还未可知。对于冯鑫而言,向外界证明他不是下一个贾跃亭的路上,他还需要努力挣扎。现在的他早就不唱《野子》了。

- END -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