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股财经 首页 > 财经频道 > 金融 > 正文

兖煤、嘉能可资本博弈的背后:日本如何隐秘蚕食世界煤炭资源

2017年06月19日 09:09:17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世界煤炭格局背后,日本正在默默打造自己的煤炭帝国。

  6月9日,大宗商品大鳄嘉能可公司通过官网发出以25.5亿美元收购力拓集团旗下联煤炭公司100%股权的要约。

  这次交易,嘉能可直指今年1月24日兖煤澳洲和力拓达成的资产购买协议。

  但,也是这次交易,将隐藏在世界煤炭格局背后,默默打造煤炭帝国的日本“暴露”出来。今天,小编就和大家唠一唠,日本是如何隐秘蚕食世界煤炭资源。

  兖矿

  自2014年,兖矿集团完成煤炭产量1.02亿吨以来,一直位列中国8个亿吨级煤炭企业集团之一。其中,澳洲煤矿产量达4000万吨,成为公司最重要海外生产基地。

  1、在澳资源情况

  至2015年,兖矿集团累计在澳大利亚投资40.1亿美元,实施7次资本运作,获得煤炭资源量53亿吨、铝土矿勘探资源2.62亿吨;拥有9个生产矿井、4个煤炭资源勘探项目,现有矿井产能4665万吨,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独立煤炭上市公司。

  



  而2016年,兖煤澳洲的莫拉本煤矿二期项目(包含一个新的露天矿和一个井工矿)获得批覆,并开始扩建。

  该煤矿为全澳洲现金成本最低的煤矿之一,也是澳洲为数不多的营利煤矿之一。预计2018年完成扩建的莫拉本煤矿,将实现产量翻番和效益倍增,成为澳洲最大的露天煤矿。届时,澳洲煤矿的产量在兖矿集团总产量中的比重,将会大幅度提高。

  2、掌握亚太地区话语权

  而以资本运作攫取话语权,在世界最大的煤炭消费市场亚太地区具拥有了海运煤市场话语权和定价权,正是兖矿集团国际化新型综能源集团和产融财团的思路,甚至于整个矿业国企都是这样一种普遍思维。

  在此次收购若成功,兖州煤业澳洲公司将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独立煤炭运营商,煤炭储量、产量将提升至澳大利亚第三位,也将成为对日本、韩国出口的重要澳洲煤炭公司。兖煤有望参与甚至主导日澳动力煤谈判,提升中资煤炭企业在亚太地区海运煤市场的话语权和定价权。

  嘉能可

  嘉能可国际是一家瑞士公司,成立于1974年,总部设在瑞士巴尔,是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商,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从事金属及矿产(主要为铜、锌、镍)、能源产品(煤炭、石油)及农产品营销、生产、精炼、加工、存储及运输活动。

  1、嘉能可煤炭产业有多大?

  嘉能可集团是全球大型煤炭生产商之一,在澳大利亚、哥伦比亚和南非等国均拥有煤矿,年总产能达到1.31亿吨,其中在澳大利亚拥有17个矿地,2016年共生产了9300万吨煤炭。

  



  这个矿业巨舰的第二大的收益来源,也就是煤矿,占总收入的23%,仅次于铜,占25%。

  



  2、资源将枯竭,嘉能可逆势而行

  近年来,由于全球采取行动抑制全球变暖,加之煤炭行情的走低,很多矿业大亨、投资公司都在不约而同的抛售旗下煤炭业务。

  一些大型投资者,包括挪威的950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法国最大的保险公司和英格兰教会,已经抛售了一些煤炭生产商的股份,以降低风险;力拓开始拆分其能源部门并在2015年出售煤矿;必和必拓在同年出售了部分煤炭资产……

  但嘉能可显然“反其道而行”,选择扩张煤炭业务。本次,嘉能可在6月底双方彻底完成所有法定程序的收官时刻,突袭这一超过170亿元人民币、可能改变全球煤炭市场格局的跨国煤炭并购案,就暴露出了其十足的“野心”。

  



  嘉能可插足兖煤澳洲的收购项目,有这么几个“小看点”:

  首先,嘉能可在11个小时内拍下了价值35亿美元的煤层!这次交易的突发性以及商业运作的“杀伐果决”,从另一方面来讲,似乎印证了嘉能可的“虚弱”——嘉能可曾坦言,如果没有新的投资,到2035年,旗下煤矿都将耗尽。

  而联煤炭旗下大型煤矿寿命长、成本低,还拥有大量区域土地所有权等,对于嘉能可而言,其位于猎人谷地区的矿山跟嘉能可现有的矿山毗邻,一旦项目成功,该地区煤矿将可以发挥出极大的协同作用并将满足亚洲对高效率、低排放煤炭需求的增长。

  其次,从交易的角度,嘉能可在表示将出售至少15亿美元的资产,优先考虑煤炭业务,以帮助抵消这笔交易的成本。

  而进入2015年以来,嘉能可盈利能力快速下滑,同时两年内债务危机严重。鉴于此,嘉能可从 2015年开始的减债计划使公司能够保留银行的支持,并让其保持在投资级的信用评级,2016年年底通过出售矿山、未来金属产出以及铁路等举施,削减净负债至155亿美元。

  此番,嘉能可再次追逐数十亿美元的交易,这或许是其“复活”的标志之一。

  日本布局

  每年,澳大利亚向国际市场出口大约2亿~2.5亿吨高质量煤炭,占世界煤炭出口总量的30%左右,而日本是澳大利亚煤炭出口最大、最主要的目的地。

  为了保证本国能源产品来源稳定,日本早已隐秘的向世界煤炭资源伸出了“触手”。

  1、蚕食

  在澳大利亚煤炭产业上,日本一直在使用适当参股的经营模式,锁定一定量的煤炭资源。这种资源扩张的模式,既具有战略的隐秘性,还富有侵略性。

  三井三池成立于1959年10月28日,是三井财团的全资子公司,早20年前就已经深入澳大利亚的煤矿,提供设备技术。尽管不是强势进,但在这20年中,他已经收集了足够的信息提供给三井财团及日本的其他公司,为日本掌控煤炭资源做足了准备。

  2、保障海上运煤线

  日本有三大海运物流商,分别是日本邮船、商船三井和川崎汽船,它们掌握着众多海上航道,是日本资源进口的重要帮手。其中三菱财团旗下的日本邮船和三井财团旗下的商船三井,更是世界前5位的矿产海运物流商。

  日本邮船株式会社,全球顶尖的运输公司之一,在27个国家开设了240个办事处,803条海运轮船(至2010年3月),仓库遍及每个大陆,并于亚洲、北美和欧洲都拥有港区。

  2006年6月,日本邮船与日本国内一家电力公司签订租船同。日本邮船在日本国内船厂订造一艘9万吨的煤炭运输船,专门从事澳大利亚及印尼至日本航线的煤炭运输。

  2010年2月,商船三井、三菱化学公司和日新制钢公司签订了为期10年运输焦煤协议。根据协议,商船三井每年将承担在澳大利亚、日本香川县坂出港之间的焦煤运输任务:1艘10万吨级散货船,来回往返10次,每年运输100万吨煤炭。

  有了海上运输的保障,日本可以及时获得煤炭资源,不必依靠其他国家,在危急时刻依然可以自给自足。这样强大的国际物流让日本可以接受任何危机,满足日本能源消耗的胃口。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顾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