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60位证监会官员下海任职公募基金 20位担纲老总_华讯财经在线 
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金融资本 > 正文

超60位证监会官员下海任职公募基金 20位担纲老总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4年12月02日 00:21:41

  时下这批官员下海高潮,与1998年基金业成立之初以及2004年后基金业高速成长期的两波离职高潮原因和局势都早已不同。

  据理财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1998年肖风、高良玉等老一批拥有证监会工作背景的官员下海以来,已经有超过60位证监会官员选择到公募开疆辟土,担任过基金公司总经理一职的已有近20位。

  而近期引起强烈关注的涉及证监会离职官员的多起人事动作中,除原证监会发行部监管一处处长段涛、上市部三处处长马骁等前往证券公司任职,其它两位离职官员都选择了公募基金。更为巧合的是,两人的去向是同一家基金公司—大成基金。

  官员救火效果待考

  罗登攀将出任大成基金总经理的消息,最先曝出于证监会网站的一则基金公司高管资格审批公告。

  该审批公告信息显示,罗登攀拟任大成基金总经理的申请已于10月30日上报证监会并获受理。如无意外,在总经理位置空缺将近一年之后,大成基金即将迎来第四任总经理。

  这位此前在公募基金界尚无建树的行业新人,拥有着堪称华丽的个人履历。

  耶鲁“海归”、师从2013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教授门下、证监会官员背景、百亿并购基金掌舵人,这一个个被市场齐呼“高大上”的标签背后,最受关注的无疑是其证监会官员背景的身份。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至2012年,罗登攀任证监会规划委专家顾问委员、机构部创新处负责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这段履历也使其或将成为今年内,第三位具有中国证监会工作背景的公募基金总经理。

  此前的两位分别是原上海证监局官员陶耿,其于去年1月加入光大保德信基金,任投资顾问一职,今年3月正式出任光大保德信总经理;原证监会国际部副主任汤晓东,于今年8月出任华夏基金督察长,为接任总经理而过渡。

  罗登攀拟任大成基金总经理的消息尚在热传之际,原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主任周健男将出任大成基金党委书记的消息,再度将大成基金推至风尖浪口。

  资料显示,周健男于2012年6月开始担任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分管监管并购交易的监管六处、七处;此前其在深交所担任总经理助理,分管过策划国际部、上市推广部;在担任深交所总经理助理之前,在证监会办公厅工作,曾任现任证监会副主席桂敏杰秘书。

  按照多数公募基金公司董事长兼任党委书记的惯例,周健男极有可能是未来大成基金董事长的人选。业内人士猜测,与陶耿此前任投资顾问以及汤晓东担任督察长类似,周健男仅担任党委书记一职,亦仅仅是一种过渡。

  可以看到的是,今年以来人事重大变动涉及证监会前官员的这几家基金公司,无不各有各的苦楚。

  大成基金至今仍未走出2011年重啤事件的阴影,公司经历了从总经理、首席投资官、股票投资部总监,再到其他核心投研人员的“大换血”,人事动荡持续至今,利润、规模到产品业绩均呈现下滑趋势;而华夏基金虽利润业绩贵为行业老大,但持续爆发的老鼠仓丑闻亦让其颜面尽失,资深员工的不断出走也凸显了这家老十家基金的内部动荡;光大保德信基金也受累于老鼠仓丑闻,亦面临着产品业绩落后、人员流动频繁的尴尬局面。

  三年规避期缩紧老鼠仓倒逼

  一面是前官员在公募充满未知的征途,另一面是现官员下海节奏的不断加速。

  一位知情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透露,“证监会接下来还会有新的官员离任,这是肯定的。”

  上述人士解释道,“会里已经规定,从明年起,离职后到被监管对象任职的将严格执行三年规避期,督察长、合规总监、首席风险官等特殊情况将做一般化处理,因此近期会有这么多人员流动,而接下来肯定还有动作。”

  按照去年6月起实施的新基金法规定,证监会领导人员在离职3年内、普通工作人员离职2年内不得在被监管机构任职。因此早在2010到2013年期间,就爆发过证监会背景官员离职下海基金公司的高潮,下海到基金公司的官员多达十几位,包括南方基金总经理杨小松、上投摩根独立董事周道炯、长城基金(博客,微博)车君、华安基金薛珍、金鹰基金总经理殷克胜等等,前述陶耿在当时更是受到了市场的强烈质疑。

  不过,此前虽然强调任职规避期,但诸如合规总监、督察长、首席风险官等职务却是特例,不受限制。因此证监会处级以上干部离职后借道督察长这个“特殊通道”,变身企业高管的现象,在公募业十分盛行。

  仅2012年就有多名证监会前官员到基金公司任职督察长,例如南方基金杨小松、国金通用基金李修辞、华安基金薛珍、国泰基金林海中、富国基金范伟隽等。

  而业内人士认为,“督察长类似副总经理级别,一般独立于其他体系外,负责公司的风险、稽核等,早年间督察长有点被边缘化的味道,但近年来地位开始重要,而其实督察长并非这些前官员们的最终去处,很多只是过渡性的岗位”,南方基金杨小松便是一例。

  此番证监会发力收紧人员流动关口,官员们抢在“最后期限”选择下海则成为自然而然之事。

  不过,华北一位公募人士认为,近期官员们纷纷下海,还与去年以来席卷公募业的老鼠仓风暴有关。

  “证监会官员去基金公司最明显的还是在监管方面起作用,老鼠仓风波之下,公募受到的监管更为严格。而年底这段时间,老鼠仓也掀起了一个小高潮,在这种形势下,基金公司背后大股东也更愿意选择有监管背景的人士来掌舵基金公司。”

  显然,时下这批官员下海高潮,与1998年基金业成立之初以及2004年后基金业高速成长期的两波离职高潮原因和局势都早已不同。

  北京一位观察基金行业多年的分析师表示,“基金业刚刚成立之际,来自监管部门的官员对基金业未来的发展等有着更明确的思路,对如何符合监管更为熟悉,加上那时国内极度缺乏基金人才,因此需要有这么一批人来带领基金业往前走。而2004年之后再出来创业的一批官员,虽然在基本素质与管理能力上都较为优秀,但由于对基金的专业可能并没有在基金公司摸爬滚打多年的人士了解,因此副总经理的职位开始变多。”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两波下海官员,如今却多已离开公募,尤其是最早一批下海的官员中,如今仍坚守在公募行业的仅有金旭、刘建平等,而其它公募元老级人物则多已奔私,这或许亦助推了新一批官员下海填补空缺。

  此外,多位人士还表示,“翻倍的薪水也是吸引官员下海的一大动力,当然,还得看前官员们的实际表现。”

  作者:李洁雪 (来源:理财周报)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