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内34位基金经理离职 涉及27家公司_华讯财经在线 
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经营管理 > 正文

新年内34位基金经理离职 涉及27家公司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6年03月21日 20:31:39

  新一轮基金公司“走马换将季”来了,“闪婚”事件频发。“奔私”或转投其他公募都将只是人才流动的一种表象,能否吸引并留住人才,比拼的是平台的特色与独有的激励方式

  《投资者报》记者 罗雪峰

新年内34位基金经理离职  涉及27家公司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去年的3月份,媒体连篇累牍报道的是基金经理的“奔私”潮,而今年的3月份,“奔私者”却较为罕见。截至目前,年内离职的基金经理也有34位,不过跳槽者首选的是一些激励机制更为灵活的公司,比如基金圈“网红”杨德龙就加盟了前海开源基金公司。相比基金经理的变化,基金公司高管变更在2016年也来势凶猛。

  “与往年相比,今年最大的不同是基金公司总经理与督察长这两个职位的变动频繁发生。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自2015年6月市场大幅下跌以来,中小型基金公司生存之艰难。”中信建投证券某位分析师告诉《投资者报》记者,“一般来说,像基金公司总经理和督察长这两个职务发生变动的原因,主要有业绩压力、人事调整和另谋高就三种。从当前来看,前两种的可能性大一些。”

  34位基金经理离职 占比14%

  俗谚有云,“金三银四”是跳槽季,公募基金经理离职也往往是在三四月份进入高发期。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以来,已出现34例基金经理离职涉及27家基金公司。

  从离职基金经理绝对人数来看,富国基金与海富通基金数量最多,都达到了3人。对于旗下基金经理离职的原因,富国基金与海富通基金相关人士均表示,系公募人才正常流动,主要还是基金经理个人原因。

  “公募基金圈后面还会有更大的离职潮,原因是很多公司在3月、4月发年终奖。每年发完年终奖后,都会走掉一批人。对于基金经理离职现象,如果是本来就想走的,还是早走为好。否则越拖到后面,越想再找较好的人选来补充其位置就越难。”上海一家基金公司人力资源部总监告诉《投资者报》记者。

  从离职基金经理的影响力来看,非南方基金旗下素有基金圈“网红”之称的、基金经理杨德龙莫属。

  据媒体报道称,杨德龙日前再度“刷爆”朋友圈,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因为他在某个电视台谈论股市宏观走势,而是宣布“转会”——正式入职前海开源基金公司。

  据杨德龙于朋友圈透露,因基金经理静默期缘故,暂时入职在前海开源基金产品开发部,3个月后将组建事业部,做事业部负责人,拟任首席经济学家兼联席投资总监。

  为什么选择离开南方去前海开源?据杨德龙向媒体透露,主要是三个方面原因:一是因为前海开源实行事业部制,也有股权激励,其中兑现效率和分成比例都在业内较有竞争力; 二是加盟前海开源,有较好的协同效应。自己在基金业从业经历已经超过10年,积累了一定的品牌号召力和影响力,有利于提高前海开源的美誉度和影响力;三是因为早在2006年,正是目前前海开源的董事长王宏远面试了刚刚从北大毕业的杨德龙,并指引他重点关注宏观策略方向。

  对于杨德龙的离职,南方基金回复《投资者报》称:“杨德龙由于个人事业发展的原因,向公司提出离职申请,相关变动已于3月5日公告。公司感谢杨德龙在公司期间付出的努力与做出的贡献。”

  35家公司高管发生变更

  如果说基金经理的流动尚属正常,那么今年以来各基金公司高管的变更则稍显得有些频繁。

  据证监会公布的信息显示,截至3月17日,今年以来基金公司共发布39则高管变更公告,涉及54位高管与35家基金公司。

  具体来看,景顺长城基金公司发布了3则高管变更公告,中原英石、平安大华、国海富兰克林、嘉合、中金、中欧、东吴7家基金公司发布了2则变更公告。其中,嘉合、东吴、景顺长城、国投瑞银、中原英石、平安大华6家基金公司出现了2位以上高管变更的情况。

  从职务来看,39则高管变更公告涉及5家基金公司董事长、10家公司总经理、9家公司督察长和16家公司的副总经理;从离职原因来看,除了上投摩根基金董事长陈开元、东吴基金董事长吴永敏两人为届龄退休外,还有包括上银基金董事长金煜、东海基金董事长朱科敏、国海富兰克林董事长吴显玲、中金基金总经理孙菁、平安大华总经理罗春风、国投瑞银基金总经理刘纯亮、东吴基金总经理任少华等10人为工作调动,其余15人则出于个人原因离职。

  海富通基金公司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原海富通基金副总经理、投资总监戴德舜是因个人原因离职,其此前在海富通基金未曾管理公募基金产品。自2015年以来,海富通基金已逐步改革激励制度,以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机制吸引投资人才加盟。近期,海富通基金将进一步充实投资研究队伍,优化投资研究流程,新的投研团队领军人物已经到位,力争在2016年打造权益投资团队的全新面貌,从而提升投资业绩,为持有人带来较为满意的回报。”

  值得关注的是,与去年高管离职后大多“奔私”情形不同,基金公司内部“工作变动”原因占了很大比重。例如,平安大华原督察长肖宇鹏离任后,转任公司总经理,而原总经理罗春风仍在公司体制内,东海基金董事长朱科敏卸任后则将去东海证券任职,东吴基金总经理任少华同样也是离任后重回东吴证券担任高管。

  10家公司更换总经理

  2016年开年,A股市场行情惨淡,在带给基金公司,尤其是中小基金公司生存压力的同时,也使“总经理”这一职务在不停地“走马换将”。

  来自证监会网站的信息,截至3月17日,共有10家基金公司发布了变更基金总经理的公告。

  具体来看,中金基金1月6日发布公告称,原公司副总经理孙菁新任总经理;1月7日,国海富兰克林原董事长吴显玲因工作需要离任,同日上任总经理一职;1月14日,益民基金公告称,黄桦新任公司总经理;1月16日,东吴基金原总经理任少华因工作原因离任,公司原常任副总经理王炯同天上任;1月22日,国开泰富基金原代总经理赵民强离任该岗位,转任公司副总经理,国开证券李鑫当天到任总经理;同一天,平安大华总经理罗春风因公司工作安排离任,转任公司董事长兼CEO,公司原督察长肖宇鹏接任总经理;1月31日,中原英石总经理林伟萌因工作变动离任,由副总经理宋卫华先生暂行代理总经理职务;2月3日,国投瑞银基金原总经理刘纯亮因工作原因离任,总经理一职由王彬接任;2月17日,银河基金总经理由中国银河金融控股公司战略发展部总经理刘立达出任;3月3日,光大保德信基金原总经理陶耿因个人原因离职,由公司董事长林昌暂行代理总经理职务。

  在10家总经理一职发生变动的基金公司中,除陶耿是因个人原因离职外,其余大多都是公司内部工作调整。显示出对于基金公司总经理这个重要的职位而言,大股东们更倾向于采用“内循环”模式,在原来体制内寻找英才。

  不过,对比各家基金公司的高管变动公告,也不难发现,益民基金的总经理则是从中欧基金挖来,只是从时间来看,黄桦个人原因于2015年12月31日离职,到1月14日出任益民总经理,前后时间相差不足半月,对公募基金圈来说,也可谓不折不扣的“闪婚”事件。

  9家公司年内调整了督察长

  2016年开年,除了总经理一职,另一显著职位“督察长”也变动较大。

  据证监会网站信息,截至3月17日,累计有8家公司的督察长发生了变更:1月5日,中欧基金公告称,原督察长黄桦因个人原因于2015年12月31日离职,刘建平代任;1月13日,永赢基金督察长赵鹏因工作调整原因离任该岗位,监察稽核总监毛慧同天上任。1月13日,浙商基金闻震宇因个人原因离职,郭乐琦接任;1月20日,景顺长城基金原督察长黄卫明因个人原因离任,杨皞阳2月1日接任;1月21日,平安大华基金原督察长肖宇鹏离任,陈特正接任;1月27日,上银基金原督察长江浩因个人原因离职;2月2日,金信基金原督察长雷振锋因个人原因辞职,段卓立接任;3月4日,嘉合基金原督察长李永梅因个人原因离任,由公司总经理徐岱代任。 3月16日,英大基金原代督察长赵照转任公司副总,宗宽广出任。

  上述8家调换了督察长的公司中,有5人因个人原因离职,另外3人是因工作需要。

  对于开年以来基金公司高管频繁变动的原因,业内人士认为,主要还是由于在当前市况下中小型基金公司的盈利压力所致。这位分析人士称,从上述发生高管变动的基金公司名单来看,多数属于中小型基金公司。而且从接任人员的来源来看,外部招聘的占比极少,大多仍是在体制内挖潜。“这一方面可能表明,基金公司大股东希望通过启用内部优秀人才来让相关公司的业绩有所转好;另一方面也可能表明,在目前市道下,大股东高薪猎头的兴趣低下。这种情况下去很容易陷入恶性循环。”上述分析人士如是表示。

  部分基金公司的情况似乎正在印证基金公司频繁“换将”局面的来临。比如上银基金刚刚离任的督察长江浩,距上一任督察长王宏磊离任仅仅相隔了6个多月。而从基金公司的发展来看,2015年上银基金不仅在新基金发行方面交了“白卷”,投研团队主力陈玥和慕浩也没能呆住。显然,督察长“闪退”应是新基金公司生存艰难的一个侧影。

  激励机制2016有望成主流

  毫不夸张地说,得人才者得天下。面对公募基金人才的频繁流动,靠晚发年终奖显然不是治本的办法。

  员工持股激励计划是目前不少基金公司留住人才的着重考虑方向。据称“网红”基金经理杨德龙“转会”的主要动力之一,就是因为前海开源基金采用了员工激励计划。而据《投资者报》记者了解,除了前海开源基金外,目前还有包托汇添富、天弘基金、中欧基金、永赢基金4家基金公司采用员工持股这一激励政策来留住人才。

  据东方证券披露,去年12月28日汇添富基金注册资本由1亿元变更为1.176亿元,新增注册资本由上海菁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人民币4.15亿元溢价认购,本次增资完成后东方证券所持汇添富基金股份从47%降低为39.96%。上海菁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4.98%。目前共有约100名汇添富员工通过上海菁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汇添富基金。

  “尽管由于公募基金公司股权结构相较私募更为复杂,因此员工持股计划往往推行较慢,但我们认为,员工持股是历史发展的趋势,汇添富基金是规模前十大基金公司之一,他的转型意味着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基金公司选择员工持股计划留住人才。”华宝证券分析师在最新公募基金研报中如是说。

  事实上,员工持股这种激励模式除了被一些公募基金采纳外,也有私募基金开始以类似的方式吸纳优质投资人才的加盟。甚至还有不少公募专业人士在离职后,选择了作为股东申请创立公募基金公司。

  据媒体报道称,从目前列在基金管理公司设立审批表中的公司股东构成来看,汇安基金管理公司的前两大股东是何斌和秦军,前者曾任职建信基金副总经理,后者曾任职华安基金副总经理;而瑞泉基金管理公司则由王俊锋和九鼎投资控股子公司昆吾九鼎投资管理公司等拟共同出资设立,其中持股45%的王俊锋此前曾担任信诚基金总经理;持股中晟基金管理公司51%股权的刘光灿,也曾担任华夏基金副总经理和英大基金总经理。

  “未来,公募基金人才的流动将更加多样,‘奔私’或转投其他公募都将只是人才流动的一种表象,能否吸引并留住人才,比拼的可能更是平台的特色与独有的激励方式。”上述业内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指出。不难看出,2016年,各家公募基金公司在人才激励与培养机制方面的竞争应该会越发激烈。■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