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途纯曝太子奶被抢占细节:肖文伟设圈套让我跳_华讯财经在线 
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经营管理 > 正文

李途纯曝太子奶被抢占细节:肖文伟设圈套让我跳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3年08月20日 15:39:14

  张明

  2013年8月17日,太子奶迎来正式破产重整的2年关口,其创始人、原董事长李途纯仍在为这家曾经的“标王”的跌宕命运做着“抗争”。

  8月初,李途纯分别向中纪委、湖南纪委寄送了举报材料,实名举报株洲市原副市长、现湖南省交通厅副厅长肖文伟在任职株洲市副市长期间涉嫌渎职,与原株洲天元区常委、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一道搞垮太子奶、一手制造太子奶“冤案”。

  “出狱2年来,我休养身体之余的主要工作就是收集证据,搞明白太子奶是怎样一步步被他们搞垮、吞掉的。”8月14日,李途纯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需要用亲身经历及太子奶事件为企业家和中国民营企业讨一个公道。

  太子奶命运背后的地方推手

  相关利益集团决定抓捕李途纯等数人,一手导致了李途纯“冤案”和太子奶破产事件的发生。

  “肖文伟、文迪波精心策划圈套让我跳进去后,紧接着控制国有公司高科奶业,利用公权力和高科奶业租赁太子奶集团之便,一举控制公司,把国有变为私有,变私有占为己有。”李途纯表示,肖文伟作为副市长,身兼太子奶工作组组长、李途纯专案组组长、太子奶破产管理小组组长,“托管太子奶属于民事纠纷,李途纯案属刑事案件,破产太子奶是法律专门案件,这三个是不同的法律事项,却由同一个人对同一事同一对象担任裁判,这简直成了市场经济中天大的笑话。”

  李途纯实名举报肖文伟,举报信中指出:“其利用职权,帮助文迪波盖市政府的公章并下发文件,将太子奶五易其手,五次公开拍卖,公开帮助犯罪分子文迪波抢占太子奶,直接批准将太子奶破产,直接拟定抓捕43人名单,直接批准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抓捕19人。”

  相关证据显示,高科奶业是2009年1月20日由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与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全资国有企业,其主要职责是代株洲市政府托管太子奶。

  2010年1月下旬,高科引进北京商络和上海明观两家并不知名的私营企业,高科奶业也从全资国有公司变身民营控股62.5%的企业。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两家公司在高科奶业3200万元的注册资本中出资2000万元,而国有注册资本金仅为1200万元。

  “上海明观和北京商络的注册资金仅50万元,且没有生产、销售、税收、办公场地和人员,根本不符合投资条件,后来,我们了解到这2000万元是文迪波与株洲部分领导家属集资入股的资金,通过两家公司进行空转的。”李途纯透露,按照常规,对国有公司增资扩股应有一套批准手续及程序的规定,至少国有公司增资扩股要审计评估。“据我所知,由肖文伟个人主导了整个过程,几乎省略一切必要过程,并未经过评估,也没有通过市政府公开会议讨论。”

  “2009年12月15日晚,肖文伟、文迪波在预谋已久、精心设计的情况下欺骗我,将太子奶移交给他们,条件是:第一,先无条件签下系列文件,在3天内,后改为6天内,购进3000万元的生产太子奶的原材料,3000万元的白砂糖。这需要200辆汽车以上装载6天,但我和太子奶团队硬是同意,并做到了。6天时间内仓库已购进约6000万元的原材料,路上还有几千万元的货。肖文伟和文迪波还逼迫我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如无偿放弃太子奶,不追究高科奶业,无条件租赁,我们无法同意,也不签字。”李途纯透露,这时肖文伟动用几十个公安将他和两名高管围住直至深夜两三点,李途纯等被迫签下所有肖文伟、文迪波所需的系列文件。

  “当文件签好,原材料6天后到库,肖文伟却变脸,命公安到原材料仓库进行封存,太子奶由文迪波继续生产。”李途纯透露,“在被肖文伟以株洲市政府的名义,令他被迫放弃了太子奶的全部权利,但是他们的团队仍信心百倍,带领团队北上河南、北京,以仙山奶业的牌子继续生产,很快在糖酒会签订了5亿元的订货合同。但此后,肖文伟等相关人却决定抓捕李途纯等数人,这也导致了李途纯‘冤案’和太子奶破产事件的发生。”

  就此,本报记者通过采访函和手机短信希望采访株洲市政府相关领导,但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得回复。

  破产涉嫌违法

  作为太子奶债权人的经销商也对破产程序提出强烈质疑。

  随着文迪波在2011年6月底被抓,太子奶破产重整不得不加速推进,然而匆忙之中推进的太子奶破产却涉嫌违法。

  “我作为太子奶的最大股东和创始人被羁押在监狱,没有签过任何字,没有任何对太子奶破产进行表决的机会,也不允许我的律师进入破产大会表决现场,这完全是违背法律规定的做法。”李途纯表示。

  实际上,作为太子奶债权人的经销商也对破产程序提出强烈质疑。

  2011年4月9日,来自全国8个省的200余名太子奶经销商,因对太子奶债权的清偿方案分配比例不满,聚集到株洲市政府门前抗议。

  当时参加抗议的经销商周赢曾对记者表示,2010年12月,在株洲市体育中心举行了太子奶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破产管理人和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通知他参会,甚至在由债权人表决太子奶破产重整方案时,也未通知他参加,只是通过邮寄方式让他书面表决。“管理人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签字同意重整方案,他说,银行占债权份额70%以上,即使我们不同意,重整方案也能通过。”周赢透露。

  “肖文伟、文迪波推动的太子奶破产从程序上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也伤害了绝大部分债权人的利益。”李途纯表示,他将在适当的时候重新揭露太子奶破产中的阴谋,维护法律的公道,争取债权人的利益。

  “生活已经把我推向了风口浪尖,我必须要做点事情。”谈及太子奶案过程中企业和自己遭遇的种种不公,愤慨之余,李途纯开始反思,并对未来做着思考。

  “地方政府中的一部分腐败分子为了自己的私利动用公权力为市场经济制造障碍,甚至夺取民营企业控制权已经成为了中国经济的毒瘤。”李途纯表示,经历了太子奶事件,其中有惨烈的教训和经验,希望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将太子奶及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更多的案例晒出来,提醒企业家,提醒各级政府,将太子奶事件作为民营企业发展过程中的参考。

  在太子奶破产重整2周年关口,晒出诸多太子奶内幕,让外界对李途纯的下一步打算有了诸多猜测。

  李途纯曾经一度打算为太子奶引入世界级的投行,交给他们掌管,自己退出企业界,但没想到厄运从此降临到他和太子奶身上。“我本希望下半辈子可以退出企业家行业享受普通平民生活,但在世界金融危机爆发、投行相逼的情况下,太子奶被托管给了株洲市政府,后被肖文伟、文迪波引上歧途,走向破产。”

  “湖中藏有万卷书,岂肯低头在草莽。”李途纯表示,自己已经是个公共人物了,很难回到平民的生活,“经历了关押生活和太子奶事件之后,我未来的设想是不再直接从事企业家的工作,也不再直接管理企业,今后希望可以做一个经济学家和文学家,将太子奶及其民营企业家的特殊经历作为案例,专门为企业家鼓与呼。”

 

 


创业网   大盘   股票软件   私募内参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千股千评   行情中心   大盘指数   大盘分析   大盘   炒股软件   炒股技巧   股票入门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