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亚军滞留境外传闻落定 龙湖仍面临3千亿爬坡动荡期_华讯财经在线 
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经营管理 > 正文

吴亚军滞留境外传闻落定 龙湖仍面临3千亿爬坡动荡期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8年05月28日 12:55:25

  吴亚军滞留境外传闻落定 龙湖仍面临3000亿爬坡动荡期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综合报道

  在传闻日甚、负面缠身的当头,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回国了。

  5月20日,一个充满浪漫邂逅的日子,在北四环泓盛花园附近的一处包厢内,龙湖CEO邵明晓像个小学生端端正正地坐着。往里,一位留着短发穿着黑条纹衬衫的中年女性,笑盈盈地坐在沙发上。她,就是那个传言滞留境外8个月的吴亚军。

  《财经》杂志4月份的一篇报道曾称,“至少在最近8个月来,吴亚军远离内地,一般主要呆在美国,离中国内地最近的去处也就香港,而公开信息显示——她久久没回来了。”

  阿祛的手机几乎同时收到两封邮件。一封是宾大附属医院发来的,告诉她问题很严重,催她动手术。另一封则是龙湖下属发过来的。是一条新闻,说龙湖董事长许久没回中国内地了。

  那一刻,在大洋彼岸的阿祛在微信上说:简直生无可恋了。

  收到两封邮件,简直生无可恋了

  吴亚军的微信名叫“阿祛”。朋友圈里的阿祛,和所有女人一样,热衷减肥和晒娃。

  5月20日,阿祛发了一条朋友圈:“520,为亲爱的剪个帅帅的发型”。

  阿祛附了两张很像鹿晗的小朋友照片。小朋友是她的双胞胎小儿子小麦。老大叫大米,一个月前的4月16日,大米刚刚在美国费城儿童医院动完手术。

  去年11月,阿祛突然觉得大米有点不对劲。走着走着就摔跤了,站着站着就尿尿了;晚上睡觉流鼻涕打呼噜,半夜坐起来哭。阿祛带着大米看了国内几家医院,都没有诊断结论。她非常担心。

  这个母亲找了很多医院去咨询,发现治疗这类病最好的医院还是在美国。11月下旬,她带着两个孩子去了美国,在费城和洛杉矶儿童医院之间疲于奔命往返跑。

  此时,就算是全球最富有的女人之一,当亲人生病时,她也是充满了无力感。她只能规规矩矩排队,等着检查、住院和手术。同样也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

  这样日子过去了一个多月,每天她穿梭于医院和酒店之间。到了十二月初,所有检查完毕,确定了症状,费城儿童医院建议她保守治疗,但效果不明显。

  这个中学时梦想成为居里夫人、大学学鱼雷控制的唯物主义者,万般无奈之际,甚至还听信了朋友介绍,在美国找了一位气功大师去理疗。

  最后,她不得不选择4月份在费城儿童医院进行手术。

  手术非常成功。大米从手术室推出来后,在美国奔波了半年的母亲,这两个孩子唯一的监护人,整个才放松下来。这时她才发觉自己身体好像也有点问题——头疼,肩膀也疼。趁着有点时间,她自己去了趟费城儿童医院旁边的宾大附属医院,检查了下。

  身体这东西,有时候跟水表一样,经不起查。检查报告出来后,阿祛傻了眼,医生当时诊断她颈椎有两处压迫了神经和脊髓,需要立即动手术切除三节椎间盘,做四节椎骨融合术,否则有瘫痪的风险。

  拿着检查报告回到酒店,被吓到的她,马上去问克利夫兰、UCLA和协和医院,有没有保守一点的治疗方案。第二天,几家医院还没回复,阿祛的手机几乎同时收到两封邮件。

  一封邮件还是宾大附属医院的医生发来的,告诉她问题很严重,催她动手术。

  另一封邮件则是龙湖的下属发过来的。是一条新闻,说龙湖董事长许久没回中国内地了。

  那一刻,在大洋彼岸的阿祛在微信上说:简直生无可恋了。

  老宋一直喊吴亚军为吴阿姨,龙湖也是其仅有的两家不避讳表达好感的地产商之一,他说:吴阿姨有男人气魄,又有女人的细腻,我不吝啬把所有溢美之词送给她。

  情谊满满的表白,有种恨不得马上把吴阿姨迎娶回家的感觉。

  “吴阿姨”有男人气魄,又有女人的细腻

  今年4月份下旬,财经媒体出现第一篇称吴亚军滞留境外的报道。没几天,传言满天飞。龙湖海外债遭受了一轮抛售。

  不仅如此,过去半年龙湖内部看起来也动荡不已。这家公司正处在1500亿向3000亿规模爬坡的关键时期,集团的组织架构及管控模式亟待更新。邵明晓主导下的转型,也倒逼一些员工离职。

  过去半年,不仅有袁春、徐爱国、王亚军在内的三位集团高管离职,还有包括烟台、南京在内的多个城市总经理离职。

  不过,对于这些,在绿城集团创始人宋卫平看来:吴阿姨一直都在,龙湖不会有问题。

  老宋第一次听说龙湖是在2004年,他那时还没有幽闭恐惧症。他偶然间听说龙湖在重庆,如同绿城在杭州。兴之所起,他马上飞到重庆去看龙湖的楼盘。

  看完项目后,他震惊龙湖自然天成的景观技法。他连夜通知绿城100多名管理人员第二天去重庆报到,集体考察龙湖。这次学习,绿城当时仅机票就花了66万。

  2004年对于中国房地产来说也是个分水岭。在资本的推动下,一些地产大腕开始将触角伸向全国。

  那年23岁的杨惠妍从美国留学回来,未婚。杨国强把他持有的碧桂园所有股票转给了她,碧桂园开始向广佛以外的地区拓展。

  孙宏斌那年已经是美国人了。他在公司内部做过一个《鸿鹄之志向,蚂蚁之行动》的演讲,声如炸雷,震撼世界,顺驰风暴即将从天津席卷中国。

  许家印那年挺拔俊美,腰间没有爱马仕,灵魂没有白发。在投行资金支持下,他走出了广州,向广袤的内陆城市派出了100多名员工。

  那年老宋眼睛依旧是那么小,阿怯还没有离婚。那会他们最关心的事仍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怎么把房子盖得更好点,把物业做得更好点。

  吴阿姨是重庆合川人,骨血里,她有着重庆人弥足珍贵的麻辣劲。但现在她把这种麻辣劲收起来了,连微信名字都叫“阿祛”了。

  “祛”这个字出自《广韵》。祛者,去也。之所以起这个名字,她说,是时刻警示自己,创始人要主动祛魅,要有所敬畏,保持谦卑。

  女企业家们三个特质:坚韧、拼命、颧骨高

  和邵明晓不一样,作为老板的吴阿姨不抽烟、也不怎么喝酒。

  她在西北工大读书时,就喜欢打篮球。这个平足的姑娘其实身体条件并不适合竞技运动,但凭着不服输的倔强劲,进了校队,成为国家三级运动员。

  毕业后,吴阿姨成了一家仪表厂的技术员。几年后,她转行去建设部和重庆建委主办的一份行业报纸做记者。1993年下海,开始了创业生涯。

  和吴阿姨一样,杨国强、宋卫平和孙宏斌们,几乎都是在1993年前后出发。而不一样的是,她是女性创业者。女人创业不易,想在野蛮生长的地产业生存,更不易。

  当下,女性拥有财富和地位,别人都会发挥他们最大的想象力。像阿祛一样,风里来雨里去,付出常人难以想象艰辛的,真是少之又少。

  很多时候是命运选择人,不是人选择命运。民国传奇女商人董竹君离婚时,领着两个老人四个孩子,生活压力大得好几次都不想活了。后来没死,还不是因为那么多人等着她养活。

  现在看董竹君的照片和书,再看吴阿姨、周群飞等的专访,这些女企业家们都具三个特质:坚韧、拼命、颧骨高。

  吴阿姨是拼命三郎。为节省成本,她和员工开始都住在办公室。因为不方便,所以刚开始她甚至都没招男员工。睡在办公室,脑子里清不空公司的事,那种状态真的不轻松。

  她还买了很多箱方便面充饥。有一天一个同事跟她说这方便面怎么还有肉,吴亚军愣了半响,没敢作答——因为她发现方便面过期,生蛆了。

  就这样,她从建材开始,杀入地产业。龙湖刮起了一阵旋风,以令人眩晕的园林而闻名。

  2011年龙湖以382亿元的销售额,排名中国房企第8名。这一年,吴阿姨身家达到420亿元。

  吴阿姨是重庆合川人,骨血里,她有着重庆人弥足珍贵的麻辣劲。但现在她把这种麻辣劲收起来了,连微信名字都叫“阿祛”了。

  “祛”这个字出自《广韵》。祛者,去也。之所以起这个名字,她说,是时刻警示自己,创始人要主动祛魅,要有所敬畏,保持谦卑。

  早在用诺基亚手机的年代,阿祛参加饭局,跟别人换完名片,一定要掏出诺基亚,当着对方的面,把电话号码存在手机里。

  这个时刻保持谦卑的女人,在2017胡润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以320亿人民币排全球第七。如果不是因离婚被分走将近三成的龙湖股票,她或许就是全球最富有的女人。(寿篓楚)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