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华股财经首页 > 经营管理 > 正文

谁都不是药神!辉瑞15个药品降价,外资药企降价潮或来袭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8年07月06日 19:38:52

原标题:谁都不是药神!辉瑞15个药品降价,外资药企降价潮或来袭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瑶

外资药企主动开启产品降价时代?

全球最大制药企业辉瑞,最近在国内两个地区下调部分品种挂网价格。降价的15个品种既包含已过专利保护期的原研药,也有尚在保护期内的专利药,甚至还包含辉瑞近年上市的克唑替尼、阿西替尼等专利靶向药物品种。

几乎在同一时间段,西安杨森主动申请对旗下一款抗白血病药物进行降价,降价公告先后在甘肃、陕西、北京省级招采平台挂出,降幅超51%。

两家企业降价原因并不相同。然而降价的背后既有对于中国政府政策的响应,还包括中国创新能力的提升、国产药的进口替代、以及医保、招标价格联动机制等因素叠加。

外资药企主动降价,在石药、神威等多位本土医药界人士看来,是其中国市场承压后作出的试水性举动。“随著医保改革,原研高价药的挑战会很快到来。”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常务副会长牛正乾预测。

辉瑞降价了吗

以辉瑞为开端的这场外资药企主动降价,之所以在业内反响较大,一是外资药企的核心专利品类在专利保护期主动降价屈指可数,二是今年在美国市场辉瑞对旗下产品多次提价,国内降价更引人瞩目。

6月29日,湖北省公立医院药品(耗材)供应保障平台发布公告称,响应国家税改政策,根据企业申请,下调辉瑞15个品种、20品规药品挂网价格,降幅3.4%-10.2%。

7月4日,北京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发布提醒:为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和北京市深化医改号召,近期,辉瑞和西安杨森等公司已通过北京市药品阳光采购自主降价功能,主动申请降低了部分药品供货价格。

记者发现,京鄂两地辉瑞降价名单相同,降价幅度也保持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克唑替尼也在降价名单中,降幅3.9%。原挂网价5.34万元的250mg规格的克唑替尼,每盒将降价2078元,200mg规格降价1747元。

克唑替尼,商品名为赛可瑞,是辉瑞近年来研发上市的一个竞争性的多靶点蛋白激酶抑制剂,主要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该药2011年08月获得美国FDA优先审批(罕见病药物)批准上市;2012年在欧盟获得批准上市;2013年在中国通过特殊审批批准上市。

克唑替尼在中国的结构专利保护到2024年,在以往概念中这意味着独领风骚。辉瑞为何主动降价?

事实上,非小细胞肺癌领域的竞争已趋于白热化。据科睿唯安Cortellis数据统计,全球已上市艾乐替尼、色瑞替尼等四个同为ALK靶点的靶向药,上述同靶点药物2016年全球总销售额约为8.35亿美元。2017年,克唑替尼全球合计销售5.94亿美元,较2016年仅增长了6%。

2018年6月28日,人福药业宣布收到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核准签发的RF-A089胶囊(即ALK抑制剂)的《药物临床试验批件》。另外,国内已上市的非小细胞肺癌药物还有艾克替尼、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多个与克唑替尼靶点不同的药物,还有针对EGFR、ALK阴性患者的铂类药物等。

辉瑞降价克唑替尼,更像是基于市场竞争格局变化做出的应对试探。

但此次药品价格下调的时机,同样值得玩味。

2016年前后,辉瑞将全球业务分为核心医疗和创新医疗两大集团。同年6月,单国洪正式上任辉瑞全球创新制药中国总经理,与辉瑞中国区总裁吴晓滨平级。此前,单国洪成功领导赛可瑞在中国的上市,很快使中国成为赛可瑞全球第二大市场。

2017年5月,单国洪从辉瑞辞职。2018年4月,吴晓滨宣布离开辉瑞,原辉瑞中国财务副总裁苗天祥接任。 两个月后,辉瑞主动申请下调15个品种药品挂网价格。

辉瑞中国未正面回复经济观察报关于药品价格下降是否是全国性行为,及之后将可为患者带来多大优惠等问题,只简单称:辉瑞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号召,将根据不同省份和不同产品的具体情况,与有关部门和业务合作伙伴沟通协商,将有关税率的降低让利于患者,让患者获得真正的实惠。

据了解,在当前中国以省为单位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模式下,同一药品在不同省份的价格有所不同。此次辉瑞的15个品种降价或只是抹平省际差距,并非实质意义上降价。

但石药政策关系方面的人士认为,回顾以往外资药企的行事风格,此举动几乎是史无前例的转变。

各取所需

2016年6月,时任辉瑞中国区总裁吴晓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辉瑞中国,如果有降价空间一定会降,但不希望在医药产业打价格战,最重要的是要体现价值。

彼时,首批国家高价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刚刚向社会公布。药价改革后的首次谈判,从正式启动到完成历经半年。GSK的抗乙肝药替诺福韦酯、肺癌明星药吉非替尼、国产创新药艾克替尼等3款药品达成协议,降价幅度均超过50%,另一款药品在降幅上未达成协议出局。

对于药企来说,事情的关键在于价格腰斩后,销量能否跟上来?

2016年底,事情有了答案。

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数据显示,2015年,GSK的替诺福韦酯在样本医院销售额为2509万元,2016年销售额为1.14亿元。谈判降价不到半年,单价较上年降低67%的替诺福韦酯,销售额较同期却暴增354.1%。

2017年,国家人社部、国家卫计委再次针对部分临床必需、疗效确切、价格较为昂贵的药品组织专家进行谈判,包括辉瑞、诺华、拜耳等跨国巨头和一些国内企业的独家品种都积极参与。

谈判成功使包括赫赛汀等抗肿瘤药在内的36个品种实现大幅降价,随后这36个品种全部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谈判药品平均降幅约50%,最大降幅达到70%。

今年5月30日,罗氏宣布收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对供应中国市场赫赛汀转换生产基地的批准,将加大生产以解决2017年底至今年上半年出现的赫赛汀短缺问题。

造成短缺的主要原因,正是去年以价格换市场引发的连锁反应。

赫赛汀是罗氏三大王牌产品之一,1998年美国 FDA批准上市,2002年中国获批上市。其对于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疗效非常好,近年来也被批准用于HER2阳性转移性胃癌。

2017年7月19日消息宣布之后,各省在3个月内基本完成了地方医保衔接,相继执行新政策。

谈判后,进入医保的赫赛汀价格直降到7600元一支,在乙类医保平均80%左右的报销后,患者自付费用降到一支只需1500元左右。此前,一支赫赛汀价格曾高达2.2万元,一年需要花费30多万元。即使叠加中国癌症基金会的买6赠8政策,患者完成一个疗程仍需要至少15万元左右。

患者需求迅速被释放,企业产能不足、进口周期长等因素叠加,导致全国断货。

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赫赛汀全球销售额一直在50亿美元以上,2016年达到67.82亿美元,中国区赫赛汀的销量在罗氏全球的占比非常小。中康咨询数据估测:2015年,赫赛汀在中国销售额约16亿元人民币,以此估测每年供应中国的赫赛汀不过七八万支,加上慈善赠药的数量,可能也只有十几万支的总需求量。

与此对应的是,全国女性乳腺癌发病率为41.82/10万,2015年全国新增乳腺癌患者高达27.2万人,其中20%左右乳腺癌患者是HER2阳性。每位HER2阳性患者一年需要注射14支以上赫赛汀。

中国医疗管理层以举国市场和进入医保目录政策保证为筹码,以量换价,提高国民药品可及性和可负担性。而企业看中的是世界第二大医药市场的消费需求。

米内网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药品销售市场中公立医疗机构、零售药店、公立基层医疗市场三个终端的年度销售额达到16118亿元,同比增长7.6%。如果将未统计纳入的民营医院、私人诊所、村卫生室算在内,中国药品终端总销售额约达19000亿元。

内外倒逼产业创新

“降价是一种姿态,关键看降价的幅度。”牛正乾认为如果降价后,价格接近仿制药,对国产仿制药会有较大冲击;如果象征性降低价格,降价后仍远高于仿制药,暂时对仿制药市场影响不大。

2015年,国家取消2000种药品的政府定价,建立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药品价格逐渐从政府行政管控转变为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跨国药企在中国选择主动降价,未来或将有更多的制药企业加入降价大军。

7月2日,甘肃省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网发布公告称,根据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主动申请,同意调低其部分品种的价格,西安杨森规格50mg/盒的地西他滨注射液(商品名达珂)价格从10327.22元降到了4996元,降幅高达51.6%。7月4日,类似的公告在陕西省和北京省级招标平台挂出,同样的产品同样的降价方案,并明确调整后的采购价即日执行。

据测算,此次降价后,西安杨森达珂成为了市场上少数价格低于国产仿制药的药品。

达珂是西安杨森研发用于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 (MDS)的药物。2009年,达珂获中国原国家食药监局批准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三年后,正大天晴和山东新时代的地西他滨注射液获批首仿上市。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显示:目前有7家国内企业生产3种规格的地西他滨注射液。

中国工业信息中心数据显示,首仿药企业正大天晴凭以36%的五年复合增长率迅速占领市场,到2017年市场份额已经超过原研药“达珂”。

国产药是低价格优势。以药智网数据库显示的2017年主要中标信息来看,进口地西他滨(50mg)中标价格约为10000元左右,国内企业的同规格中标价格在4000元到7000元左右。

“外资药企主动降价,对于本土企业来说几乎是当头一棒。”国药控股高级行业研究院干荣富认为,国内企业仿制到期专利药可以大幅降低药品价格,让外企面临专利悬崖;而原研企业主动大幅降价也会给国内企业带来压力。

而对于一些靶向药,仿制成本常常也高达数亿,企业投入市场后需要一定周期收回成本,与在专利期已经赚足的原研药企同台竞争,优势并不明显。

7月3日,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发布通知,将36种谈判药品的仿制药纳入本市医保报销范围并明确定支付标准。

通知明确:仿制药规格与谈判药品一致的,支付标准暂按仿制药实际市场销售价格执行,但不得超过相应谈判药品的支付标准;仿制药规格与谈判药不一致的,支付标准参照《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印发药品差比价规则的通知》(发改价格〔2011〕2452号)计算。如计算后的支付标准高于仿制药实际市场销售价格,以仿制药实际市场销售价格为支付标准。

北京市人力社保局的目的很明显,旨在减轻患者的医疗负担同时进一步鼓励仿制药的生产和使用。

“对标国际先进水平,中国制药工业创新能力还不强,产业结构还不够合理,产业集中度还不够高,质量安全保障水平仍有待进一步提高。”7月3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徐景和在2018全国药店周暨第13届中国制药工业百强年会上说,国家药品监管局将结合“放管服”改革要求,加快推进现代审评体系建设,进一步优化审评审批流程,提高审评效率;将进一步完善运行机制,加快推进创新和临床急需药品医疗器械上市;将加快推进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的全面实施,推进药品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和药品管理创新。将加快推进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提高仿制药对原研药的临床替代水平,全面提升药品质量,大幅降低患者用药负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股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股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华股财经为深圳市大赢家网络有限公司旗下财经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511235903